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从传道开始(马太福音4:23-25,10:35),继承了上述犹太传统,但赋予全新的内容。当福音从犹太人传到外邦人时,面对着没有旧约学习背景的各个民族,神使用的方法与对犹太人不同。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teaching),传(preaching)天国的福音,医治(healing)百姓各样的病症。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那里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样疾病、各样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癫痫的、瘫痪的,都带了来,耶稣就治好了他们。当下,有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犹太、约但河外,来跟着他。 (太4:23-24)

这就是最早的教牧辅导,服务于新约耶稣基督的福音而不是独立于福音。耶稣基督医治的各样病人,当然包括肉体疾病,以及心理、精神疾病。既然肉体疾病在今天可以有医学和医院去研究、治疗,精神、心理障碍有专业医生研究和治疗有什么奇怪呢?无论是医学还是精神、心理学的治疗方法,仍然源于对神创造的人体规律的认识和遵循,是神对人的祝福。既然我们不排斥心脏病要到医院心脏科治疗,为何反对心理学对变态心理的治疗呢?从根本上讲,所有的病都是对神的律的违背的罪的结果:信仰律、道德律、自然律,违反者要承担因此带来的代价,痛苦或死亡。对各种病,神可以医治,也可以不医治;神可以直接治疗,也可以通过所谓科学治疗,关键是认识到,哪些是叫爱神的人应得的益处。如果将病仅仅看作是一种自然现象,就会走带另一个极端即自然神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