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坡旅甲(Polycarpus,69-155)士每拿(Smyrna)的希腊主教(今土耳其Izmir),是公元2世纪的基督教领袖人物。腓立比书信是他的主要著作,他处于使徒与教父时代的过度阶段。因着他极具属灵权威,坡氏抨击各种异端教派,包括著名的诺斯底教派。在他生命旅途的最后阶段,他拜访了罗马主教圣阿尼塞((St.Anicetus),为讨论关于庆祝耶稣基督复活节的日期。在他返回士每拿的途中被捕后被焚殉道。在早期的基督教文献坡旅甲殉难(Martyrdom of Polycarp)中,这一事迹受人称颂。公元2世纪时是教会史上首先详细记录的殉道者,86岁时殉道。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都尊其为圣人。史载坡旅甲是“约翰”的门徒。传统上一般同意优西比乌的记载认为他继承的是约翰福音作者传福音者约翰的使徒统绪。但也可能是约翰长老。坡旅甲生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遭拆毁的那年,标识着基督教的完全离开犹太教独立;他是使徒约翰的学生。使徒以后,他是教会史上首先详细记录的殉道者。生于基督教家庭,坡旅甲受教于使徒约翰,后来为士每拿主教。

圣坡旅甲在10岁以前已经信主,为使徒约翰三宠徒之一,曾与那些目睹耶稣的人交往,亦是由使徒按立他为监督。是经使徒亲自带领的最后一位信徒。坡旅甲是依格那丢的朋友,后为士每拿的主教,为人极为朴实、忠心。大半生忠心的服事主,直到86岁,于皮雅斯大帝治下殉道。是教会历史上首先详细记录的殉道者。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都尊其为圣人。坡旅甲是使徒约翰的学生,也是伊格纳丢(Ignatius)的朋友、爱任纽(Irenaeus St.)的老师。他是最后一位经使徒带领过的信徒,自幼跟从使徒约翰,并与那些亲眼见过主、亲耳聆听过主教诲的人来往甚密。后来坡旅甲作士每拿主教达半个世纪之久。有相当影响之著名的教父爱任纽受教于他。坡旅甲殉道后,教会将其事写信告诉别的教会,其信的内容可参见(像一粒芥菜种──教会史略穆格新著P13)。我们必须要再提的是,坡旅甲对信仰的坚持,巡抚给他机会要他背叛神,就可以释放,但坡旅甲仍然坚持。最后他说:“你用那暂时焚烧能灭的火吓我么?你不知道将来审判的时候,有永不灭的火,烧那不信上帝的人么,你为何还要迟延呢?只管为所欲为罢!”,于是他被处于火刑烧死。据说,坡旅甲要求他们不要用钉子,只要将他绑在柱上,当火焰形成一个拱门,形状像风帆一样,他不曾被烧,在场的人也闻到没药或别的馨香气味。最后,是叫掌刑的人用刀刺入他的身体,有大量的血涌出来,把火焰熄灭了。为了不让基督徒收坡旅甲的尸体。百夫长把尸体放在火中焚烧。基督徒收集坡旅甲的的骨头,视如精金珍宝,庄严的安葬了。有许多圣徒,跟著坡旅甲的后尘,坚定的走向见证复活主的道而不后悔,以致于带来基督徒的复兴。

虽然坡旅甲一生在文学上,并没有太多的创作,但他所写的腓立比教会书共14章,大多是劝善、勉励信徒,及在日常生活中实践信仰。在神学上的主张,坡旅甲主要是继承其师约翰,并重基督教的救恩论。约150年至155年间,坡旅甲去罗马。他与罗马的信徒在记念复活节的意见上有不同,坡旅甲认为应该在尼散月十四日逾越节后记念主受难并且复活。虽然意见不同,但可以从这看到坡旅甲的真实和认真的态度。起初教会承认旧约为圣经,福音书看作‘圣经’最早约在131年的巴拿巴书的一段福音的话,在110-117年之间,坡旅甲引用一句保罗的话,称为‘圣经’。这是非常宝贵的。

一、坡旅甲的生平和教训

坡旅甲是士每拿教会的监督,使徒约翰的门徒,也是安提阿教会监督伊格那丢的好朋友。关于他的生平与殉道,在二世纪著名教父爱任纽的著述,及优西比乌的教会历史中,都有记载。坡旅甲自己的著作,仅有他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书信保存下来,这是极有价值的文献,能帮助我们了解初期教会及坡旅甲本人。坡旅甲大约生于主后69年左右。根据坡旅甲生平记载,他原出生于一个奴隶家庭,后来有一位名叫卡丽斯托(Callisto)基督徒贵妇,在异象中听了天使的吩咐,就买下并收养了他。坡旅甲长大后,就成了卡丽斯托的管家。后来接受了她的所有的遗产。坡旅甲年少时,就跟从了使徒约翰,并和那些曾亲眼见过主耶稣,亲耳聆听过主的教诲的人来往甚密。老约翰在世时,他多次聆听其教诲,与之交通。年轻的坡旅甲是士每拿教会的执事,在传讲福音的同时,也从事写作。不久,又接续布克鲁斯(Bucolus),作了士每拿教会的监督。根据古教父特土良记载,是约翰指定他为士每拿教会的监督的,而另一位教父爱任纽则说,他是从众使徒手中,领受了这个职分。坡旅甲作士每拿监督达半个世纪之久,为人纯朴、慈祥、谦卑,在管理神家的事上,尽职尽忠。在信仰上,他坚守使徒传统,毫不妥协地反对异端,特别反对当时流行的、对教会危害很大的“诺斯底派”和“马吉安派”。二世纪教父爱任纽在写给弗罗伦努(Florinus)的信中,生动地记述了坡旅甲的有关事迹。爱任纽和弗罗伦努都是坡旅甲的学生,但可惜,弗罗伦努后来陷入了异端。

据爱任纽记载(V.xxxii),坡旅甲和帕皮亚都是“约翰”的门徒。安提阿主教伊格那丢曾写书信上给坡旅甲,也在致以弗所人书和致马尼西人书中提到过坡旅甲。坡旅甲最知名的学生是爱任纽,爱任纽认为是坡旅甲将他与使徒传统联系起来。使徒约翰三宠徒之一,士每拿监督坡旅甲,在十岁以前经已信主,为人忠朴。他曾与目睹过耶稣的人交往,亦是由使徒按立他为监督。大半生时间恒心服事主,直至八十六岁高龄殉道而死。
劝他离开城市。当时教会大受迫害,许多基督徒被捕下监,凡不肯否认主名的,有些被送到斗兽场喂野兽、有些受酷刑、有些被焚。坡旅甲的好友,安提阿监督伊格那丢,也为道殉难。坡氏听到这个消息仍毫不畏惧。弟兄们劝他离开城市,于是他到乡村去,为教会及万人祷告。

177年,爱任纽作了里昂教会的监督。他在信中说:我能详细描述出,这位蒙福的坡旅甲,当年讲道时所坐的位子,他怎样走进走出,他的生活方式,他的容貌,以及他向众人所讲的道。他也讲述他怎样和约翰,以及那些见过主的门徒的交往情况,并从他们听到的关于主耶稣的事情,他所行的神迹,他的教训……。蒙神的恩典,我那时专心听取这些事,并把它们记下来,不是记在纸上,而是记在心上。并且蒙神的恩典,常常在信心里反复覆思想。”这段话是坡旅甲形象的一幅美丽的素描。爱任纽接著说:“我敢在神面前说,如果这位蒙福的、使徒所按立的长老听到这等事(指弗罗伦努陷入异端之事),一定会暴跳如雷,掩耳不听的,一定会从他所坐或所站的地方逃出去的。”由此可见,坡旅甲对一切异端的憎恶,和使徒约翰一样。

在坡旅甲殉道前不久,他曾到罗马,在街上碰到异端首领马吉安(Marcion),坡旅甲没有理睬他。马吉安趋前来问:“你认识我吗?”坡旅甲冷静地答道:“是的,我认出你是撒但的长子。”这句话是坡旅甲对付异端的惯用语,他曾针对异端这样教训说:“凡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反基督的(参约一4:3;约二7),凡不认十字架为证据的,就是属于魔鬼的;凡肆意歪曲主的圣言,并且说没有复活和审判的,那种人即是撒但的长子”。坡旅甲虽然如此憎恶异端,但他却仍然爱罪人,包括那些误入异端的人。他曾说:“不要把他们当敌人看待,而应像对待弟兄一样劝戒他们”。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感化他们错误的心,使他们重归正路。当时,在腓立比教会,有一位名叫瓦伦斯的长老和他的妻子,因被异端所惑,堕落了。坡旅甲对此感到痛心的同时,也仍然对他们抱有希望:“瓦伦斯在你们当中作过长老,他竟不明白他所受的职位,……我著实为瓦伦斯和他的妻难过,但愿主赐给他们有诚实的悔改(提后2:25)。你们对于这件事也要平和,‘不要以他们为仇人’(帖后3:15),当视他们为因过失而迷途的会友,唤他们回来”。慈父心肠溢于言表。

坡旅甲一生的主要工作,是完整地保留和见证他早年直接从使徒们所领受的信仰传统信仰。他曾给当时各地教会写过许多书信,但可惜所留传 下来的只有坡旅甲致腓立比人书。该书信的内容主要是勉励、劝诫当时处在风雨飘摇中的教会,当在信心上站立得稳,切勿为异端所迷惑,走入歧途。他特别告诫:“青年人要在万事上无可指摘,特别要视贞洁为第一,管束自己的身心,不蹈一切邪恶,最好是与尘世的种种情欲隔绝,因为‘一切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彼前2:11)”。作为教会中年长的监督,坡旅甲深知教会中负责弟兄言传身教之重要。他们的举止言行,关系到教会在地上的见证。他谆谆教诲说:

我们既然知道‘神是轻慢不得的’(加6:7),我们就应当遵守他祂的诫命,不丧失他祂的荣耀。执事们必须在他祂公义的面前,无可指摘(提前3:2),因为他们是神和基督的仆人,而非世人的仆人,所以不可毁谤人,不可一口两舌,不可贪财,要在万事上有节制,具同情心,谨慎,依照主的真理而行。……作长老的当仁慈和蔼,怜恤众人,指示迷路徬徨之人回归正途,照料一切弱者,不可怠乎寡妇、孤儿和穷人。凡在神和世人眼前认为善的,都要准备去作(林后8:27;罗12:7)。……我们也当饶恕别人,因为我们都站在主和神的鉴察之中。我们将来也必站在基督审判台前,各人说明自己的事(罗14:10,12),所以当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来12:28)。这些话多么像保罗、约翰等使徒的口吻,叫我们听来是何等的熟悉和亲切!

二、坡旅甲的殉道

罗马皇帝安东尼庇乌统治时,坡旅甲为坚守其对耶稣基督的信仰,惨遭火刑而死,时年86岁。确切的殉难日是主后155年2月23日。旅甲为主献身后不久,士每拿教会在写给斐罗美伦教会的信中对他的殉道过程做了生动翔实的描述。当大逼迫临到士每拿城时,作为监督的坡旅甲身处险境,但他执意留在城中与弟兄姊妹同在。众人为了他的安全,苦苦相劝,最后总算说服他到一个小村庄暂避。在那里,他和同行的几位弟兄,日夜为各地教会向神恳切呼求。在他被捕前三天,他在祷告中见到异象,看见自己的枕头起火燃烧。之后,他坦然对身边的弟兄姊妹说:“我这次必死于火刑。”由于有人出卖,罗马兵丁终于追捕过来。在坡旅甲等人的居所受包围之前,坡旅甲本有机会可以逃离,但他不愿意这样做,只是安静地对众人说:“愿主的旨意成全。”

当前来捉拿坡旅甲的人冲进屋子时,他坦然无惧地从阁楼上下来,好言相待,并吩咐人摆设饭食接待来人。在临行前,坡旅甲只向捉拿他的人们提出一个要求:给他一个小时去做祷告。得到允许后,他就地站立,仰天长祷至两个小时──为教会、为世人,也为那些前来捉拿他的人。所有在场的人,无不为眼前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言词恳切的祷告所感动,有些罗马兵丁,甚至懊悔前来逮捕这位圣洁、慈祥与敬虔的老人。坡旅甲被带入士每拿城后,遇罗马警探长希律和他的父亲尼克特。二人让坡旅甲上了马车,引诱他说:“你只要尊凯撒为主,向他献祭,就可以保全性命,这对你的信仰有什么妨碍呢?”坡旅甲沉默不语。二人再三逼问,坡旅甲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听从你们的劝告”。希律恼羞成怒,猛然把坡旅甲推下马车,坡旅甲不顾自己跌伤的脚踝,昂然走入人声鼎沸的斗兽场。当坡旅甲走入斗兽场的大门时,忽听天上有声音说:“坡旅甲,当刚强壮胆,作大丈夫”。在场的弟兄姊妹也都听见这声音。

罗马总督仍不放过劝说的机会,威逼利诱说:“只要你开口咒骂基督,我就释放你”。坡旅甲回答:“我事奉基督已经86年了,他祂从来没有亏待过我,我怎么能毁谤我的王,我的救赎主呢?”总督最后恐吓说:“你若再不悔罪,我就把你喂野兽;你若不怕野兽,我就用火烧死你”。坡旅甲镇静地回答:“让野兽来吧!……你想用那转瞬即熄的火来威吓我吗?可你是否知道,当末日审判之时为恶人所预备的永火呢?来吧,按你的意思行吧,何必等待呢?”坡旅甲的面容因满有恩典而发光。总督对他的回答和勇气大惑不解,于是吩咐一个兵丁向法场四周围观的人群3次宣布:“坡旅甲自己已经供认他是一个基督徒”。喊毕,在场群众,包括那些来自士每拿的异教徒和犹太人,都无比愤怒地高喊道:“这是亚细亚的教师,基督徒们的教父,我们神祗的毁灭者,他教导许多人不要献祭或敬神”。

他们当即请求亚细亚总督腓力放出狮子撕碎、吞噬坡旅甲,但总督说,这样作不合法,因他已经宣布当天的角斗大会结束。于是,群众又同声呼叫,把坡旅甲烧死。这样就应验了坡旅甲几天前祷告时所见的异象。当火堆燃烧起来时,坡旅甲从容脱掉衣物,听任刽子手将其捆绑。当行刑者要用钉子将他钉牢在木桩上时,坡旅甲说:“不用了,那赐我能力忍受烈火的神,必能让我挺立不动,比钉子钉的还牢靠”。这时,坡旅甲像一只将要被宰杀献祭的羔羊。在柴堆上,他仰天祷告说:“哦,全能的神,我称颂你!感谢你赐给我这一天,这一时刻,让我配得和那些为你殉道的众圣徒同列,与他们同享你基督的杯。如今我愿把自己摆在你面前,求你悦纳这一祭物。……愿荣耀归于你、圣子、圣灵,从今直到永远。阿们!”

火熊熊升腾,在场的人看到一幅奇异的景象:烈火像被风鼓满的船帆,把坡旅甲包围在中心。火中人像烘烤著的面包,又像炉中的精金,周围的人闻到阵阵馨香之气。刽子手大为恐慌,急忙用枪刺坡旅甲那没有烧著的身体,流出的血水竟然将火熄灭。残忍的罗马总督不甘心让信徒们收走坡旅甲的尸体,重又点火焚尸。爱任纽后来提到当坡旅甲殉道之时,他正在罗马,忽然听到一个得胜的声音说:“坡旅甲已经殉道了”。大火寂灭之后,士每拿教会的弟兄姊妹收拾起坡旅甲的遗骨珍藏起来。此后,信徒们每年在他的殉道日记念他,庆祝这位圣徒监督的真正生日。八十六岁的示每拿老主教坡旅甲(Polycarp)恭敬地站立着祷告。前来押他赴刑场的人在一旁惊愕不已。因为被神的恩典充满,坡旅甲竟祷告了两个小时,那些拘禁他的人“都惊奇万分……后悔自己如此对待一位值得敬佩的老者。”如果衡量一个伟人,不仅要依据他活着时候的为人处事,还要依据他的死法,那么坡旅甲必定能够跻身于名人榜之内。坡旅甲的殉道(约155至156年)激励了各个时代的牧者至死忠心,以领受神生命的冠冕(启2:10-11 )。

早期教会所传播的福音,对已有的宗教如犹太教及异教信仰而言,无疑是一种威胁。结果时常造成地方上的抵制,并经常以钱财为动因,如腓立比和以弗所两处地方所发生的一样(使徒行传16和19章)。刚开始官方的迫害行动“大都出于偶然”,而且常常要找出众人指责的替罪羔羊。随着一代又一代罗马皇帝的变更,官方的逼迫政策也潮起潮落。在一段死灰复燃的迫害时期,许多基督徒被强迫在示每拿的竞技场上,与野兽搏斗。嗜血的群众看腻了普通基督徒被厮杀的场面,便嚷着要一个主教来受死,于是要求逮捕坡旅甲。罗马兵丁严刑拷问坡旅甲的仆人,终于找到了在庄园内祷告的坡旅甲。但这位主教并没有逃跑。他已经从一个梦中得知自己将被活活烧死,所以决定让神的旨意成全。坡旅甲为拘捕他的人安排了一顿饭,并恳求在带他走之前让他再做一次祷告。

祷告后,坡旅甲被带进竞技场。进场后,坡旅甲和同行的人听见一个声音从天上降下来,劝勉坡旅甲要依然挺立:“坡旅甲,你要坚强,做大丈夫。”好一个大丈夫!不管罗马总督和咆哮不止的群众怎么危言恐吓,坡旅甲都拒绝否认基督。罗马总督要他背弃基督,放弃做基督徒,告诫他说:“看看你,这把年纪了……快奉凯撒的名起誓……并忏悔……说‘滚吧无神论者!’”不过,八十六岁的老主教环顾一望无际的异教徒以及他们的脸孔,向他们挥挥手,望向天空,叹息道:“快离开不信神的人吧!”罗马总督继续说:“快起誓吧,然后我会释放你;快诅咒基督。”坡旅甲的回答 既清晰又勇敢:“我服事基督八十六年,祂从未亏待我;对这位拯救我的君王,我岂可开口亵渎祂?”

民众架起柴火,嚷着要活活烧死坡旅甲。尽管受到猛兽和火焰的威胁,坡旅甲依然面不改色。他祷告之后,火被点着了,但熊熊烈火始终烧不着坡旅甲,火焰形成一面火墙围绕着他。民众怒不可遏,唆使一名士兵拿剑刺向坡旅甲,即便如此,流出的血却神奇地浇灭了火焰。士兵只好把坡旅甲的尸体搬到另一团火焰中,才能将之烧成灰烬。从坡旅甲的一生可清楚看见他信仰的纯正,但他的勇气和伟大,却在他死的那一刻才彰显得最清楚。今日的逼迫各式各样:身体上的暴虐、思想上的鄙视、金钱上的损失。牧者们应该效仿坡旅甲,定睛仰望那一位君王和救主,因为祂已率先走在通往荣耀的苦难之路上;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面对和忍受因福音而来的苦难。今天,坡旅甲的事迹正是牧者的鼓励,“要坚强,做大丈夫!”

坡旅甲是士每拿的主教,史家考定他在士每拿殉道是于主后一五五年二月廿三日,其时他已是八十六的高龄,则他的生年当为主后六十九年。他曾是约翰的一门徒,但史家不能断定这位约翰是否为西庇太的儿子,抑或是约翰长老。依据爱任纽(见其著反异端第五部三十三章四节,本集成第一部第二卷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第一九七页),坡旅甲写过好几封信,但现存者只有达腓立比人书一封而已。华本小引中称,“从爱任纽著作知道坡旅甲的事迹:据说坡旅甲于死前,从士每拿循水路往罗马,探访罗马主教安尼克托,意在调和小亚细亚教会与罗马教会间的争端,尤其对于守复活节日期的不同意见。爱任纽于其致佛罗尼乌书中说:“我少时居于亚细亚,与坡旅甲在一起,……迄今尚可指出受福的坡旅甲讲道的座位,并可详述他怎样出入圣堂,怎样起居行止,……并记得他常说他和约翰曾经谈过话,且与不少认识主的人都晤谈过,他传述他们的话,他时常把他们所听到主的异能神迹,和所讲的道传述给我们听,都与圣经十分符合的。……有一天异端的领袖马吉安对坡旅甲说:‘应当认识我们’。他回答说:‘我认识你是撒但的长子’……

坡旅甲与讲伪道的师傅争辩,虽没有成效,但他觉得他们的理论与他得自使徒的教训大为不同,所以他极为憎恶而加以排斥。”参本集成一部二卷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导论第十四、十五页。坡旅家这封达腓立比人书,作于主后约一一二年,其目的主要即在儆戒为异端所欺惑,同时劝他们在教会中要守秩序,但其直接的原因是为应允腓立比教会的请求,要他汇集伊格那丢主教的一切书信。坡旅甲就命人抄录了六封,连同寄给他自己的那封信一并寄给他们。坡旅甲殉道的事迹,另见后来士每拿教会给斐罗美伦教会的一信,译载本卷第七部分初代教会殉道家。

--------------------------------------------------------

坡旅甲达腓立比人书

祝 辞
坡旅甲和他同工的众长老,写信给侨寓在腓立比的上帝教会,愿全能的上帝和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多多赐怜悯与平安给你们。

第一章
(1)我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与你们万分的快乐,因为你们效法了真正爱心的榜样,并利用所得的机会,帮助了那些受捆锁的人,一路护送,这捆锁对圣徒真是合适之物,作为上帝和我们主所确实选择者之荣冠。
(2)我更快乐的事是你们根基稳固的信心,在过去岁月中为世人所称誉的,如今仍然旺盛生长,结成果子归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为了我们的罪孽忍受苦难以至于死,于是上帝就解除了阴间的权势而使祂复活了(徒二24)。
(3)你们虽不得看见祂,却因信祂就有说不出来而满有荣光的喜乐(彼前一8),——这种喜乐,许许多多的人愿望得到,因为知道“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不是因着自己的功劳”(弗二5),而是为了上帝的旨意,藉着耶稣基督。

第二章
(1)所以要束上你们的腰(彼前一13;弗六14),以敬畏和真理事奉上帝,除去浮华和世俗的谬妄,信靠那使我们主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给予荣光的上帝(彼前一21),上帝又给祂坐在自己的右边(彼前三22;弗一20);凡天地间万物都必归服于祂(弗三21;二10),凡有血气的,无有不事奉祂,祂要来作审判活人死人的主(徒十 42;提后四 1;彼前四 5);祂所流的血,上帝将从那背逆祂的人索回。
(2)那使祂从死里复活的,也必叫我们复活(林后四14),要是我们遵从上帝的旨意,遵行祂的诫命,爱祂所爱的事物,抑制一切的不义:诸如贪婪,爱财,说凶恶的话,造假见证等;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彼前三 9),以打击还打击,以咒诅还咒诅,
(3)却记着主教训的话:“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饶恕人,就必蒙饶恕,怜悯人,就必蒙怜悯,你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被用什么量器量给
你”(太七 12;路六 37,38);又说:“贫穷的人,与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上帝的国是他们的。”(太五 3,10;路六 20)

第三章
(1)众弟兄哪,我论到义,将这些事写信给你们,这不是出自我的自发,却是为了你们的请求。
(2)我和我的同辈都不能及到那有福的,有荣耀的保罗之智慧,当他和你们同在一起的时候,他在那时的人面前,精确而谨慎地教导了真理,等他往了别处时,又写信给你们,你们读他的信,就能照着所赐给你们的信心建立你们自己;
(3)这信心是我们的母(加四26),要是我们先有爱上帝,爱基督,爱邻舍的心,跟着有盼望的话。因为,若是一个人有了这些(即信,望,爱)他就遵守了公义的诫命,而有爱心的人,就远离一切罪恶。

第四章
(1)然而贪财是万恶之根(提前六10)。我们既知道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提前六7),就当披上公义的铠甲(林后六7),我们首先要大家共勉,遵行主的诫命;
(2)其次,要劝勉妻子恪守所受的信条,有仁爱和贞洁,十分诚实地去爱自己的丈夫,十分礼貌地普爱一切别人,并教养子女敬畏上帝。
(3)我们当劝勉寡妇们重视信主的事,不断为众人祈祷(提前六 5),不说任何毁谤的话,不出恶言,不作假见证,不贪财,远离各样邪恶,知道自
己的身体就是上帝的祭坛,各样的祭品都要受检查,一切计谋意念以及心中的隐情,都不能逃过祂的鉴察(林前十四 25)。

第五章
(1)我们既然知道“上帝是不可轻慢的”(加六 7),我们就应当遵守祂的诫命,不丧失祂的荣耀。
(2)同样,执事们也必须在祂公义的面前,一无可以指摘(提前三 2),因为他们是上帝和基督的仆人,而非世人的仆人,所以不可毁谤人,不可一口两舌,不可贪财,要在万事上有节制,具同情心,谨慎,依照主的真理而行,祂“是众人的用人”(可九35)。我们若在今世得祂的喜悦,祂必将在来世酬赏我们;正如祂应许了我们可把我们从死里复活,而若我们在祂的国里配做公民,我们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提后二 12)。
(3)青年人也要在万事上无可指责,特别要视贞洁为第一,管束自己的身心,不蹈一切邪恶;最好是与尘世的种种情欲隔绝,因为“一切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彼前二11;加六17),不论是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国(林前六9);凡行不合之事的,都必如此。所以,我们必要克制一切这些事情,顺从众长老和执事们,就如顺从上帝和基督一样。作童贞的也当本着纯洁的良心,毫无瑕疵可摘。

第六章
(1)做长老的当仁慈和蔼,怜恤众人,指示迷路彷徨之辈回至正途,照料一切弱者,不可怠忽寡妇孤儿或穷人,凡在上帝和世人眼前认为善的,都要准备去作(箴三4;林后八21;罗十二17),又当克制一切忿怒,不偏待人,除去偏见,戒免武断,禁绝贪财;不可立刻相信人的过,不可遽下判断,须要知道我们都担着罪债。
(2)我们若祷求主赦免我们,我们也当饶恕别人,因为我们都站在主和上帝的鉴察之中,我们将必站在基督审判的台前,各人说明自己的事(罗十
四 10,12)。
(3)所以当用敬畏虔诚的心事奉上帝(来十二28),遵守祂所吩咐的,并如那传给我们福音的众使徒所作的,以及那预言我主降临的众先知所作的。我们又当热心为善,屏绝过犯,勿与假弟兄或那冒充主名,欺骗天真者的人往来。

第七章
(1)凡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反基督的(约壹四3;约贰7),凡不认十字架为证据的,就是属于魔鬼的;凡歪曲主的训言,而肆他自己的私欲,并且说没有复活和审判的,那种人即是撒但的长子。
(2)所以我们当弃绝那无知群众的愚昧和他们的邪说,们要归依那从起初便传给我们的真道,“儆醒祈祷”(彼前四7),坚守禁食,呼求无所不见的上帝,“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太六 13),因为我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廿六 41),正如主所说过的。

第八章
(1)我们要不断保持我们的盼望,以及那作为我们公义之质的基督耶稣,祂自己没有犯过罪,口里也不曾说过诡诈的话,只为了我们的缘故,亲身担承了我们的罪,被挂在木头上(彼前二 22,24),让我们可以在祂里面生存,因为祂忍受了诸般痛苦。
(2)所以我们当效法祂的坚忍,若是为祂的名而受苦,就当归荣耀于祂。因为祂为我们留下了榜样,而这也是我们所深信的。

第九章
(1)我劝你们众人当遵从公义之道,凡你看见别人所忍受的,你们也当一切忍受;你们所看见的,不但是有福的伊格那丢,佐息末,鲁孚,就是在你们当中也还有几个人;保罗和别的使徒身上,你们也看见过;
(2)要相信那些人“并没有空跑”(腓二16),却是由于信心和义气而发动,他们既与主共患难,就得了“他们应得的地位”,而与主同在。因为他们不“贪爱现今的世界”(提后四 10),只是爱那位为我们众人之故而死,也为了我们之故上帝叫祂复活的。见革利免一书五 4。

第十章
(1)所以当牢守上面所说的那些事,以主为榜样,在所信的道上根基稳固,坚定不移(西一 23;林前十五 58),爱教中的弟兄,彼此亲昵(彼前三 8;约十三 34;十五 12,17),以真理联结在一起,以主的温和彼此谦让,不可藐视别人。
(2)你们有力量行善事,则不可迟延;“周济贫穷的,便能叫自己脱离死亡”(多比雅书四16);你们又当彼此顺服(弗五21,彼前五5),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彼前二12);这样,你们的好行为便可得到称赞,主也不致因你们而受亵渎。凡叫主名受亵渎的,必有灾祸临到他身(赛五二5)。所以当教训众人清醒,在你们自己生活上表彰出来,以身作则。

本章及下十一、十二、十四各章,均只见于古拉丁文译本,而原希腊文本中已不存。

第十一章
(1)瓦伦斯曾在你们当中做过长老,他竟不明白他所受的职位,我很为之忧伤。所以我劝你们务要戒除贪婪,保持清洁诚实。你们要远离各样的邪恶。
(2)倘若有人在这些事上不能克制自己,怎能禁止别人不犯呢?任何人若不能克制贪婪,他就会沾染拜偶像的污秽(弗五5;西三5),而和那些“不晓得上帝的裁判”(耶五 4)之外邦人一样,同受审判。我们岂不知保罗所说“众圣徒要审判世界”的话吗(林前六 2)?
(3)然而我既没有看见,也没有听闻过在你们当中有这样的事,有福的保罗曾在你们当中作过工夫,也在他书信里称你们为他的荐信(林后三2)。他在一切认识主的教会中把你们夸口,那时我们尚未认识主。
(4)所以,众弟兄哪,我着实为瓦伦斯和他的妻难过,但愿主赐给他们有诚实的悔改(提后二25)。你们对于这件事也要平和,“不要以他们为仇人”(帖后三 15),当视他们为因过失而迷途的会友,唤他们回来,这样,你们可使你们全体得救。你们这样做,就把你们自己建立起来。

第十二章
(1)我深信你们熟悉圣经,没有一事自你们隐藏;但我还没有得到这个恩赐。只是,经上说:“你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弗四25)。凡记住这句话的,必然得福,我信你们必是如此。
(2)但愿上帝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与那位永远的大祭司(来六20),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建立你们,使你们有信心和真实,有全面的温和,不发怒,有耐心,恒忍受苦,洁白无瑕,愿祂赐你们各在祂的圣徒们当中有分有关(参徒八21),惟愿我们和你们一样如此,以及普天下有信心的人,凡信奉我们的主上帝耶稣基督和那“叫祂从死里复活”的父(加一 1)。
(3)要为众圣徒祈求(弗六18)。也当为皇上,为执政的,为各郡主,乃至为逼迫你们,憎恶你们的,又为反对十字架的人祈祷,好叫你们的果子显现在一切世人面前,叫你们在祂里面得以完全(约十五 16;提前四 15;雅一 4)。

第十三章
(1)你们和伊格那丢都曾写信给我,说如有人到叙利亚去,可以带着你们的信去。我若有机会就会这样做,或者亲自去一趟,或者派人代表你们和我去。
(2)我依照你们的请求,将伊格那丢写给我们的信,和我们这里所存的别些书信都送给你们。这些信和我这封信,一起送出,你们将能从它们大大得益。因为它们包含信心,忍耐,以及一切关于我们主所成就的道。若是你们听到了伊格那丢和他同伴的消息,这最后一句,也只见于古拉丁文译本。

第十四章
(1)我现在藉革勒士写信给你们,我当日和你们同在的时候,曾向你们介绍过这个人,现在愿再介绍一遍。因为他在我们当中,一举一动是没有可指摘的,我信他在你们那里也会如此。他姊妹到达你们那里的时候,我也必向你们介绍她。愿你们的全团体都在耶稣基督里蒙恩,得享平安。阿们!

 


 

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或称灵知派和灵智派)的“诺斯底”一词在希腊语中意为“知识”,诺斯底是指在不同宗教运动及团体中的同一信念,这信念可能源自于史前时代,但却于公元的首数个世纪活跃于地中海周围与伸延至中亚地区。这信念的主旨就是透过“灵知或“真知”Gnosis来获得知识。“灵知”在希腊语原文,是指透过个人经验所获得的一种知识或意识。诺斯底主义者相信透过这种超凡的经验,可使他们脱离无知及现世。诺斯底主义可分为受琐罗亚斯德教影响而倾向善恶二元神论的波斯学派、以及受柏拉图主义影响而倾向一元神论的叙利亚/埃及学派。历史上不同的诺斯底主义教派(尤其基督教的诺斯底教派)都是被持有对抗信念的教派所迫害。缺乏证明早期诺斯底主义者自称为“诺斯底”,这个称呼在现今学者中经常用来表示那些以个人智慧来获得拯救的人。虽然很多诺斯底主义者都遵循耶稣基督的教导,甚至自称为基督徒,但当中亦有很多不同宗教定位的诺斯底主义者,尤其是远久的波斯先知摩尼的跟随者(摩尼教)及在伊拉克及伊朗早于基督教的曼达安教。

欧洲诺斯底主义严重地受到光与暗的斗争的神话观念所影响。这影响导致强烈的二元论发展:在天国的国土与物质的世界有著明显的分隔,这个物质世界是由创造它的无知的神巨匠造物主(德谬哥)所支配。受到基督教广泛的传播所影响,巨匠造物主被认为与撒但十分相似。其中一个二元论的来源可能是直接由其他近东诺斯底主义引入,如鲍格米勒教派。在二十世纪发现的《死海古卷》可找到诺斯底主义的痕迹,但在十九世纪前,基督徒的知识几乎都来自爱任纽、希波律陀、奥利振、铁徒良、伊皮法纽(Epiphanius)等基督教教父与神学家著作。尽管很难为诺斯底主义下一个定义,但那些称为诺斯底主义的古代哲学能给予一个典型的模样。诺斯底主义通常都具备以下标记:

一个遥远、至高的及不为人知的独一个体神格观念,祂有著不同的名字,包括普累若麻(Pleroma,希腊原文“丰盛”的意思)及拜多斯(Bythos,希腊原文“深”的意思);更多的神祇从独一个体“流出”。流出的神祇会渐次的远离独一个体,带有不稳定的神祇性质;人类的堕落是在独一个体内发生的事件,而非因人类的行为。人类的堕落是因苏菲亚(Sophia,希腊原文“智慧”的意思)从人类体内流出所造成的;另一个不同的造物主,以柏拉图主义的传统命名为巨匠造物主(德谬哥);证据显示德谬哥的观念是由柏拉图的《蒂迈欧篇》及《理想国》而来。在《蒂迈欧篇》中,德谬哥是一位仁慈的造物主,从先在的物质创造了宇宙,却在创造时受了迷惑。在《理想国》中,在形容苏格拉底灵魂中的欲望就有像有著狮子形象的德谬哥。在其他地方,德谬哥亦被称作“伊达波思”(Ialdabaoth)、“萨麦尔”(Samael,亚兰文即盲目的神的意思)或“萨迦拉”(Saklas,古叙利亚文即愚蠢的意思),祂有时会忽视独一个体及甚至会与之反抗,因此祂会显得带有恶意。德谬哥创造了一批“执政者”统管整个物质世界,并且阻碍灵魂的攀升。

在诺斯替主义传统中,索菲亚(希腊语中的"智慧")一词指的是神的最后和最底层的所流溢之物,并被认为是尘世之魂。在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诺斯替主义神话的版本中,索菲亚生了造匠,而造匠又带来了物质的创造。因此,对物质的正面或负面描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神话中对索菲亚行为的描述。她偶尔会被称为希伯来语的阿卡莫斯。以索菲亚为中心的犹太诺斯替主义在公元90年之前就很活跃了。索菲亚在没有伙伴的情况下流溢,导致产生了造匠,造匠在一些诺斯替主义文本中也被称为亚大伯斯及其变体。这一受造物被隐藏在普累若麻之外;在隔绝中,它独自思考,创造了物质和一系列自己的协作者,这些协作者称为执政。造匠对人类的创造负责;他将从索菲亚那里偷来的普累若麻元素困在人体内。作为回应,神格流溢出两个救主移涌,即基督和圣灵;然后基督以耶稣的形式为自己塑形,以便教导人类如何取得灵知,借此人类能得以返回普累若麻。

世界因而是带有缺陷或者是因错误而产生,但最少与构成它的物质一样的善良。这个世界是较高层次的存在或意识的幻影,它的下等可以与油画、雕刻或其他手艺相比,是真实的模仿。在某些情况下,它是邪恶的及紧缩的,是一个为当中的居民所设计的监狱;以复杂的神话及宇宙论的戏剧形式表达以上的状况:神祇因堕落至物质世界而寄在某些人类之内,祂们可以透过觉醒而回到灵界。对于某人的救赎就等同于一个神祇的复原,并不只是一个人被救赎这么简单,却是提升至是一件宇宙内重大的事情;某一种的知识是这个复原过程的重要因素,并且透过救赎者的帮助(如基督、塞特或苏菲亚)。以上诺斯底主义的特征只是叙利亚/埃及教派的特征,而最大的波斯教派则以摩尼教及曼达安教自称。事实上,诺斯底主义只是指叙利亚/埃及教派,而摩尼教则是指波斯教派。

诺斯底主义只是普遍地为二元论,他们可以由彻底的二元论(即摩尼教)到传统较轻的缓和二元论。华伦提努另外发展了一套一元论,是以过往为二元论的用字来表达的。彻底二元论:或称为“绝对二元论”,当中有两个同等的神祇,摩尼教指祂们分别是光明与黑暗,因黑暗混乱的行动而使得卷入纷争之中,及后,部份光明的元素被囚在黑暗之中。创造物质的目的就是要设定缓慢的步骤,去将这些光明的元素从黑暗中抽出,使得光明的国度在最后能压过黑暗。摩尼教的二元神话相信是从琐罗亚斯德教继承得来,永恒的神阿胡拉·玛兹达受到祂的对头安格拉·曼纽的对抗。两者牵涉在大斗争之中,而最终阿胡拉·玛兹达会得到胜利。摩尼教创造的神话见证了光明逐渐的流出,每一次流出都逐渐地堕落而使得卜塔的出现。黑暗的神创造及统治物质世界。再者祂沉醉在其恶意中。一般诺斯底主义相信物质世界与黑暗所带来对恶意的沉醉是要将光明的元素囚禁在物质世界中,或囚禁在黑暗中或因醉酒分心而变得无知。

缓和二元论是指两个神祇中的一个较另一个低级。这个古典的诺斯底主义就是塞特派,他们认为物质世界是由一位较比他们信仰的真神低位的神祇所创造;而灵界则是彻底的与物质世界不同,与真神一同存在,亦是那些醒悟的人类真正的家园。因此,他们会表现出与世界激烈的分割,终极目标是让灵魂脱离物质世界的阻碍。一元论:是指争议较低位神祇的神性或半神性。华伦提努所提倡的诺斯底神话是指他们对宇宙的可能是一元的,而非二元的。在神话中德谬哥的恶念被减轻,祂所创造有缺憾的世界并非因任何道德的缺点,而是祂真实地不认识高位的灵界。所以华伦提努相比塞特派对物质世界带有较轻的轻视,认为实体是“认知的错误”,而非甚么神圣的实质。华伦提努的世界观是一元的,所有的事物都是神圣方面的,而人类一般的视野因“认知的错误”受到物质世界的限制。诺斯底主义的道德品行一般都是禁欲主义的,尤以性及饮食方面最为要紧。在其他地方上,诺斯底主义者则会采取较温和的禁欲,以改正其行为。根据托勒密的《Epistle to Flora》就定下了禁欲主义是个人的道德取向,以使其灵魂能从洛格斯中获得好处。

另一方面,根据一些基督教教父的记述,一部份的诺斯底主义者不是奉行禁欲主义,相反却是奉行放荡主义,或是假装禁欲。伊皮法纽就曾指执政教派中有些人是克制自己的欲念,但有些却是假装禁食以此欺骗他人。爱任纽在其《反异端》中指术士赛门·马革斯建立了道德自由的学派(即道德无涉主义),说只要相信他及他的妓女同伴特洛依的海伦,就不需理会任何《圣经》中的先知和他们有关道德的教训,他们因赛门的恩典而得救,而非因自己的德行,所以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虽然对赛门与放荡主义的关系所知甚少,但的确有他的跟随者结婚及生下子女,由此可见他们亦非完全的禁欲。爱任纽亦指赛门的门生华伦提努吃异教祭物、性滥交及娶了收养的姊妹为妻子。华伦提努更以性事作为圣礼的仪式,意思是以此来模仿一对构成普累若麻的阴阳基质(syzygy)。诺斯底主义的迦坡加德派则声称他们有著力量去做任何的事,包括邪恶的或是无信仰的,而道德只是人类眼中的善良或邪恶。迦坡加德的儿子伊皮法尼斯更教导说杂婚是神的律法。诺斯底也特指现在所谓占星术,其理论是认为每一个星球都有一个属灵的统治者,在不同的星球有不同的影响力,并将和地球会分开。

在许多诺斯替主义体系中,神被称为“一元”(Monad),即“一”。神是普累若麻的滥觞,是光之领域。神流溢出的各种存在称为移涌。根据希坡律陀的说法,这种观点是受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启发,毕氏学派把首个存在之物称为“一元”,“一元”生“二元”,“二元”生数字,数字生点,生线,如此衍生。约翰密传中最著名的是“塞特派(Sethian)”宇宙论,其中描述了一位未知之神,这一论述与正统的否定神学非常相似,但与正统教义不同的是,这个神不是天地的创造者。正统神学家经常试图通过一系列明确的正面陈述来定义神:他是全知的、全能的、全善的。相比之下,塞特派隐藏的超越之神是通过否定神学来定义的:他是不可移,不可视,不可触,不可描述的;通常,“他”被视为雌雄同体的,这是一个“无所不包”的有力象征。在《约翰密传》中,这个神是好的,因为他赐予良善。在否定的陈述之后,常会用神圣行动的过程来描述这样一位神的影响。

普累若麻(古希腊语:充实盈满)指的是神的全部力量。天上的普累若麻是神性生命的中心,是“高于(这个词不能从空间上理解)”我们世界的光之领域,由灵性生命如移涌(永生者),有时是执政占据。这种阐释认为耶稣是一位由普累若麻送来的中介永生体,在他的帮助下,人类可以恢复关于人类神圣起源的失落知识。因此,这个词是诺斯替主义宇宙论的一个核心要素。普累若麻也用于一般的希腊语中,因为这个词出现在《歌罗西书》中,所以也被希腊正教会以这种一般形式使用。支持保罗实际上是一个诺斯底主义者的观点的人,如伊莱恩·佩吉斯(英语:Elaine_Pagels),会认为歌罗西书中的提法是一个必须在诺斯底意义上解释的术语。至高无上的光或意识通过一系列的阶段、等级、世界或位格下降,逐渐变得更加物质化,具有了形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将返回到“一”,通过灵性知识和冥想来回顾他的足迹。

在许多诺斯替主义体系中,移涌是上位神或一元流溢出的各种存在。在某些诺斯替主义文本中,从第一个流溢的雌雄同体的移涌巴贝洛,他与一元发生各种互动,导致连续的成对移涌的发出,通常是称作同轭syzygies,共负一轭、结对相伴之意)的男女搭配。这些配对的数量因文本而异,尽管有些文本认为他们的数量为30。移涌作为一个整体构成了普累若麻,即“光之领域”。而普累若麻最低的区域也最接近黑暗,即实体世界。最常见的两个成对的移涌是基督和索菲亚(希腊语意为“智慧”);在《瓦伦廷注解(英语:Valentinian_Exposition)》中索菲亚称基督为他的“伴侣”。

造匠demiurge字面意思是"公共工人或技术工人"。这个形象也被称为"盲神"或"愚者",他有时对上级神不了解,有时与它对立;因此在后一种情况下,他也相应地是恶意的。他其他的名称或标识有阿里曼、埃尔、撒但和雅威。造匠创造了实体的宇宙和人类的实体层面。造匠通常创造了一群名为执政的协作者,这些执政主持着物质的国度,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会阻碍灵魂寻求从物质国度攀升。造匠创造的差劣可以比作艺术作品、绘画、雕塑等的技术上的差劣,二者都是一种摹仿。在诺斯替主义的大范畴内,各流派对造匠的道德判断各不相同,有的将物质看作是固有的邪恶,当物质(包括肉体)被视为邪恶和束缚,是对其居民的蓄意监禁时,这种看法就会变得更加极端,对物质存在持否定态度;有的则看作仅仅是有缺陷的,在其被动元件允许的范围内是好的。在古典时代晚期,诺斯替主义的一些变种使用执政一词来指代造匠的几个仆人。执政的数量和形象在不同的文本中说法也不同。根据奥利金的《驳塞尔修斯(Contra_Celsum)》,一个被称为奥菲特(英语:Ophites)的教派认为存在七名执政,从Iadabaoth或者Ialdabaoth开始,他还接着创造了六名执政:Iao、Sabaoth、Adonaios、Elaios、Astaphanos和Horaios。

诺斯底对人们实际的生活有两方面的影响:

一、身体是超道德的,所以放纵情欲是没有关系的。
二、物质的身体是没有真实价值的,所以人可以自己尽情的放纵也可以克制己身,而诺斯底信徒都比较于偏向于克制己身。

从以上可见,诺斯底主义的学派可大致上分为波斯学派及叙利亚/埃及学派。前者有著较重的二元论趋向,反映受著波斯琐罗亚斯德教的强烈影响;而叙利亚/埃及学派就是倾向一元论。后期的诺斯底主义,如清洁派、鲍格米勒派及迦坡加德派却有著包含以上两种元素。里基诺斯书是范伦提纳所写,主张复活不是实在形体。《多马福音》收集了114段耶稣说的话。《腓力福音》讨论圣礼,包括施洗、婚事等。《约翰旁经》详细叙述宇宙起源。波斯学派是诺斯底主义的古老形式,他们是个别的宗教,而非基督教或犹太教的分支。

曼达安教只剩少数仍然存在于伊拉克及伊朗的胡齐斯坦省,“曼底安”(Mandād-Heyyi)大约解释为“生命的知识”。曼底安教的来源已经无从稽考,它是以施洗约翰为信仰的主要对象,亦著重浸礼。除了部份与基督教吻合外,他们不相信摩西、耶稣或穆罕默德。他们的信仰及修行与那些信仰对象所提倡的并不相同,因而必须分清。大量曼底安经典的原稿依然存在,就如《Genzā Rabbā》相信是早于2世纪的手抄本;另外亦有即祈祷圣典及《施洗约翰记》。摩尼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信仰遗产,由先知摩尼所创立而却接近消灭。大部份有关于摩尼教的著作均已失去,只要是发现一本原稿著作亦可帮助发掘更多资料,现时放置在德国科隆的主要包含摩尼教先知的生平资料及他的教训与主张。除了与基督教的联系外,找不到摩尼教与任何基督教宗派有任何的关联。

叙利亚/埃及学派是从柏拉图主义引申发展出来,描述创造是一连串由独一个体的流出过程,最终形成物质世界。他们倾向认为物质是邪恶的,而非另一股等同的力量。事实上,邪恶与善良在这学派是一相对的观念:前者是与独一个体分离的极端。大部份此学派的著作都是与基督教有关的,都是在拿戈玛第经集中发现的多马著作是按圣多马的学派所命名。就此学派的著作包括:《珍珠之歌》(Hymn of the Pearl)发现于《多马行传》之中,“珍珠之歌”是现代译者所取的名字,它原来的名字是“使徒犹大·多马在印度国土之歌。”文中以蛇象征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或恶的原则;以海象征代表物质世界或黑暗世界,是神明沈入其中的所在;而埃及则被象征为物质的世界,诺斯底主义把埃及当作“这个世界”,也就是物质世界、无知识界、邪恶宗教的象征。“珍珠”在诺斯底主义的象征中,是代表著有超自然意义上的“灵魂”的永恒的隐喻。这里的珍珠,它的本质上是“遗失了”的珍珠,它被包围在野兽的壳里或隐藏在深处。当灵魂被称为珍珠时,表示表示它的来源及它是很珍贵的,但是也是与它现在的无价值来作对比,以它的闪亮与它所陷入的黑暗来对照。若珍珠所代表的就是灵魂,珍珠是“遗失的”,那么找回珍珠就是天上所关注的,取回珍珠也就成了圣子的使命。在王子出现前,它堕落到黑暗的能量之中,而王子为了它就承担下降与流放的命运。华伦提努著作是主教及诺斯底师傅华伦提努的著作,他在赛特传统外发展了一部复杂的宇宙观。

后期的诺斯底主义除了以上的诺斯底主义学派外,亦有不同的教派出现,按时序表列如下:赛门·马革斯及马吉安均有著诺斯底主义的倾向,但他们为人熟悉的思想却不是诺斯底主义的,他们都分别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教派。有人因而称呼他们为“伪诺斯底主义者”或“原始诺斯底主义者”,其中赛门的学生米南德就属于这一类。塞林则是一个1世纪末至2世纪教派的领袖。他相信这个世界是由一个较低级的创造者所掌管,并认为会有一个庆典、牺牲和宰杀祭物等方式所组成基督的王国。俄斐特派是一群崇拜创世记中记载的铜蛇的教派,奉它为授与知识的象征。该隐派是崇拜该隐、以扫、可拉以及所多玛而得名的教派。对于此教派只有少许资料,但可以推测得他们是以放纵情欲及不道德的行为作为救赎的方式。

中世纪诺斯底主义纯洁派所使用的徽章纯洁派(或译迦他利派,另称为阿尔比根派或阿尔比派)是模仿诺斯底主义,于12世纪盛行西欧的教派。
和佛教关系的研究。伊莱恩·柏高丝(Elaine Pagels)在其著作《诺斯底福音》(1979年)以及《信仰以外(英语:Beyond Belief)》(2003年)指出多马福音及拿戈玛第经集的经文和佛经极相似。柏高丝认为若把多马福音里的耶稣的名字换成佛陀,经文的许多教诲都和佛经所说的一样。学者菲利普·珍琼士(英语:Philip Jenkins)及爱德华·公兹亦持相似意见,认为印度人和诺斯底教派有接触,并指公元三世纪亚述的诺斯底教派神学家巴·达伊臣亦曾和印度交换使节。受古印度怛特罗密教(性力派)传统的影响,部份佛教中晚期宗派追求极乐悟道,特别是密宗(怛特罗,金刚乘)以欲望作为道德驱动力的观念上,在唐朝和宋朝时传入中国,并对元朝产生很大的政治影响;由于秘传故,被世人误解为邪教歪道。以致成为宋朝后激发理学的勃兴、恢复儒学及文人政治地位的导因之一。查目前比较流行的汉语圣经译本《国语和合本》、《新标点和合本》、《和合本修订版》、《现代中文译本》,还有比较古老的光绪19年福州美华书局《活版文理圣经》、光绪34年上海大美国圣经会《官话串珠圣经》、宣统3年圣经公会的《文理圣经》,Satan均译作“撒但”,不作“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