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在

rev.zhu

耶穌卻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他們還是不住的問他、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於是又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

2 thoughts on “我思故我在”

  1. 反思:1 教会论无论使徒信经还是尼西亚信经都把她放在圣灵第三位,并与圣徒相通联系在一起。2 早期教会安提亚的伊格纳丢,罗马的革利免,这两位教父都继承了使徒口传的基督教训,伊氏是使徒约翰的学生,他了解基督对门徒的担心是他们内讧,主耶稣为他们在最后晚餐上所做的,从言行举止到为他们代祷都围绕人性的骄傲自大,让他们将来明白务必在父子圣灵里的合一。故此,伊提出了“大公教会”,奠定了教会合一的根基。他写给教会的书信,完全继承了使徒约翰从主耶稣而来的启示。另外,革氏写信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继续使徒保罗的牧养与教导,看到教会问题的本质。他的神学关键在于帮助我们看到了人性中自以为是,自以为义恶性。3 两千年来教会历史的轨迹,我们看到了所谓“大公教会”,所谓弟兄会,两者之间密不可分。弟兄会若脱落大公教会体制的约束,强调“人人皆祭司”,那最符合人性的弱点。人性从亚当之后,就是不喜欢造物主来管教,更不用说别人来管教。所以,革氏的时代,教会里已经出现了“造反派”,以后教会一直到如今,持续不断出现“造反派”,这种现象在正常不过了。4 其实,路德是神父出生,修士的背景,他的造反还是有他的底线。但可悲的是被教会一批造反人士利用了,魔鬼趁机大肆攻击,给教会撕开了一大裂开。五百年来的新教历史的轨迹,让我们看见人性的败坏,不服造物主,救赎主管教。人性顽梗悖逆是罪性,而且在教会内不断的发酵,异端邪说在教会内部就有其产生的土壤。5 倪氏中国式弟兄会产生的历史背景是由于“五四运动”,年轻人风起云涌打倒孔家店,拥抱“德先生,赛先生”(民主,科学)席卷神州大地。同时西方天主教和新教宣教士各自为政,老死不相往来,误导了中国人,把明明是新教在中国人字典中成了基督教。罗马天主教变成了拜马利亚的另一种宗教,迄今为止在国家层面依然处于混乱的局面。6 倪氏的弟兄会不同于在东正教,天主教内的弟兄会,其适用于中国人的思维模式,生活方式。聚会处反对大公教会,反对神学教育,反理性,强调个人属灵的领悟,从魂被破除进入属灵的阶段,这并不完全合乎主耶稣的教训。7 教会内部最可怕的是,把主耶稣视为“造反派”,革命者,最典型例子就是解放神学,迎合人的罪性。如今许多自由主义神学曲解耶稣的教训,祂来不是废除律法,乃是要成全律法。主耶稣知道后来的人会篡改祂的话语,特别强调摩西律法一点一划都不能改。如今许许多多独立教会把福音与律法相对立。信徒不知何谓“十诫”,更不知道它是基督信仰不可缺的根基。所以,对于普世教会的堕落,独立教会所谓的兴旺我们可见一斑?

  2. 内里生命派——十七世纪时,在天主教中间,有一班属灵的人被兴起来,开始注重基督徒内里的生命。其中一位名叫莫里诺斯(Molinos),是一位很属灵的人。他曾写下了《灵程导引》(Spiritual Guide)一书,教导人如何舍己,如同与主同死,成为当时一极有影响力的著作。同时期有一位盖恩夫人(Madame Guyon),她对于如何与神的旨意联合、如何舍已等,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她写了一本传记,名为《馨香的没药》,是一本生命很深的书。约翰韦斯利受盖恩夫人帮助很大,他甚至认为每一位信徒都应该读读盖恩夫人的信息。与盖恩夫人同时的,还有一位芬乃伦(Fenelon)主教。他极肯为主受苦,与盖恩夫人二人同工,释放了很多属灵的道,是当时最注重内里生命的一班人。之后到了十九世纪,另有一班人被兴起来,继续这条内里生命的线。1875年,神得着了一个卖磁器的商人,名叫史密斯(Pearsall Smith)。史密斯看见人乃是因奉献而成圣,这种成圣与韦斯利所说的成圣不同。史密斯的成圣,乃是借着信心与奉献;韦斯利的成圣,乃是人在奉献之后所要逐步达到的。事实上,两者都是真理。延续史密斯的路线,汉纳史密斯(Mrs. Hannah Smith)写了一本《基督徒喜乐的秘诀》(TheChristian’s Secretofa Happy Life)。同时,霍普金(Evan Hopkins)与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等人,也起来延续盖恩夫人所传舍己的道。他们在德国、英国等地召开年度大会,这些大会就是后来开西大会(Keswick Convention)的前身。大会由霍普金主讲,他接受史密斯与盖恩夫人的属灵帮助,对当时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尽管盖恩夫人所释放的真理,并未在教会历史上大放异彩,但却对许多人有极深的属灵影响。借着这位十七世纪的姊妹,神带进了十九世纪的流。

    除了霍普金以外,特朗布尔(H.C. Trumbull)也在开西大会中,释放得胜生命的信息。这些信息为基督徒对得胜生命的认识,以及经历这生命所过的生活,带进了大的恢复。之后,神兴起了宾路易师母(Mrs.Jesse Penn-Lewis)。宾路易师母早期身体十分软弱,常病卧在床,在病中读到盖恩夫人之著作,只是她当时很难相信这种完全的舍己、信靠和完全的爱是可以付诸实行的。有一次,在与神的争执中,她迫切求主带她进入这些真理的实际。主听了她的祷告,从那时开始,她就被神兴起,传扬十字架的真理。宾路易师母乃是一个真正背十字架的人。因着她的经历,许多信徒受吸引开始追求十字架的真理。借着这些活的见证,神使更多的人明白,他工作的中心乃是十字架。十字架乃是一切属灵事物的根基,没有十字架的工作,人就不如何谓死亡,何谓罪恶。许多属灵的人都从宾路易师母得到很大的帮助;神借着她所传扬的信息,叫许多人得着拯救。

    1904年,英国韦尔斯(Wales)大复兴,在这复兴中,有些地方全城的人都得救了,以致再没有可以传福音的对象。除了福音之外,有许多五旬节的外表现象也在他们中间产生。这复兴的领导人是伊凡罗伯斯(EvanRoberts),他是一个二十二岁的煤矿工人,没有什么学问。他得救以后,常在废矿坑中迫切祷告。他的祷告只有一个,就是:「主阿,折服教会,好叫世人得救。」(Lord bend the church to save the world)。 周围的人一面觉得稀奇,一面深受感动。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他的祷告,不久全矿坑都受了影响,许多采矿工人都被兴起祷告。复兴也从这里蔓延到整个英格兰南部。

    史百克(Theodore Austin-Sparks,1888年9月30日-1971年4月13日),英国基督教领袖,内里生命派的重要人物。史百克生于英国伦敦,年幼时被送到苏格兰的亲戚家长大,17岁时在格拉斯哥街头热切的传福音所吸引。1912年,24岁的史百克成为伦敦北部司托克纽英顿(Stoke Newington)公理会的牧师。1915年与佛萝伦丝·罗兰结婚。大约10年后,他转任伦敦东南部的贵橡浸信会牧师。1923年,史百克成为内里生命派的重要人物——宾路易师母(Mrs.Jessie Penn-Lewis)的年轻同工,担任她的出版和话语职事,“得胜者见证”(Overcomer Testimony)的国际秘书长。

    1926年12月,史百克宣布脱离浸信会,同时也离开宾路易师母,带领一批志同道合的信徒,在伦敦东南部的贵橡路(Honor Oak Road)租到一所房子,森林山(Forest Hill)House,开始聚会,取名贵橡基督徒交通中心,有不少基督徒来此,住在客人区(guest quarters)一段时间,有一些居住数年,参加圣经课程和教会服事。1931年,又加上一个位于苏格兰Clyde的Firth,克里奎根(Kilgreggan House)的规模较小的夏季特会中心。

    史百克及其同工还出版一份双月刊,《见证人与见证》A Witness and a Testimony,(从1923年直到1971年史百克去世),以及史百克著作或讲道记录。史百克的著作很多,其中至少3本被认为是基督教经典著作:基督的学校(The School of Christ,1941年)、耶稣基督那宇宙中一切的中心(The Centrality of Jesus Christ, 1936年)。和The House of God。贯穿史百克著作的是主耶稣基督的exaltation。

    史百克曾在英国、美国、瑞士、台湾(1955、1957年)、菲律宾(1964年)等多处传道。许多信息用录音磁带和书籍的形式保存下来。史百克于1971年去世,其妻佛萝伦丝于1986年去世。史百克在基督徒交通中心的工作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训练了许多传教士和基督教教师,并且其他国家实行“新约教会模式”的一些著名基督徒领袖关系密切,例如中国的倪柝声,印度的巴辛(Bakht Singh),和美国里奇蒙(维吉尼亚州)的江守道。史百克是一位对倪柝声影响很大的基督教领袖。1933年,倪柝声应弟兄会之邀,第一次访问伦敦期间,接触了史百克。史百克的著作及杂志开始被倪柝声介绍到中国,开始强调“基督是一切﹐在凡事上居首位”。1939年,倪柝声曾有一个时期在伦敦和史百克有很亲密的交通,视他为属灵的导师。两人一同参加了开西大会。史百克与倪柝声相交颇深,但他不同意倪柝声严格的地方教会立场的观点。1950年代,李常受两次邀请他访问台湾(1955,1957),不久,台湾地方教会出现了分裂的局面。1959年,徐尔建等青年同工退出。1962年,徐尔建到马尼拉教会事奉后,史百克派顾弟兄(Bro.C.R.Golsworthy)与其同工,并于1964年,应邀访问了马尼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