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爱任纽(Irenaeus,130年-202年),基督教会主教,早期基督教神学家。他的著作开启了早期基督教神学的发展,并且被罗马公教会和正教会敬奉为圣人、教父,罗马公教会还奉其为教会圣师。他是早期基督教的护教学家,据信是使徒约翰的弟子坡旅甲的门徒。爱任纽出生于公元2世纪初的小亚细亚希腊裔家庭。这也许是他一直追随基督教的原因。爱任纽最早将现今《圣经》正典中的四卷福音书列为神所启示,反驳马吉安删改的《路加福音》是唯一正统福音书的立场。

在古大公教会之兴起中,首负盛名的神学家要推爱任纽。爱氏生长于小亚细亚的首府士每拿,出生年日大概是主后九七至一四七年间。后半生又住在高卢(现今之法国);所以在地理上沟通了当代的东西两地。他早年从学于坡旅甲,受他影响至深,与老师及“太老师”(使徒约翰)一般强调基督徒之爱;此外,也接触过许多希腊作家,故有优良的教育背景。爱任纽搬到高卢的里昂后,成为当地的长老。一七七年,里昂大遭逼迫,主教坡提诺殉难,刚好爱任纽从罗马回来,里昂的教会选他继任,他在那里作主教直到逝世。其后半生,我们无从所知。据耶柔米说,他死时年约七十至八十岁。至于其死因,一说是被杀,一说是死于自然。爱任纽热心传教工作,自己为一标准传教士,当初他正是以传教士身份到里昂来。显然他亦是一个有不平常恩赐的讲员,他通晓塞尔特语,因此不仅为高卢的唯一主教,他的教区也包括了维也纳,甚至更远的地方。对于使徒传统及教会的遗传,爱氏是透过前主教坡提诺而认识。他认为当时罗马教会承受了使徒的真传,于是将使徒的传统成为教会的系统信仰标准,且公开传授;并以此反驳当时之异端。

在神学上,爱任纽也可以说是贯串当时东西方新旧二派:一派是约翰与伊格那丢的神学,一派教护教士及大公教会运动所代表的思想。他富于宗教热情,喜欢研究得救问题。他根据保罗与伊格那丢的神学观点认为基督是第二亚当。他确证创造的善:第一亚当原为善,只因犯罪背逆神,才失去良善与永生。不过,人在亚当里失落了的神的形象,却能在基督里恢复,这就是他所创的“万物复元论”。基督又是神的完全启示,信徒借着圣餐得与基督联合。爱氏将基督为第二个亚当论,推展到耶稣的肉身母亲为第二个夏娃,这种希奇的说法,意外地开展了崇拜马利亚之先河;其实这是他所不赞同的。爱氏也同时强调得救是人与基督联合、道德的转变、基督的赎罪。他对主再来抱有强烈的盼望。又称圣子与圣灵为创造者圣父的左右手,在创造与救赎的工作上合一。为了维护正统信仰,爱任纽极力反对当时勃兴的孟他努派(注一)及诺斯底派(注二),不遗余力地与之争辩,以他的著作中可见一斑。

孟他努派(Montanist),是由一位名叫孟他努的人所创立,约兴起于西元127年,在罗马帝国小亚细亚(今土耳其)一带的弗吕家地方盛行。孟他努受洗时,曾经说方言并且宣告圣灵世代的降临,论及新耶路撒冷的由天而降与千禧年快要开始。因此爆发了一场预言运动,吸引东方教会中广大的信众跟随。由于孟他努是初信主作教徒,未曾担任过任何教会职务,所以他的主要同工是两位妇女,被称为先知的百基拉与马西米拉,他们自称是最后一代的先知。孟他努自称为圣灵的代言人,而他的先知们教导人要听圣灵的声音,要预备迎接基督再临,过着苦修的生活。孟他努派高抬妇女,并倡导勇于殉道,但过度自信宣称世界的末日马上来临,这与以色列传统和基督徒的想法不同。孟他努派因其教义与神格唯一论的关连,于381年的君士坦丁堡会议被定为异端,但其影响与教训却仍持续,且被人广泛接受,基督教会的初代教父铁徒良也曾加入孟他努派。孟他努派态度坚决的要求,刚开始对信徒而言是对的,也提供信徒明确可以遵循的方向,但实行到后来却渐渐变成是一种加在信徒身上固定型态追求的原则。

约在第二世纪中叶,AD.172年,孟他努主义崛起于小亚细亚的“弗吕家”,以后往西沿展。创始人孟他努是“亚尔达巴”人,这亚尔达巴是“每西亚”的一个村庄,靠近弗吕家的边界。孟他努原是一个供奉“区伯利”(Cybele)异教神庙中的祭司,他悔改归正以后,不久就在弗吕家的巴普萨(Papuza)自称是基督教的先知和改革者。[5]孟他努在弗吕家的城市巴普萨(Papuza),吸收到一批跟随者,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公社。有两位妇人,名为百基拉和马克西米拉加入他的阵线,于是这三人小组开始发预言说:基督很快就会回到他们的公社。除此之外,他们还谴责主要大都会教区(有主教视察的地区)里的主教与领袖的灵性是死的、是败坏的,甚至称他们为反叛神的人。

  1. 圣灵的教义仍待确立——第一世纪的教会组织还未健全,很多人是凭着恩赐事奉,例如有讲道恩赐的人,到处讲道,但未必有正确的教导。有见及此,教会确立了主教的权柄,加强了教会的组织。但对一些主动追求的信徒不能满足。他们强调圣灵的工作不受建制的限制,各人可随自己的领受行事。有人看孟他努为神灵的化身,或上帝在孟氏身上显灵。一种随兴的崇拜方式渐渐与由主教规定的崇拜方式对立。
  2. 教会生活的更新——由于耶稣延迟再来,很多信徒失去了等候的热切,教会管理也趋于松散,教会纪律没有昔日的严明,圣经希伯来书及雅各书提到这种情况(来五:12-15,雅二:15-17)。随着第一世纪末使徒的离世,教会失去了有能力的领袖,教会这时候的崇拜生活枯燥、信徒生活松散、教会领袖疲乏,孟他努主义的兴起,正是要填补这缺口︰具魅力的领袖、热切的崇拜、满有动力的信徒。在教会历史中,这种情况不断重复。

孟他努的改革,在于他努力地想要让教会的属灵光景及道德标准再次恢复到初代教会时的水准,他自称自己是圣灵所拣选的“新启示的器皿”,也宣称基督的应许已经应验、保惠师的时代已经来临,有两个女信徒,名字为百基拉与马克西米拉,她们先征询孟他努的认同,随后各自都与丈夫离婚而来跟随孟他努,成为两名女先知。他们预言世界末日已临近,所以所有的基督徒应该都要预备好自己,面对教会越来越世俗化的问题,信徒们也应该要从世界中完全的被分别为圣出来,实践绝对完全的禁欲生活,以此来表明真的是愿意委身于主、为主付代价的决心。此外,当时的教会在面对逼迫的情形下,孟他努坚称要信徒们一定要自己亲身从上帝那里得到属灵的特殊能力,而这能力也只有当圣灵降临在个人身上,有特殊的作为时,信徒才能去面对与解决当时的需要。因为孟他努这样的宣称态度,造成当时有一些跟随者非常强调圣灵的工作,并要求信徒在生活方面也要有同样落实的态度。 孟他努运动格外强调以下三方面的事情:

  • 强调说方言:他们会以信徒有无方言的恩赐来断定圣灵是否有作工在此信徒身上,有方言恩赐表示圣灵喜悦此人,没有方言恩赐就表示信徒没有坚定的跟随主。这种极端的方式,造成信徒们用尽方法想要去学习某一种方言,来证明自己经历圣灵的工作。
  • 强调异能:因为过分于强调方言的恩赐,渐渐的就演变成是一种强调要有追求各种外显“异能”作为的想法,因为人们都是需要眼见为凭,这样一来,更造成信徒们非常努力去学习、祷告、甚至模仿一些特殊的作为,是可以让人看见并为之惊叹的作为,例如:医治、看见异象、说预言等等。
  • 强调圣洁的生活:圣洁的生活,确实是神要每一个信徒都要有的生活方式。但因为孟他努派的人过分的强调圣洁,要求信徒们要过一种完全严谨的禁欲生活,面对任何与情欲有关的事情时,要求他们必须展现出绝对拒绝世界的态度,这样的要求让一些在灵命上比较软弱的信徒因为无法达到要求而感到为难。

一刚开始,孟他努派所主张的一些概念,确实被某些在态度上坚决爱主的信徒们所接纳,刚开始孟他努发起这运动的动机也是好的,但实行到后来,却变成是相当极端的固定追求型态,以致失去了起初的动机及方向,最后造成孟他努派与其他信徒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而造成了自成一格的小极端派团体。承认圣经各书卷。认为预言是上帝继续向教会说话的途径。热切的等候主的再来并预言。极为严苛的道德要求。圣职人员必须具备属灵的恩赐。

  • 重视圣灵行神迹的恩赐,尤其重视说预言。
  • 重视预言宣讲,自信预言末日,预言的主要意义是宣传主快要来。
  • 实行狂热的厌世主义及教会惩戒,以预备主的降临。
  • 宣扬苦修主义,主张苦修生活,禁止婚姻嫁娶,以摒除性事,过圣洁生活。
  • 认为应以迫害为乐,可光荣殉道。
  • 规定信徒遵守严格的道德诫律。
  • 鼓励延长禁食,只吃一点干粮。
  • 禁止已婚者在其配偶死后再婚。
  • 高抬妇女主义,看重灵恩方言。

孟他努派在弗吕家人当中传布非常快,连迦太基的特土良这样杰出的神学家也受其吸引而加入。小亚细亚的主教们都视它为异端,并将孟他努派的人逐出教会。孟他努派有许多支派,但真正继承者是第三世纪的诺洼天派(Novatianists)和第四世纪的多纳徒派。孟他努派的出现长达一世纪之久,提醒了初代教会思考几个问题:

  1. 在使徒过世之后,除了圣经的权威之外,是否还有新的启示?
  2. 教会是否必须脱离第一世纪的随性主义,渐渐走入组织化?但这样的组织化是否会反而会是信仰仪文化?
  3. 信徒生活因为主迟延未来开始松散,失去纪律,第二世纪的教会如何能够弥补如此的问题?

孟他努主义仍受到大公教会的拒绝,当中教义的分歧不可轻忽,在今日的眼光来看,不算异端。因为:

  • 他们承认大公教会所订的圣经各卷书;
  • 重视圣灵的能力;
  • 相信预言是上帝继续对教会说话的形式;
  • 强调主再来的迫切;
  • 对信徒有严苛的道德要求;
  • 圣职人员必须有圣灵的恩赐。

因为严格来说孟他努主义都合乎圣经,只是第二世纪主流教会正在建立使徒统绪、圣经权威以及教会组织时,孟他努主义却反而背道而驰,提出另一种启示与新的预言,并且强调即兴与圣灵的导引,这样的模式,成了日后灵恩运动的模式。

爱任纽出生于东方的小亚细亚(现今的土耳其),曾听士每拿主教坡旅甲的教导,成为坡旅甲的门徒,他的生平中大部分是住在西方。身为长老,后来成为里昂的监督。在其教义中显示出为真实的基督徒,思想接近约翰的教义,有时也会有重视感觉的观念。爱任纽著作“反异端”一书特别批判神哲派主义的思想。公元177年皇帝奥利流对当时的基督徒展开逼迫,爱任纽逃过高卢反基督教的集体大屠杀,奉差到罗马对抗当时传至罗马的异端活动。爱任纽一生为信仰坚持,希望能把亚细亚和西方神学传统结合起来,是第一位身为主教的护教者,竭力与罗马教会保持关系,在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传讲正确的救赎观,也在孟他努主义的争辩中努力协调,希望保持教会的合一;这种信仰中坚持的关怀在他的神学中不断地反应出。

使徒时代至二世纪中叶,以初期教会以为主的教义,到后来半个世纪中教义的规范的调整,旧约被视为神的启示,在基督徒心目中使徒所见证的启示被提升为最高权威。其次看重圣经和教会的传统,教会的传统越来越受重视。此发展是大公主义和灵智教派、诺斯底派激烈争执的下的产品。第二世纪中神哲主义兴起,当时世人喜欢各种混合性的宗教,一般人也喜欢接纳各种的宗教,因此第二世纪的神学思潮乃因应时代需求而产生,面对异教流行,哲学思想的影响及“神哲派思想”的盛行,基督徒虽占小群却显出其独特的地方,护教士们极力维护信仰及道德上的见证,成为相当突出的一群人,也因此吸引了许多人进入教会之中。神哲派思想主要是凭着人的知识,以人的方法将基督教放在普世宗教的地位上,也就是将属世的智慧与知识加在救恩的福音之上。神哲派是最早出于人类自己思考的一种运动,基本的特质就是要寻求知识,也就是后来发展出所谓的“诺斯底运动”,而第二世纪中时期从护教学的教父时期很自然就转入“反神哲主义”的教父时期。

爱任纽神学思想所受的影响柏拉图主义为当时流行的哲学思潮,着重知识及美学,后来柏拉图思想影响许多神学思想中的神观、世界观及灵魂救赎的观念,爱任纽借着柏拉图哲学思想,分享希腊文的修辞并使用创造的伟大解释有意义的系统及美学,使其思想看来更有意义,也进而影响后来的俄立根等神学家。面对诺斯底异端的兴盛提出救赎论,爱任纽以揭发想要以属灵人的高等智慧为彻底败坏福音的借口的诺斯底主义,因诺斯底主义攸关福音与纯正基督教生死存亡的严重威胁,因此提出了使徒教义的版本。当时最有影响力的是华伦努学派,华伦努学派的系统是建立在柏拉图的观念上,他认为造物主就是那创造世界的旧约之神,同时说救恩是基督与世人耶稣在洗礼中联合,并带给人知识时成就的。在《驳异端》一书中批评诺斯底主义的世界观为杜传的神化、不承认耶稣和使徒的权威、驳斥诺斯底主义对于圣经的解释,证明其解释不合理、是破坏教会合一的一群人。

他将救赎论分三个恩约达成救恩的功夫。第一为人心中的律、第二种先祖们因为遵守内心的律而在神前被视为义,十诫属于此种恩约。第三种恩约,乃是由基督将原有在人心中的律恢复了,即爱的律。第三种约与前约的关系如同从捆挷中得释放;所要求的,不单是相信父神,也相信圣子,因为基督已经降世。第三种恩约不只限于以色列人,乃是全人类都可以领受,基督徒所领受的,比犹太人的严厉。为了对抗诺斯底派,爱任纽特别反对幻影说提到基督只不过是在外形上显为是人的立场,支持基督在历史上的真确性。他用历史证明基督教信仰的正确,主张圣经记有上帝与人一系列的立约,通过这些立约,独一真神照世上男女所能接受的程度,把祂的旨意循序启示给他们,爱任纽发展了基督是全人也是全神的观念,因为基督经历过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整个人类都能因祂的工作而成圣。爱任纽在反驳诺斯底异端时,十分强调两点:神的恩典是为万人的,和人人都可以有自由回应神的恩典(这与诺斯底主义说,只有少数具有神圣道种的人才能得救的看法,刚好相反)神给人的恩典包含了赦罪、真理的知识及永生。因此荣耀的上帝使我们透过祷告和信心的参与给了我们在人性上能够分享基督的机会。

爱任纽认为得到救恩的主要途径是圣礼的观念,包括婴儿的洗礼与圣餐。特别重视洗礼之前必须有信心,这信心不但是在智力上来接纳真理,而且也当完全顺服,如此才能过圣洁的生活,借着洗礼一个人得以重生,他的罪得蒙洗净,从此在他里面就有了新生命,他论及人必须有信心才会遵守基督的命令,因之就足以叫一个在神面前被称为义。神的圣灵赐给每一个基督徒有新生命,因此能叫他因善行而结出义的果子。完全神圣的神子为了人的救赎而成为人的儿子,强调耶稣为完全的神也为完全的人,透过童贞女马利亚而成为肉身的道,取了真实的人性,体会人性的软弱,指出神与人性的联合是救赎成就的主要步骤,因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使人类从亚当堕落的本质中得已挽回,而救赎之功最大的特点乃是祂的顺服,耶稣顺服父的旨意而使救赎成功,而把人性医治使之完全,爱任纽受约翰福音及约翰壹书的影响,认为是使徒对于基督救赎的教导,乃是给人性提供新的起头:同归于一(recapitulation)。

爱任纽用同归于一作为“道”如何在耶稣基督里成为有血有肉的人,以便更新人性的神学表达,当时深受诺斯底学派反对基督道成肉身,认为只有少数的灵透过“知识”才有更新变化的盼望,但爱任纽的同归于一论中提出基督的道成肉身使神性与人性结合,成为人类更新变化的来源。人性在罪和救赎是属一体的,其思想来自于圣经罗马书五章提到基督为人类的第二个亚当,圣经中试探事件考验基督人性的关键,而十字架的复活是基督同归于一救赎工作的极点。“同归于一”字词的意义有“再来一次”(going over again)的意思,基督重新经历亚当的历史,不同的是所有亚当失败之处祂都成功了,人类在亚当里失去救恩,却在基督里重新得回救恩。简括来说道成肉身的基督人性,经历了人成长的每一阶段。爱任纽不同于护教家之处在于他特意避免哲学术语,他深刻了解并清楚表达“功能”的观念和完全的认识圣灵在三而一模式里的位份,强调圣父的独特性和超越性,这是洛格斯和道是神内蕴的理性,在创世工作里彰显,他认为祂就是道,把圣灵和圣子相提并论,以神道的形象和智慧(基督和圣灵)来解释三位一体,此形像表示祂在创造和启示的工作,同一的神从无有创造万有。神也是属灵的并因此有祂的灵。他用扎实的圣经根据加强他强调圣灵的部分,他说:“祂的道和祂的智慧,祂的子和祂的灵常与祂同在”,创世当然并非道和圣灵工作的全部,父只有借着道才启示了自己,而圣子也有祂完全的神性,虽然爱任纽并未说明,但圣灵在祂眼中确是神圣的,因为祂是神的灵,从祂的存有里涌出,圣灵的职分很重要,我们的成圣完全是圣灵的工作,这就是爱任纽对神格的看法,其特征是以象征来代表三而一,不是三位同等位格,而是单一位格就是父,是神格本身,重视三一真神:三个位格,但只有一个本质,称之为“功能的三位一体论”。总意来说爱任纽不用推理,而仅根据信仰之标准教导说,圣子与圣灵是与上帝相同的本质。

主教就是福音授权的解释者,在主教当中,管理使徒曾经服事过教的主教是最有权柄的,在所有主教中罗马主教是彼得和保罗继承人。爱任纽指出:“传统来自使徒,是伟大的、极古老的,而且在罗马普世闻名的教会是由个荣耀的使徒所建立的和组,那就是彼得和保罗,因此也可以说明宣道的工作能直到今日是靠主教承袭了使徒的权柄。所以每一个教会应让赞同这一个教会是有它卓越的权柄,这件是极其需要的。”。教会得着藉基督而传的真理,而圣灵亦只能在教会中找得到。长老和主教接受教导权柄之时,亦同时得着了使徒的教训,这就是教会承传过来的真理;有一天他要退下来,他怎样从上一代的长老和主教接受真理,也同样要传给接替他之人的手上。爱任纽认为,在罗马的教会是由彼得与保罗亲手建立的,这一点在他的思想中非常重要,他的目的是要把异端摒诸教会门外,保守教会的纯净。在一段颇引起争议的文字内,爱任纽似乎是说,人人都必须遵从罗马的教导,因为罗马是教会教导的楷模;教会必须先谋求与罗马的指引符合,保障了教义的正确,然后才能谋求地方的适切,以作使徒教训的模范。爱任纽强调教会为有生命的团体,被托付基督教的传统和宣讲的责任,而教会被视为一个有生命的团体,强调圣经及爱的表现。教会不单保存了公开及完整的信仰,而这些信仰的遗传都是由使徒时代流传下来,其中圣餐礼看为重,圣餐礼有属天及属地的意义。早期教会除了要面对来自罗马帝国的逼迫以外,还要面对教会内部的异端邪说对基督教信仰的威胁。但上帝总能使用他的仆人来应对这样的危机,爱任纽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对爱任纽一生的了解极为有限。他出生在小亚细亚地区,年轻时和波利卡普有过一些交往,可能做过他的学生。他曾经去过罗马,之后在法国里昂(当时的官方交通枢纽)定居。公元177年,马可·奥勒留皇帝大力逼迫里昂地区的基督徒,里昂主教波提那(Bishop Pothinus)也因此殉道,于是爱任纽接替了他。

使徒统绪(Apostolic succession),天主教译作宗徒传承,是指基督教教会的圣职是从耶稣的十二使徒传承开始代代相传,通常与声称是一系列的主教有关这一系列的主教,起初被视为由一个或多个使徒建立的教座的主教,但现在被理解为一系列的主教。不论来自那个教座受其他主教祝圣,而施行祝圣的主教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受祝圣,一直追溯至使徒。使徒统绪也可以理解成从使徒至今的教义连续性。例如,英国循道宗会议将“真实连续”定为“基督经历的连续,同一灵所赐的团契,属于一主的连续,讯息的持续宣告,使命的持续领受”。一些人视按手礼为使徒统绪的重要部分,因新约圣经提及个人的使徒传承,例如从保罗到提摩太和提多。他们也认为早期教会书信,特别是圣纪文书信。纪文特别提到,使徒委派主教为继承人,并指示主教也应照样委派继承人,因此,这样的教会领袖不能无故罢免。此外,提倡主教拥有个人使徒传承的人指出,431年前,早教统一的教会普遍奉行这规定。很多新教教派包括信义宗和归正宗否定使徒统绪的必要,并质疑这些历史声称的真实性。使徒座是指宣称自身是由一个或多个使徒所建立起来,维系和传承该使徒权威、教义和宗教实践传统的重要主教座。列表如下:

    • 圣座:是罗马主教即众所周知的教宗的教务职权,也是天主教会内超乎众教座之上的主教教座,承继自使徒之首彼得和保罗。
    • 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区:是东正教会的首席大主教区,最高领袖称为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承继自使徒安德烈。
    • 亚历山大港教区:是亚历山大科普特正教会和亚历山大及全非洲地区东正教会的教区,最高领袖称为亚历山大港牧首,承继自使徒马可。
    • 安提阿教区:是安提阿正教会(现驻大马士革),默基特希腊礼天主教会(现驻大马士革),叙利亚东方正统教会(现驻大马士革),叙利亚礼天主教会(现驻贝鲁特),马龙尼礼教会(现驻贝凯克)的教区,最高领袖称为安提阿牧首,承继自使徒之首彼得和保罗。
    • 耶路撒冷教区:是耶路撒冷正教会的首席大主教区,最高领袖称为耶路撒冷牧首,承继自使徒公义者雅各

爱任纽曾写过许多书,但只有两本流传至今。第一本名为《反对异端》,共分5卷。第二本为《使徒教义的实证》。这本书将使徒的教训及书信(新约的内容)与旧约的内容联系了起来。《反对异端》主要针对当时十分盛行的诺斯底主义,他们使用基督教的用语传播异端。诺斯底主义的教导五花八门,但其核心教义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物质世界,包括我们的肉体,都是邪恶的,只有属灵的、非物质的世界才是美善的。根据诺斯底主义的教导,旧约圣经中的神是一位低等级的神,他创造了这个物质世界,作为他生活的疆域。生活在我们里面的人或者说“精神”是良善的,却受制于外面这个邪恶的肉体。基督来就是要将我们的灵从肉体的监牢中释放出来。虽然表面上看他也有肉体,但那只是一个幻象。他要教导我们一些隐秘的知识,是关于那位真正的属灵之父的,我们将靠这些知识脱离肉体以及这个世界的辖制。爱任纽提醒他的读者,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像诺斯底主义者那样,引用圣经为自己的观点辩护。但凡是偏离了使徒教训的教导,我们都需要用审慎的态度来对待。如果诺斯底所说的是从神而来的“真理”,为什么使徒对此“真理”却只字未提?爱任纽从神学的角度澄清了基督教的核心教义,驳斥了诺斯底主义的教导,表明旧约和新约所启示的是同一位上帝,耶稣是他独一的儿子,是“道成肉身”。上帝创造了这个物质世界,其中也包括人的身体,他宣称自己所创造的一切都是好的。

爱任纽并不是只反对诺斯底主义这一个异端。一位名为马克安(Marcion)的人也认为圣经启示的是两位上帝:一位是旧约中大发烈怒的上帝,另一位是新约中满有慈爱的上帝。马克安的思想具有反犹太主义的倾向,因此他编辑完成的新约正典只包括《路加福音》和保罗的10封书信。当听从马克安教导的教会出现时,爱任纽再次起来著书反对这个异端。他再次强调了一神论的观点以及新旧约圣经的合一性。爱任纽活着的时候,他的影响力并未彰显出来。只有从历史的角度考察他的影响力时,我们才能看清他对教会所做的贡献。爱任纽一直以圣经的教导为基础写作,他的著作坚固了基督教的根基,使其经受住了异端的冲击。他书中所论及的观点也成为日后神学家们研究神学的方向。按照传统说法,公元200年前后,里昂有许多基督徒被杀,爱任纽也在其中。我们无法核实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因为其中的许多细节已无法考证。但是,爱任纽至终为主殉道,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爱任纽让我们看见,按照正意解经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圣经,而那些不切实际的揣测、挑剔以及按照私意强解圣经的方式既不合神的旨意,也不可能成为教会承传的属灵产业。

爱氏著书颇多,其中以“反异端”和“使徒宣道论证”等为最主要的著述,内中显出他的神学纯正,跟随使徒的教训。首书为五卷反异端的论文,内中他强调真纯的传统已存在福音书内,而非一些流传失实的神秘传统如诺斯底派。卷一反驳华伦天奴士门生多利买土的异端(注三)。卷二用逻辑学反斥诺斯底派之虚渺。卷三至五引用圣言驳斥他们的错谬。由此可见爱任纽是反对灵意释经法的。“使徒宣道论证”为一百章洋洋巨著,原为一本教导初信者的教义手册,但多含护教性的论调,强调神为创造宇宙的主宰,其旨不可抗拒,其能无量,他非撒但,为统治万有的神。这些颇近福音派神学的特色。这些著作,在护教方面有极大的贡献与价值。因为早期有关异端的教训的记录大多散失,爱任纽的著作成为新约时代与尼西亚会议前之间最重要的资料;经常被反异端的作家采用。至于爱氐的希腊文著作只有誊正本仍存留着,这些誊正本极有可能是据拉丁文的译本重新编辑成的。在一九零四年重新发现了亚兰文译本的“使徒宣道论证”,更是从旧约预解释基督论及延伸基督教神学的凭证。爱氏将新、旧两约圣经等量齐观,同时对四福音的正典地位作出强力的答辩。在他的著作及讲道中,引用过大部分新约经卷,对奠定新约正典有莫大裨益。他也是首先承论“四福音”的人,并称之为权威作品。此外,又宣传“使徒信经”(注四)的重要。在守复活节争辩中(Pascal Controversy),他主张用星期日,反对当时犹太人所用尼散月十四日后第三天。只可惜在有些问题上,爱氏是个守旧派,他主张婴孩受洗才能除去原罪,成为天主教的据点。

  1. 第二世纪初期有一异教归主的祭司名孟他努,他认为当时的教会缺乏圣灵的能力,宣称自己得着圣灵的启示,他的话比圣经更具权威。他把罪分成两种,一种是不可赦致死之罪,另一种是可得赦免的。可见他的神学思想决非纯正的信仰,却深深影响当时的教会。
  2. 是使徒时代末期一个非常严重的异端,一直影响第二、三世纪的教会。诺斯底主义的谬误是否认耶稣的历史性及他的降生。这主义把宇宙分成灵性及物质两个世界,人要得着神秘的智慧,加上禁欲克己才可得救,达到最高的灵性世界。他们认为耶稣在世上的出现是个幻想。
  3. 诺斯底主义也分许多派别,彼此之间会有些差别。其中以华伦天奴影响最钜。
  4. 为了抵挡诺斯底主义,澄清正统信仰的立场,教会便创订了“使徒信经”。

爱任纽出生时间可能晚于本书中记载的约120年,估计是135年左右。他出生在《启示录》中提到的士每拿,20岁以前师从使徒约翰的门徒波利卡普。155年波利卡普殉道后,他可能在罗马与殉道者查士丁学习了一段时间,并开始服侍。166年,罗马皇帝奥勒留逼迫教会,爱任纽前往里昂避难,在里昂教会担任长老,约有十年时间之长。177年,奥勒留又逼迫教会,里昂主教坡提努斯殉道。这位主教也是波利卡普的学生,和爱任纽乃是同窗,只是比爱任纽年长。当时爱任纽被差往罗马对抗那里的异端,因而侥幸逃过这次反基督教的集体大屠杀。爱任纽回到里昂后,于178年被选为主教,一直到202年里昂又一次发生逼迫时殉道。从爱任纽的生平,我们讨论了其思想的源头:使徒约翰;殉道者查士丁;使徒教父的著作;保罗书信;旧约。接着我们总结了爱任纽现实的处境:

  •  对抗异端(诺斯替主义;马吉安主义;孟他努主义)。
  •  面对罗马的逼迫。
  •  大部分时间在里昂牧会,不过他声名在外,有时处理一些冲突,例如东方教会和西方教会在复活节时间上的争议。
  • 向生活在高卢的凯尔特人宣教。值得一提的是,爱任纽学习了凯尔特语。

本章的第二部分介绍爱任纽如何驳斥诺斯替主义。为对抗日渐猖獗的诺斯替,爱任纽撰写了五卷本《驳异端》。在《驳异端》中,他从三个方面批评诺斯替主义。首先,他指出诺斯替主义的世界观充满自相矛盾,是荒谬、杜撰的神话,和毫无根据的想象。其次,他证明耶稣对门徒没有“秘密教导”,诺斯替主义宣称其权威可以回溯到耶稣和使徒,这完全是假的。最后,他驳斥诺斯替主义对圣经的介绍不合理,甚至是完全不可能的胡说。《驳异端》中有些比喻非常有意思,我们现场朗读了几段,增添了不少乐趣。

“他们不仅从喜剧诗人假借题材,而且从不认识神的哲人搜集许多话语,用一捆破碎布,给他们自己缝成一件奇形怪状的袍子。”“他们的救赎法既不简单,也不确定。因为这异端有多少教师,就有多少救赎法。”“他们的这种系统,先知既未曾宣示,我们的主也未曾教训,众信徒也未曾传下,但他们却妄自夸称自己比别人更了解它,在次经中找到它。他们拿我们主的比喻,或先知的预言,或信徒的话语,来构成他们系统之基础,这是无异于用沙粒来编绳。但他们乃是尽量改篡经文的上下连贯,割裂真理。他们用篡改和张冠李戴的手段,来附会主的教训,使许多人受骗。这恰像一个熟练的艺术家,用镶嵌细工造了一幅君王美丽的像,有人变动彩石,另排成一条狗或一个狐狸,却仍说那是原来君王的像一般。同样,他们也将一些老妇的空谈拼凑起来,并且断章取义,强把神的话语配合到他们的神话中。”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他们用沙编绳,将人从一个较小的困难中,引入一个更大的困难中。一个疑问不能拿另一个疑问来解决。一个困难也不能拿另一个困难来解决,一个谜也不能拿另一个谜来解答。这一类的隐晦事,只有凭那为大家所承认的清楚明白的事来解答。”“我们尽了本分,将这些邪说暴露,希望有些人能悔改回头,归向宇宙独一的创造主和神,得蒙拯救。我们只要将他们的主张暴露,即是胜利。所以我们将这狐狸完全暴露了,因为这邪说一旦被暴露出来,就不须长篇大论去驳斥了。好比野兽惯从森林巢穴中撞出来伤害人,那将森林砍伐,使野兽无处藏身的人,就不难捕捉野兽。因为人们只要能够看见那伤害人的野兽,就能从四面八方射击,将它杀死。”

在《驳异端》中,爱任纽用从使徒传承而来的大公信仰来对抗各种各样的秘传,正如他所说:“信仰只有一个”。“教会虽散布天下,甚至到天边地极,但她从使徒和使徒的门徒们领受了一个信仰,相信独一神,全能的父,天地和海,其中万物的创造主;又相信独一基督耶稣,神的儿子,祂为拯救我们就成为肉身;并相信圣灵,祂藉众先知宣布我们的主基督耶稣的时代来到,为童女所生,受难,从死里复活,升天,将来要在父的荣耀中从天再来,将万有归于祂自己,使世人的肉体复活,好照着无形天父的旨意“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腓2:10),使一切世人亲口承认祂为主,为神,为救主,为王,并且祂要凭公义审判一切世人,使一切因犯罪悖逆的天使与邪恶之灵,一切不虔不义,亵渎神不守神律法的人,都被摈弃于永火中;至于那些从起初或从悔改信主后谨守诫命,住在祂爱里的人,祂要恩赐给他们不朽坏的冠冕和永远的荣耀。教会虽散布普天之下,却热心遵守这教理与信仰,如处一室之中,同心相信,恰如只有一个意念,合意传道教训人,又恰如只有一个口。世上虽有许多方言,教会的遗传,却只有一个意义。

这信仰是被那建立在日耳曼,西班牙,克勒特各族,东方,吕彼亚,以及世界中心地区的教会所遵循所传下的。正如神所造的太阳在普世只有一个,同样那将凡要认识真理的人照耀的真教理之光,也只是一个。即令教会中最杰出之领袖也不能说什么话,违反这教理。在另一方面,最软弱的弟兄,也不能把它说少些。因为信仰只有一个。”“爱任纽在基督教神学史上是举足轻重的关键人物,因为他是击溃诺斯替主义的巨擘,又是首先提出原罪与救赎完整理论的第一位基督教思想家。”(61页)本章的第三部分介绍爱任纽的救赎理论。爱任纽认为,使徒对于基督救赎的教导,给人性提供了新的起头:同归于一。听起来有些深奥。爱任纽的同归于一一词与《以弗所书》1:10“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中的是一个词。

在神的创造中,当亚当被造后,他还是“幼年的”,需要成长,本来他应该顺利走完这段旅程,然而因为他的不顺服,犯罪,导致他无法走到完全的终点。作为人类的代表,他失败了,代表着所有人都失败了。败坏和死亡进入人类的存在中。而第二亚当耶稣道成肉身,他一生没有犯罪,顺服神,且死在十字架上,并且胜过死亡复活升天,他成功走完了这条路,代表着人类这次的得胜。对于爱任纽来说,救赎就是恢复创造的过程。“神成为人的样式是为了人能成为神的样式”。这个救赎观念,后来的教父称之为“圣化”或“神格化”,也就是基督的工作乃是同归于一。爱任纽的救赎故事特别强调道成肉身,一定要耶稣成为人,走一遍路,以人的身份走回去,且走通了,人才能跟他走过去。“圣化”的救赎观念与我们现在高举的“因信称义”的救赎观念。当我们去阅读先贤们的著作时,他们无一例外都会强调“成圣”是救赎的一部分。今天的我们,不只是因相信而一劳永逸,信心是我们过圣洁的生活起点,“我们得救乃是与神更近,更加像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