杨安鼎牧师的佳美脚踪

杨安鼎牧师生平简

(1924年2月18日--2022年3月11 )

尊敬的牧母,各位牧师,各位长辈,父老乡亲,弟兄姐妹,线上线下的各位:大家主里平安!感谢主!我很荣幸代表杨安鼎牧师家属亲人和治丧小组来简述杨安鼎牧师的生平事迹

杨安鼎牧师的一生,是遵守主诫命、服侍主、服侍教会的一生。他为我们留下了佳美的脚踪,值得晚辈借鉴学习,他在世打了美好的仗,跑了当跑的路,信了所信的道,主必给他荣耀的冠冕,感谢赞美主!

杨安鼎牧师,他于1924年2月18日出生,于2022年3月11日安息主怀,歇了世上的一切劳苦,做工的果效必定随着他。 杨安鼎牧师,他出生在中国天津(河北)的一个基督化家庭, 青少年时代,他历经家国苦难,但自强不息完成学业。他先於1945年毕业于北大经济系,甘愿放弃社会公职,又于1949年,蒙主选召,受圣灵感动,考入燕京大学宗教学院,1952年学成毕业,被委任到赫赫有名的上海国际礼拜堂侍奉,成为上帝忠心的仆人。1955年9月18日,在中华基督教总会总干事崔宪祥牧师的主持下,由8位牧师按手按立他成为正式牧师。就这样,杨安鼎牧师在国际礼拜堂事奉长达半个世纪之久。

杨安鼎牧师,他于1998年移民来到美国,而且在纽约建立和牧养教会,並应邀在许多教会或团契证道,传扬福音。杨牧师在上海和纽约有长达七十年之久的事奉。他有耶稣基督的美好形象,这,将永远留在海内外信徒之心中。 杨安鼎牧师,他的一生,是遵守主的教训的一生, 他 “ 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爱上帝,其次就是:‘爱人如己。”(可12:30-31) 现在,我们来看杨牧师的“四尽”:

1、 杨安鼎牧师的“ 尽心 ”: 他把自己的身心,完全投入到服侍主的圣工上。一九八零年,上海国际礼拜堂,要在当年圣诞节恢复礼拜。当他看到这所在“文革”中历尽浩劫,千疮百孔,残不忍睹的礼拜堂,就心如刀割。但是,他义无反顾,组织起原五十年代所栽培的信徒,与他们一起全力以赴,投入到修复礼拜堂的善工中。这批信徒不同年龄,他们不仅参与修复礼拜堂,更是成为日后该堂义工团队的核心力量。杨牧师在整个修复工作中,呕心沥血,废寝忘食,日夜操劳,最终他看到了 “ 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哈该书2:9)他感到无比的欣慰。

2、杨安鼎牧师的 “ 尽性 ” : 他把自己的心灵完全奉献。他很注重对年轻人的栽培,对他们属灵的栽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他效法主耶稣,以师徒方式,(言传身教)言教身带,影响那一代不同堂会的年轻人,这些人后来服务海内外的教会,被主所用,成为主合用的器皿。

3、杨安鼎牧师的 “尽意 ” : 就是说 ,他很体贴主的意思,不按照人的意思。他非常清楚自己作为主的仆人,传福音是使命,牧养群羊,让羊有草吃是己任。文革期间,他被下放到工厂,但不忘自己的身份,仍然以信仰影响周围的同事。结果,上海礼拜堂恢复礼拜后,好些年轻人来教会,听他传的福音。

杨安鼎牧师,他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侍奉,他发现当今教会如同使徒教会一样,有着错综复杂的文化问题、社会问题。他不断提醒自己,管住舌头,在许多重大事情上忍辱负重,但圣灵赐给他智慧,他都能荣耀主的圣名。杨安鼎牧师,他非常注重讲台的侍奉,让饥渴慕义的灵魂得饱足。他证道时,没有高言大智,其朴实话语贴近生活,使信徒灵命得着喂养、生命得着造就。 杨安鼎牧师,他总是在主日崇拜之前,站在国际礼拜堂的大门口, 热情接待信徒和慕道友。礼拜结束之后,他又站在门口,与信徒握手道别。杨牧师为人谦卑,关爱信徒,有目共睹,不言而喻,得到了广大信徒的敬重和爱戴。

杨安鼎牧师,因为他是上海国际礼拜堂的牧师,国际堂有其特殊性,国际性,所以杨牧师在位期间,接待过美国总统卡特、美国众议院议长、挪威国王、英国坎特伯雷大主教、南非圣公会图图大主教等国际名人。杨牧师在接待这些欧美与海外教会领袖、国家元首时,始终表现得谦卑得体,不亢不卑,不忘自己是主的仆人之身份。

4、杨安鼎牧师的 “尽力” : 杨牧师把自己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爱主爱人。杨牧师在七十年的侍奉过程中,在生命不同的阶段里,都能让海内外教会的信徒看到了这些。尤其他在纽约的最后几年,年纪老迈,带着虚弱的身体,坐着轮椅,去各处证道,传杨福音。就在今年的春节期间,葛培理布道团组织北美的祷告会,虽然他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但依然通过zoom网络视频,参加祷告会,为主做了美好的见证,得到布道团的赞扬。

我们深信杨牧师的一生,无愧于基督台前的审判,他必得到主耶稣基督的荣耀冠冕之奖赏。 杨安鼎牧师,可谓百岁人生,在他慢长的一生里,其生命经历和事奉事迹,还有很多很多……我们是无法一一讲述与介绍的,今天的讲述,就简单到此。

安息吧,我们敬爱的杨安鼎牧师! 谢谢大家,上帝祝福你们!

杨安鼎牧师治丧小组供稿
(佘奇碧牧师代读)

 


 

主来复活

彭召登

(约翰11:25;启示录14:13;帖前4:13-18)

今天我们各位来到这里,(殡仪馆)心情可谓是悲喜交加: 按圣经的真理来讲, 杨安鼎牧师荣归天家,我们同来欢送,怀念他的生平事迹,赞美神的深恩厚爱,与我们同在这里欢送杨牧师的众亲友和弟兄姐妹,现场加网络,线上线下,中国美国,海内海外,可能人数有几百上千, 那怎么能比得上天家里,千千万万的天使天军和众圣徒欢迎他的队伍呢 ?!而且,那里没有地震,没有台风,没有战争,没有疾病,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用保罗的话说:那是好得无比(腓1:23)。

而,就我们的情感来说, 杨牧师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是一个噩耗。摩西在诗篇90:10中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70岁,人生七十已经是古来希了。就是强壮达到八十,那是大部分人的极限了。杨牧师跨过七十, 八十, 还越过了九十,甚至只差一二步就到世人羡慕的百岁高龄。在世98个春秋真是仁者高寿啊。我想这是杨牧师道德修养和敬虔操练的功夫、杨师母照顾的周到、上帝格外的恩典等原因。尽管如此,我们对杨牧师的逝世,不舍,还是万分的不舍。

感谢主!在我们不舍难过的同时,圣经的真理安慰了我们。使徒约翰(启14:13)天上有声音说:“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为什么有福呢?

    • 第一.他们停息自己的劳苦
    • 第二.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 第三.主来复活。耶稣亲自应许我们:信主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11:25)。什么时候复活?主再来的时候复活(帖前4:13-18)。

杨安鼎牧师从1949年开始献身读神学, 终身事奉主,在中国牧会半个世纪,在美国继续事奉20多年,勤勤恳恳,硕果累累。可用圣经的话来总结扬牧师的一生:“那美好的仗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已经守住了。等待他的就是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提后4:7-8)。

杨牧师停息了自己地上的劳苦,作工的果效却随着他。今天来这里奉献音乐恩赐的俞弟兄一家人,就是杨牧师结的属灵果子的一个见证;今天来这里参加安息礼拜的牧师就有十位左右,这也是杨牧师德高望重,作工的果效的彰显。杨牧师还有几百篇讲章在网络上,继续传扬福音,仍在发挥功效。

最能安慰杨师母,安慰我们的还是耶稣亲自的应许。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感谢上帝,耶稣就是死而复活的第一人。使徒约翰在拔摩海岛上的异象中看到,主耶稣用右手按着他说:“不要惧怕!我是首生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7-18)。各位, 钥匙象征着权柄、掌管和控制。也就是说,复活的主掌管、控制、统治死亡和阴间。

保罗说:“ 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林前15:20-22)。因耶稣的复活,信主的人,也要复活。

什么时候复活?帖前4:13-18告诉我们:当耶稣第二次再来时,有神的号角吹响,在主里睡了的人首先复活,活着的人被提,与主永远同在,到那时我们就与杨牧师再相会了。看看俄乌战争,危害世界两年多的心冠肺炎,种种迹象表明,主再来的日子近了,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学习扬牧师的榜样,广传福音,多结果子,荣耀天父的圣名!

让我们心被恩感对杨安鼎牧师说 “ 杨牧师安息吧!”

*~*~*~*~*~*~*~*

葛培理布道团 唁电

*~*~*~*~*~*~*~*

作為上海國際禮拜堂會友的第二代,我僅代表我們全家在這裡緬懷我們親愛的楊安鼎牧師。

我母親的家庭與楊牧師和上海國際禮拜堂的淵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紀50年代的上海。當時,我的四姨崇慰經朋友介紹到國際禮拜堂參加聚會,後來在楊牧師和其他牧長的帶領下和三姨崇恕一起受洗歸主。不久,舅舅崇光也在國際禮拜堂受了洗。那時,楊牧師常常去我母親家,向家人傳福音,成為家中的親密好友。80 年代初,上海國際禮拜堂重新開放,母親崇恩和父親以及小姨崇意都在楊牧師的主持下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成為國際禮拜堂復堂後第一批受洗的基督徒。

楊牧師到美國後一直與我們的家庭保持聯繫。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一次家庭的聚會中,楊牧師一一提名為每個家庭的成員禱告,體現了好牧人認識他的羊的牧者之心。如今,我們這個大家庭的第二代,第三代中都有不少信主,愛主的基督徒。感謝主!

我們的信仰不是靠血脈和基因遺傳的,但它卻能夠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七十年前,楊牧師把福音的種子播在了我母親的家中,如今,這種子已經在我們這個大家庭中成長結果子。

約翰福音12:24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楊安鼎牧師将他在世界的生命完全奉獻給主,為主所用。現在,他在主的懷抱中,領受一個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配得的獎賞。這是何等的美好。感謝讚美主!

 


 

各位海外金陵教牧同工:

我是俞文蔚,楊安鼎牧师是我的丈夫。他于1952年从燕京大学宗教学院毕业,当时国内神学院校合併,燕大宗教学院併入金陵神学院,为此,海外金陵将楊牧师当作自己的校友,我们也加入了海外金陵的微信群。 在海外金陵校友群和教牧群中,我们有幸与各位教牧同工在主爱中得以相识,这是神奇妙的安排。我们满怀感恩和喜悦,谢谢大家真挚的关爱和帮助。

楊牧师近年来患病卧床,你们前来关怀探访,带来主旳慈爱和恩典,在紧要关头,受圣灵感动及时为他做临终祷告,使他平静安详、毫无痛苦地安息主怀。在得知楊牧师蒙召归天的消息后,海外金陵当即成立了治丧小组,发佈讣告、主办安息礼拜,並由在纽约的海外金陵牧长们操办具体亊项,按照神的旨意,大家同心合意、无私奉献,事无巨细尽心尽力,将安息礼拜办得荣耀庄严、肃穆隆重、完美圆满,使出席礼拜现场和綫上的海内外教牧同工、弟兄姐妹深受感动。感谢主,赞美主,这是非常美好的见证。荣耀归于神!

同样,在了理后事方面,大家也给予我们家属贴心的帮助和安慰。感谢主莫大的恩典,也谢谢你们周到考虑和辛勤付出。 对楊牧师离世,我万分不捨,由于我的软弱,我伤心难过......。靠着圣灵的扶持,我一定要坚强起来,活出美好,神的使命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我願尽微薄之力为海外金陵做些事情,与大家一起传扬福音,为主作见证。另外,也有些奉献给海外金陵。 感谢神的无限恩典,海外金陵为楊牧师、为我们全家所做的一切,我会永远铭记在心。一切荣耀归于我们在天上的阿爸父神!

俞文蔚 敬上

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二日

*~*~*~*~*~*~*~*~*~*

@oneway 師母,為您感恩,您是楊安鼎牧師的左右手,妳全力支持他在紐約的事工,對他的生活與工作關懷備至,上帝把妳賜給楊安鼎牧師為伴侶,藉著妳的愛心和熱心協助他的裡裡外外,才有可能讓他全力以付建立和發展教會,你們的婚姻與事工真是上帝的祝福!來日方長,望妳珍重,繼續以妳的恩賜榮耀主的名,將來終有一天與楊安鼎牧師在主裡重逢。願主記念,安慰,保守,祝福妳!

何慧冰 牧师

 


 

杨安鼎牧师追思礼拜

海外亲人家属感恩致谢
03/19/2022/10:00am
- 程季鸣 牧师 -

一、前言

1、1952年杨安鼎牧师(当时我们称呼他杨先生)来上海国际礼拜堂的时候,我已从儿童主日学升至少年团契,他带领我们、教导我们、陪伴我们在主基督里一起逐年成长。三年后我参与了青年团契的事奉,并加入唱诗班。

2022年02月18日我们从旧金山遥控纽约,像往年一样,在上午十点,准时送去了杨安鼎牧师98岁的生日蛋糕,因为他喜欢,我们也喜欢他高兴!

2、1956年杨安鼎牧师带领我参加了在浙江莫干山举办的上海市基督教青年夏令会,感到一下子从国际礼拜堂前的小花园被带到主耶稣为我预备的宽广的青草地上:使我在主的恩典和知识上都有长进、再长进;使我属灵的生命豐盛、更豐盛!为我今后的教会事奉、宣教陪训和传揚福音打下了扎实的启蒙根基!

3、1980年,在经过了众所周知的年代以后,杨安鼎牧师在第一时间将教堂收回的信息通知我,从此,我们一起参与了国际礼拜堂的修建和复堂事工;组建并参与了唱诗班的事奉!

4、1958年,杨安鼎牧师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为我施行坚振洗礼;六十年后,应我们教会盛邀,杨安鼎牧师坐在轮椅上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为我施行按牧礼!

5、在杨安鼎牧师病卧期间,文蔚师母总是第一时间告知老牧师的病情和病变,因为他(她)们把我们当作自家人,马太福音12:50 明明白白教导我们: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是啊,我们相互安慰、彼此代祷,心里都有你我,是主耶稣的爱使我们成为主内的亲人!

今天,我荣幸地接受文蔚师母和“杨安鼎牧师治丧小组”的重托:代表杨安鼎牧师海外的亲人家属,向神感恩、向各位致谢!

二、感恩

1、感谢天父的安排,奇异恩典,杨安鼎牧师蒙神拣选、引领、眷顾、保守、终身侍奉上帝,是神赐予他的最大福份,让我们所有人深切感受神的大爱,一切荣耀归于神!

2、感谢神,让杨安鼎牧师在年邁體弱、百病缠身的状况下,藉神豐富恩典,仍然始终不断赞美、感恩、祷告、读经,使他的内心充满喜乐平安!

3、感谢神,因圣灵感动,有神预备的牧师及时为杨安鼎牧师做临终祷告,使他在最后时刻毫无痛苦、平静安祥安息主怀!

4、感谢神的美意:虽然杨安鼎牧师的离世我们万分不舍,但这是神的旨意,是神接他回天家享受永远的福乐,我们顺服感恩!

三、感谢

1、感谢海外金陵校友成立杨安鼎牧师治丧小组,主办安息礼拜,尽心尽力做了大量工作,不辞辛劳,料理后事,给予家属极大的帮助!

2、感谢纽约法拉盛华人联合卫理公会、真光教会、以便以谢教会、全人教会、角声怡康小聚和癌症协会、祝福老人中心、天恩团契的各位教牧同工和众弟兄姐妹;感谢上海国际礼拜堂众弟兄姐妹:

感谢他们的代祷、关爱和探访;

感谢他们给杨安鼎牧师带来的喜乐;

感谢他们给予文蔚师母心灵上的安慰!

3、感谢葛陪理佈道团、燕京大学北美校友会发来唁典;

感谢献花圈的各教会团契和弟兄姐妹;

感谢众多教牧同工、海内外的社会团契和弟兄姐妹通过电话、微信、信件的致哀、慰问;

4、感谢各位教牧同工、弟兄姐妹参与杨安鼎牧师追思礼拜的各项事工:包括主礼、证道、祷告、读经、祝福、献樂等各项议程以及视频制作、音响摄影、会场布置、后勤接待、交通接送等工作;

5、感谢纽约临终关怀安宁医疗服务、纽约阿兹海默症关爱服务以及家庭护理的精心照顾;

感谢中华缘殡仪馆周到贴心服务;

6、感谢今天参加杨安鼎牧师安息礼拜现场和线上的各位牧长、同工、弟兄姐妹和亲朋好友!谢谢大家!

一切感谢神、荣耀归于神!

杨安鼎牧师安息吧!我们天家再见!

5 thoughts on “杨安鼎牧师的佳美脚踪”

  1. 杨安鼎牧师治丧小组暨杨夫人俞文蔚女士:

    日前,获悉安鼎校友在纽约寓所谢世,不胜唏嘘感叹!

    忆及当年,燕园未名湖畔弦歌不辍,恩友团契情谊连绵。燕京大学作为中国近代史不可或缺的一笔,将流芳百世。燕大师生为世界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49学号的安鼎校友,在国难当头之际,毅然投考燕京大学宗教学院,立志修读神学,为主发光。安鼎母亲,曾经就读燕京大学医学预科。其弟安峰亦为燕大校友,亦担任基督徒团契干事。一门三杰,传为佳话!

    今天,我们痛惜又一位校友的离去,斯人已逝,遗爱人间。相信安鼎已在天堂里与先去的燕大校友相聚,倍感欣慰。

    值此“杨安鼎牧师安息礼”举办之际,謹向杨牧师家人表达哀悼。并向治丧小组及各位参加活动的主内弟兄姐妹致谢。

    燕京大学北美校友会謹致
    二〇二二年三月十八日

  2. 纽约海外金陵校友,我特别感谢你们在这次杨牧师安息礼拜整个过程中所无私献上的劳苦!我觉得自己比较亏欠,理当我去纽约,但是这次疫情,无法成行,看到了你们同心合意摆上,更看到了金陵同学与他人就是不同。为此,感谢主!日后,你们需要我去纽约,定会献犬马之劳,微薄之力,以表心意,感谢主恩!

  3. 弔杨安鼎牧师离世返家

    忠仆良牧奉召归
    美范佳踪励后起
    恨无鹏翼越太洋
    暂借网络寄哀思

  4. 我叫林艾芳。2005年左右我在生命堂認識了楊牧師。基於對華人的負擔和呼召,楊牧師決定要建立一個以基督為中心愛的教會,於是我們在2006註冊成立沐愛堂CFCC. 雖然當時的楊牧師已經是八十高齡,但他那對 神的熱忱、對事工的殷勤、和対靈魂的負擔讓我敬佩。楊牧師常和我們説,只要他還有一口氣息,他就要為主做工,只要他還有一口氣息,他就要全然為主。楊牧師在沐愛堂的後期,由於身體不適,不宜久站講台,然而他為主證道,傳揚福音的心志未減,在八十多歲的高齡,還繼續藉由網路平台,傳遞 神的信息,安慰造就了許多的人!

    當時我已經是二十多年的基督徒了,領聖餐對我似乎已經是流於形式,但好幾次楊牧師拿起餅和杯,紀念耶穌為我們所付出的代價,他就激動的落淚。楊牧師對 神的愛和感恩令我深深地感動。

    楊牧師是個好牧人,他常常掛念羊群的需要,他最大的心願是有一天在天家,他可以看到一個個弟兄姊妹都持守住真道,回到永恆的家。他會很興奮的迎向每個人說某某弟兄,某某姊妹,你來啦!你做到了!我們又相聚了,永遠不分開了!

    如今楊牧師息了世上的勞苦,在他最愛的父 神那裡。我相信天父會拍拍他的肩膀說,你真是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那美好的仗你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你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你已经守住了。來吧,你現在可以與我一同坐席,有公義的冠冕為你存留!

    楊牧師為我們樹立了美好的典範,我們會承接楊牧師的心志,興起發光,全然為耶穌!

    我們會永遠懷念楊牧師的

  5. 司徒桐教授的精采人生

    司徒(复姓)桐先生于2008年12月23日病逝,享年97岁。2001至2006年笔者曾在北京西路华瑰园小区物业工作,由此结识了当时居住在小区、90岁高龄的南京神学院英文教授司徒桐退休后两度被学院返聘,带研究生班。因爱好写作,我多次对他进行采访,对这位高龄老人的精采人生有了较多的了解。

    司徒桐先生1911年出生于韩国首尔的一个华侨家庭(祖籍广东),20年代在烟台师专(教会办的学校)读书,打下了扎实的英文基础。后供职于韩国首尔基督教青年会。1933年,因其出色的英文基础,被推荐回国,在上海基督教中华青年会全国协会工作,任英文速记员,兼管档案 。后曾在上海沪江大学读书。1937年12月,日军进攻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之后,司徒桐先生曾保管过费吴生( 基督教南京青年会{西方}干事,与多位外籍友人设置安全区,保护了大量南京难民。司徒桐与费吴生两人多次在上海的会议上见过面。)记录的英文南京大屠杀文字资料。

    抗战时任西安慰劳盟军委员会主任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暴发后,司徒桐先生奉命携妻秘密转移去重庆。途中的1942年1月,在江西赣州应邀参加当地的一个盛大晚会,有幸与蒋介石的大公子蒋经国及夫人蒋方良女士一同观看演出。那时蒋经国任赣州专员兼保安司令。司徒桐先生在重庆工作半年后又调至西安,任西安青年会事工干事。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他积极参加抗日爱国救亡活动,如开展抗日募捐、组织抗日戏剧表演、开办体育培训班、英文培训班、慰劳盟军(陈纳德领导的美国飞虎队有部分兵力进驻西安,曾远距离奔袭轰炸日本本土。)等活动。另外他还经常参加西安市重要的军政外事活功,担任英文翻译,接待过英国军事代表团、英国议会代表团(顾维均外长陪同,司徒桐与代表团一起进驻西安著名的京西宾馆。),还成功地组织了一场有驻西安美军参加的中美蓝球友谊赛。此外他还多次给陕西省省主席祝绍周、省党部主任谷正鼎做过翻译。后来西安省党部颁给他一份西安市各界慰劳盟军委员会主任委任状。1944年夏,全国青年会在四川成都召开会议,并点名要他参加。西安至成都有500多公里,公路交通十分不便,加上经费紧张。司徒桐先生打电话给谷正鼎,求助搭乘飞机去开会。谷及时做了安排。司徒桐在西安机场上了一架美国援华的专机,在机上巧遇他的英文培训班学生石静宜小姐(西北富豪、纺织大亨石风翔之女;石风翔曾给慰劳盟军委员会捐过款。)和她的夫君、蒋介石的二公子蒋纬国(青年军第206师的一位营长)。蒋纬国十分健谈,知识面广,丝毫没有委员长公子的架子,加上他也信仰基督教,英文也很好,又在上海读过书,更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他们三人是一路谈笑风生。飞机到达汉中上空时出现了一点故障,蒋纬国安慰司徒桐先生别紧张,飞机只是一点小毛病。飞机安全降落机场后,蒋纬国夫妇到站下机,他们热情握手道别。机场方面又安排另外一架专机送司徒桐赴成都。

    新中国上海、南京显身手
    抗战胜利后,司徒桐先生赴美国春田大学留学二年,主修社会科学,副修体育,获学士学位。毕业回国后又回到上海工作。解放初,司徒桐先生和球员王中成编译了国内首部“国际羽毛球竞赛规则”。他还举办了一期我国最早的由学生、营业员、银行职员等基层群众参加的羽毛球培训班,推广羽毛球运动。不久,上海市体委又邀请司徒桐先生举办了一期羽毛球培训班和羽毛球裁判员培训班。早期的全国羽毛球比赛裁判员,多是司徒先生的学生。

    1960年初,为方便给患病的妻子在南京脑科医院就诊,司徒先生从上海调南京市体委工作,任中山东路体育馆指导组组长兼羽毛球教练员,曾以教练员的身份率江苏省羽毛球队参加全国比赛,获男子双打第二名。1962年,在南京神学院院长丁光训的力荐下,司徒桐先生又调南京神学院工作,任英文教师。1963年10月,第一届国际“新兴力量运动会” 在印尼举行,为了与国际体育运动接轨,中国代表团首次派出击剑队参加比赛。为了备战运动会,国家体委特委托一位击剑教练(印尼归国华侨)来南京解决英文版“国际击剑竞赛规则” 译中文的难题。南京市体委主任汪大年,将这一重任交给了司徒桐先生。他用了两天时间,将约2000字的译文翻出。由于对击剑运动陌生,他又与教练斟酌修改击剑专用术语,直至准确无误。为此国家体委付给稿酬50元,这在当年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

    1971年10月,中国恢复了在联合的国一切合法权利。1972年至1977年,外交部委托北京、上海、南京等地高校,将部分联合国英文文件译成中文存档。南京承担翻译任务的高校有:南大、南师大、南京神学院。神学院参加翻译的教师由司徒桐先生领衔,徐如雷、陈泽民、莫如喜、骆振芳、韩彼得、孙汉书等参加。
    1977年1月,在周总理逝世一周年之际,省外事办特请南京神学院将南京市博物馆、南京市文管会编写的《敬爱的周总理在梅园新村》一文(约6000字,1976年12月在《人民日报》全文发表。)译成英文。那时神学院还处于停课状态,教职员工正集中参加“统战学习班”。丁光训院长授命后,组成由司徒桐领衔,莫如喜、骆振芳三位英文教师参加的翻译小组。当时在南京诸多高校中,神学院的英文师资力量很强。翻译小组怀着对周总理无比崇敬和怀念的心情,齐心协力,加班加点,用了三天时间将译文高质量地翻译完毕。译文署名为“钟文”,钟指南京,文指三个文人合作。

    晚年仍为外事工作做贡献
    1986年秋,为了推动我国蓝球运动走出国门,国家体委在南京举办了一期全国蓝球教练员培训班,特邀请了两名美国同行任教。为了圆满完成这次培训任务,更好地向美国老师学习,南京市体委请司徒桐先生担任首席英文翻译。司徒桐先生不负众望,以准确周到的服务,受到中美双方教练的一致好评。 1988年,司徒桐先生被学院评定为英文教授。80年代末,日本国内出现了一股否认南京大屠杀的逆流。一天一位日本学者来访,询问司徒桐当年费吴生南京大屠杀英文史料的真实性问题。司徒桐说:“费吴生南京大屠杀的史料是真实的,我那时在上海亲眼见过。” 日本学者又问:“谁能证明你当时的身份?” 司徒桐答:“梁传琴能证明,他当时任全国协会宗教干事,后客居美国”。一年后,这位日本学者第二次来访,并带来了日本电视摄像记者,对司徒桐保管过费吴生南京大屠杀史料一事做了一档专访。两次来访由南京市宗教局有关人员陪同,南京青年会干事刘德昌也参加了会见。

    1986—1993年,司徒桐先生任基督教南京青年会执行干事、总干事;在此期间曾率团访问日本的东京、名古屋、横滨青年会。之后,担任南京青年会董事及顾问,多次接待外宾来访,并应邀参加多个来南京访问的外国体育代表团的接待、翻译工作。90年代曾和一位二战期间在西安结识的美国飞虎队老兵建立了联系,后与其子女有过交往。

    (照片说明:1.2006年7月,司徒桐先生以95岁的高龄正式结束学院返聘,学院设宴欢送,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原南京神学院院长丁光训亲自作陪。2.2008年1月7日,司徒桐先生在家中接受笔者的采访。)

    作者:曾昭华
    手机:15077848522
    谨 以 此 文 纪 念 教 师 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