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旭初 2019.04.14


我们要什么样的王?属世的荣耀之王?还是属灵的神国之王?

读经 可十一1-11;约十二12-13, 19

引言

根据教会年历,耶稣荣进圣城标志着「圣周」开始。这是大斋期最后的一周,也是我们在祈祷并亲近上帝的同时,特别留出一些时间,默想我主基督荣进圣城、被卖、受死、和复活的一周。

耶稣荣进圣城前,也就是尼散月第九日,「逾越节前六日」,在离耶路撒冷两英里、橄榄山东边斜坡上的伯大尼长大麻疯的西门家或拉撒路家过安息日。安息日后(星期六晚),在那里赴筵席。这伯大尼,就是耶稣曾「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约十二1-13)耶稣所行这件使拉撒路复活的神迹,确给众多前来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犹太人带来极大的振奋,因他们相信耶稣或许就是那位要来推翻罗马人统治的弥撒亚。(约十二18;路十九37)

七日的第一日上午,耶稣在朝圣群众的欢呼声中,骑着驴驹从圣城的后门,就是东门(可能就是今天看到被封闭的「金门」),进入圣城。这是一件叫石头都能欢呼起来的重大事件。

但耶稣那天的荣进圣城并非唯一事件。据新约学者Marcus J Borg和John Dominic Crossan合著的《圣周:关于耶稣在圣城最后几天》,罗马总督彼拉多在同一天率罗马军团,特从犹太省首府该撒利亚下来,驾着战马,在军团鹰旗下,在骑兵前呼后拥下,在步兵整齐步伐声中,在号角和击鼓声中,浩浩荡荡地从城西正门开进圣城。他以震慑术向前往耶路撒冷守节但有可能搞动乱的犹太人显示谁是真正的掌控者。按惯例,罗马总督须每年在犹太人准备过逾越节时带兵入城,以把过节期间因爱国爱教交织一起而可能产生的任何动乱迹象掐死在萌芽状态。(对罗马当局来说,逾越节期间的耶路撒冷就像一个火药库,只要谁来点一下火,就可立时爆炸。)

棕枝主日告诉我们耶稣是将要来的王。耶稣荣进圣城是要当众宣称上帝国即将来临,而作为地方王的彼拉多荣进圣城是要展示帝国的威权。对这两种王,我们要的是哪一种呢?是属世荣耀之王,还是属灵神国之王?

耶稣荣进圣城

马可记载:「当耶稣和门徒们临近耶路撒冷,到橄榄山附近的伯法其和伯大尼[两村交汇处]的时候,耶稣派了他的两个门徒,对他们说:你们到对面的村子[伯法其]里去。你们一进村,就会发现一头驴驹拴在那里,是从来没有人骑过的。你们把它解开牵过来。如果有人问你们为什么这么做,你们就说主需要它,会很快把它送回这里来的。两个门徒去了,果然发现一头驴驹拴在岔路口一个门外,他们就解开驴驹。站在那里的一些人问:你们解开驴驹做什么呢?他们就照着耶稣所吩咐的回答,那些人就让他们牵走了。」(中文标准译本可十一1-6)

耶稣从来都是走路的,也从来不想以特别荣耀的方式出现在人群中,以此煽动他们的弥赛亚热情。「耶稣既知道众人要来强逼他作王,就独自又退到山上去了。」(约六15)但这一次,他却一反往常。在这从伯法其到耶路撒冷东门不到一英里的路程,他要安排以骑驴的方式进城。一英里的路程,就是「安息日可走的路程」。(徒一12)很短的路,又是下坡,走路只需十分钟。这么短的路,耶稣为什么非要骑驴进城?

耶稣这样做,是为要应验先知撒迦利亚的话,说:「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既公义又慈爱],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我必除灭以法莲的战车,和耶路撒冷的战马。争战的弓也必除灭。他必向列国讲和平。他的权柄必从这海管到那海,从大河管到地极。」(亚九9-10;太二十一4-5)

耶稣骑着驴,是要向群情鼎沸的人们表明:他就是王。所罗门将成为王时,是骑着骡去基训被膏立的。(和平时期,君王骑驴,乃有王尊的标志)(王上一33-34)耶稣进圣城,也是骑着驴,温柔地进入,因驴象征着谦卑和平。这跟彼拉多驾马进城不同,因马象征着统治世界的权柄和荣耀,也象征着武力和战争。

驴驹当然没有鞍,他的门徒便「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可十一7),以补无鞍之缺,给耶稣以王的尊荣。

当他们走的时候,「有许多人 …」(可十一8a)注意这里的「许多人(polloi)」,数目可不小。按犹太史家约瑟法估计,上耶京过逾越节的人数约占犹太和加利利人口的一半。法利赛人则夸张地用ho kosmos(「世人」或「整个世界」)这一希腊字,来形容跟随耶稣者之众多!(约十二19)耶稣和门徒就是跟这「许多人」一起走向耶路撒冷东门。

这「许多人」急切想要拥耶稣为王,因此以最好的姿态,欢迎他的到来:他们「把衣服铺在路上,也有人把田间的树枝砍下来,铺在路上。」(可十一8b)

想当年耶户登以色利王位时,亚哈王宫里的臣仆们纷纷脱下外衣,把它们铺成地毯,让耶户走在其上,然后吹号,欢呼说:「耶户是王!」(王下九13)又当年亚历山大进入巴比伦时,欢迎他的群众用花铺成地毯,让他走在其上。今天用英文说隆重欢迎某某重要人物时,我们还是用 roll out the red carpet for sb(铺开红地毯隆重欢迎某人)来表达。

「前行后随的人,都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那将要来的我祖大卫之国,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可十一9-10)

「何散那」在这里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求救」的意思:求你现在就来救我们吧!救我们脱离罗马人的统治,建立大卫国,使大卫国再次伟大!其源于诗篇「埃及颂诗」「耶和华阿,求你拯救。耶和华阿,求你使我们亨通(KJV: send now prosperity!  意为:使我们国强民富,繁荣昌盛)。」(诗百十八25)用前不久以色列人竞选总理期间的口号说:「使以色列再伟大!」(MAKE ISRAEL GREAT AGAIN!)

几个世纪来,以色列人一直在「引颈盼望」救主来临。他们盼望出现像马卡比那样的大英雄,当年把他们从希腊人统治下解救出来,今天则把他们从罗马人统治下解救出来。奋锐党人更已准备好,随时进行武装起义。

这「许多人」看到耶稣骑驴进城时,以为他就是这么一个因行神迹出了名的大英雄,他只要说一句话,彼拉多就灭亡,罗马人就被赶走。他们于是用「埃及颂诗」的诗句为他欢呼,因他们相信上帝曾藉着摩西把他们从埃及为奴之地救出来,今天照样可藉着耶稣把他们从罗马人统治下救出来。

第二层是「称颂」的意思:将荣耀,颂赞,光荣归于这位拯救者!也就是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太二十一9)他们个个在这「耶和华所定的日子 … 高兴欢喜」(诗百十八24),说出应验「赞美诗篇」中一篇的话来:「奉耶和华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诗百十八26)

朝圣客「将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榄山的时候」(路十九37),另一大群朝圣客,手拿从枣椰树树顶长出的长叶(罗马人和犹太人用作和平和胜利的象征),从城内出来迎接他。约翰这样记载:「有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就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他,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约十二12-13)

其场景,犹当年西门马加比从希腊统治者夺回耶路撒冷保障后的欢乐场景:「犹太人兴高彩烈地,拿着棕榈枝 … 唱着诗歌,进入堡垒,因为大仇敌已从以色列肃清。」(思高版圣经玛加伯上十三51)

见此情景,被嫉妒心激发的「法利赛人彼此说,看哪,你们是徒劳无益,世人都随从他去了。」(约十二19)法利赛人感到自己很无能为力。路加补充:「有几个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路十九39-40)这几个法利赛人要耶稣把他们平静下来,意思是:驻扎在安东尼堡的罗马人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不会容忍的。他们可能担心这一空前的群众热情会被罗马人视为动乱。(约十一48)但「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太五35),是如此重要,以至若有人不赞美,石头都要发出赞美声。

耶稣下山,经客西马尼园,又经横跨汲沦溪上的石桥,然后往上,走向东门,由东门「进了耶路撒冷 … 」(可十一11a)

关于耶稣荣进圣城,诗人大卫这样预言:「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荣耀的王是谁呢?就是有力有能的耶和华,在战场上有能的耶和华。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把头抬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荣耀的王是谁呢?万军之耶和华,他是荣耀的王。」(诗二十四7-10)

荣进圣城的教训

我们都喜欢棕枝主日。这个特别庆典常让我回想起我在爱丁堡求学期间过棕枝主日的美好情景:孩子们进入圣所,边走边唱圣诗《无量荣光歌》(All Glory Laud and Honour),挥舞着棕榈树枝,跟会众一起呼喊「和散那」!

我记得那是个精彩的游行,开始为期一周的「圣周」。其以复活主日庆典为最高点,紧接着是传统的复活节彩蛋搜寻。我却不记得有关「濯足星期四」或「耶稣受难日」的任何事情。那些都是让人感到沉重,沮丧,因此没什么人参加的教会活动,不像「荣耀日」(棕枝主日)和「复活日」的庆典,像场嘉年华会,有很多道具,很多服饰!

若以「成功神学」的思维去思考,十字架讲一个人痛苦的挣扎和残酷的死亡,有啥好庆祝的?人们对那样惨死的人不感兴趣,死得太窝囊啊!讲这个,不是个好的教会增长策略。还是少讲些负面的东西吧。美国某巨型教会牧师告诉盖新教堂的建筑师说:我们不希望室内室外有任何十字架,我们不希望让人去联想软弱或失败。

总的来说,我们喜欢积极的、令人振奋的宗教。作为基督新教徒,我们要的是一个没有苦像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教。要讲十字架吗?难道不能多讲些上帝的爱、恩典、怜悯、和饶恕吗?

但今天不仅是「棕枝主日」(Palm Sunday),也是「受难主日」(The Sunday of the Passion),因今天是「圣周」第一天,前面还有许多的不确定。

我们知道今天喜庆的「和散那」的呼声,五天后便在同一群人声嘶力竭的「把他钉十字架」(太二十七22)的呼声中被淹没,被遗忘。为什么几天内,他们变得那么快?

当初犹太人的民粹主义是一个因素。民粹主义者们往往寄希望于魅力型人物之出现。所以当耶稣骑驴经过时,人群耸动,大声呼喊「和散那」!他们的呼喊是失落了的一代人的呼喊,是在罗马人铁腕统治下,以及在宗教领袖律法惩罚下徘徊的呼喊。

被称为「英国平民先知」的艾略特(Ebenezer Elliott)曾在他最后一首诗《人民的赞歌》中为维多利亚时期贫苦人民发声:

主啊,你什么时候拯救人民?(When wilt thou save the people?)

怜悯之神!什么时候?(O God of mercy! when?)

主啊,是人民,是人民,(The people, Lord, the people,)

不是精英集团,而是普罗大众!(Not thrones and crowns, but men!)

这就是那些犹太人呼喊「和散那」的用意所在。谁要是承诺并履行拯救,他们就会发声支持谁。而正在那时,他们看中了耶稣。

但很快一切都变了。随着耶稣在地上最后一周事件的展开,即使是那些在荣耀日欢迎他的人也不会再呼喊「和散那」了。这是因为他们想要寻找的,是一位政治救赎者,一位大有能力的王,而耶稣现在却被卖,却被告,显然不是他们盼望的那位「政治弥赛亚」。他们对耶稣彻底失望了!

民粹主义有一致命缺陷,那就是空心化,缺乏可以为之献身的核心价值。民粹主义在本质上可以与任何意识形态结合,因此是易变的,脆弱的,可燃的,拥有一股原始的巨大能量。

耶稣暂时被他们拥护,但当局同时开始利用他们。很快「和散那」变成了「除掉他,除掉他,钉他在十字架上。」(约十九15)正是这批从喜庆转向失望的人群,把耶稣送上「苦路」(Via Dolorosa),最后把他送上各各他!

其实上帝对他爱子的旨意是:他成为王,是通过受苦、死亡、和复活。(太二十八18)但犹太人误解了这位「弥赛亚」,这一误解给他们带来了毁灭,即40年后耶路撒冷圣殿的毁灭。

耶稣不是作为属世的王来到世界:为要推翻罗马及其走狗希律安提帕的统治,把受压迫、受剥削的以色列人从苦难中解放出来。耶稣是作为「受苦的仆人」(赛五十三)来到世界:为要认同并进入我们全人类的苦难。

耶稣没有为他们获得军事和政治上的胜利和自由,而是为我们所有信他之人获得了属灵上的胜利和自由。因此,当我们进入圣周时,我们当专注耶稣之后为我们所有人所忍受的:被拒绝,被背叛,被逮捕,被误判,被鞭打,被嘲弄,被钉十架,受极度痛苦,最后死亡。耶稣因他所受的一切,为我们带来了胜利和自由。

这些全是我们藉耶稣被钉和复活而有的胜利和自由:赦免、与神相通、谦卑服务、和无私的爱。这胜利和自由是我们今天庆祝弥赛亚王荣进圣城时所要记念的。耶稣带来的胜利和自由是藉十字架上的苦难和死所带来的复活的新生命。

最后的思考

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王?属世的荣耀之王或成功之王?还是属灵的神国之王?神的国(福音的内容)乃上帝在道成肉身、被钉十架、从死里复活的基督里的恩典统治。在这得蒙救赎的弥撒亚国度里,基督是我们当爱和顺服的王。上帝是藉基督被钉十架而建立起这国度的,可见上帝国的荣耀是通过十字架彰显出来的。

路德的「十架神学」(theologia crucis)告诉我们:认识上帝的正确方法是:把神学重心放在被钉在耻辱十架上的耶稣身上。只有「透过苦难和十字架」,才能「理解上帝可见和显明的事物。」「十字架神学家是透过受苦和十字架来观察万事的。」他「把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试炼、受苦、患难 … 都视为上帝的作为,并不试图寻求明白这些事。」

基督的荣耀通过十字架上的受苦彰显出来。我们也当学习他的样式,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宾夕法尼亚殖民地创始人威廉潘恩有句名言:「没有荆棘,就没有宝座;没有痛苦,就没有荣耀;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冠冕。(No thorns, no throne; no gall, no glory; no cross, no crown.)」荣耀是在苦难背后。上帝的大能在软弱中表现出来;复活的生命在死亡中彰显出来。

人世间充满苦难。苦难中我们最大的疑惑就是:上帝为什么让这灾难临到我身上?我们在绝望中,不禁向上帝呼喊说:「上帝啊,你在哪里?」

「十架神学」不同于「荣耀神学」(theologia gloriae)。「荣耀神学」试图在上帝明显的事工、能力、荣耀(例如主荣进圣城)、智慧中直接认识他。

「成功神学」则是「荣耀神学」的一个变体。我们或多或少会受成功神学的影响,因此往往不「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太六33),却先求耶稣说:和散那,救我脱离疾病、贫穷、痛苦、和忧愁吧!但我们的王耶稣,并不一定按我们渴求的垂听我们,就像当年他并不按犹太人所愿望的,救他们脱离罗马人统治,使以色列国再次伟大一样。于是我们就失望,也就不再庆祝他的来临,反而抱怨说:「主啊,你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不帮助我?」我们开始怀疑,开始对我们的王失去信心。我们觉得耶稣并不关心我们,并不爱我们,并不遵行他对我们的应许。

但我们的王耶稣确实一直在关心你和爱你。他曾来为你的罪在十架上受苦受死,并从坟墓中胜利复活。他要救我们脱离罪恶、死亡、和魔鬼的权势,使我们得赦免、救恩、和生命。

耶稣今天,并每一天,来到我们这里,他应许永远与我们同在,在我们里面工作,为我们的复活和永世的生命做准备。他赐我们圣灵,在我们里面建立信心,使我们坚信他的圣言,并按着圣言过敬虔生活。

我们的王当然关心我们的疾病、贫穷、焦虑、痛苦、和忧伤(太六32),但他主要关心的,是我们的罪得赦免,与神和好。这样,我们虽然死了,却是活着;虽然病了,却很健康;虽然贫穷,却很富有;虽然仍是罪人,却是圣徒,是属神的,承受天上基业的。

我们是荣耀日(棕枝主日)和复活日的人,但却生活在受难日的世界里:我们渴望爱情,却以失恋告终;我们希望无病,却检查出来是癌症;我们盼望我们的宝宝健康,却生下来就是残疾 … 这是一个受难日的世界!

神学家拉青格有句著名的话:「十字架实际上就是上帝认同并参与世人痛苦的最清晰可见的地方。(Das Kreuz ist in der Tat der Ort, wo das Mitleid Gottes mit unserer Welt auf vollkommene Weise sichtbar wird.)」

确实,复活节即将来临,然而,我们只有在生活中经历了一些耶稣受难日,才能真正完全明白复活节深刻的含义和真正的力量。波提耶的主教福图那图斯,在他那首古老的受难周圣诗中,以其极富诗意的天才点出了这一点:

主因慈爱加冕,为万民王,(Love’s crowning power, that all may see,)

主藉十架得胜,统治万方。(He reigns and triumphs from the tree.)

这就是主作王的精意所在。

他的王权不是彼拉多以为的那种,也不是后来某沙漠民族以为的那种(那位一手教义,一手弯刀的「穆圣」)。他是王,但非属世之王,乃神国之王。他「是我们的和平」(新译本:弗二14),其唯一的道路是谦谦卑卑地从后门进圣城(棕枝主日),最后被耻辱地钉在十字架上(受难日)。幸好,这是一条走向复活的道路(复活日)。感谢上帝!

我们祈祷:

在这棕枝主日,让我们呼喊「和散那」:主啊,拯救我们吧!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的罪!主啊,我们为你降世为我们所行的一切拯救,把所有一切的荣耀、颂赞、和光荣归给你。在这接下来的受难期间,我们求你赐我们双耳,使我们愿意聆听你对我们要说的话。愿我们常把基督的十字架放在我们面前,意识到我们需把自己属肉体的本性钉在十字架上,让基督的本性移植在我们身上,使我们的生命不断更新而变化。我们这样祈求,是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阿们。

《无量荣光歌》


ALL Glory, Praise, and Honour  
一切荣耀、颂赞、和光荣

无量荣光和赞美,全归救世之君,
当年儿童的歌唇,和散那歌声震。

大卫王家的后裔,以色列人君王,
奉父圣名来世界,当受万众赞扬。

天使天军无量数,在天赞美主名,
受造万物和万民,在地高歌相应。

当初有希伯来族,迎主欢拂棕枝,
如今我众同恭献颂赞,祈祷歌诗

当年在主受难前,他们向主歌诗
如今在主升天后,我们奉献新词。

慈悲之主爱善良,从前悦纳他们,
恳求如今也接受,我众赞美之诚。

(副歌)
无量荣光和赞美,全归救世之君,
当年儿童的歌唇,和散那歌声震

 

Hosanna, hosanna,Hosanna in the highest

Hosanna, hosanna,Hosanna in the highest
和散那,    和散那 ,    和散那归于至高神

1/ I see the King of glory 我看见荣耀君王
Coming on the clouds with fire 驾着云彩而降临
The whole earth shakes, the whole earth shakes 全地震动
I see His love and mercy 主你用慈爱怜悯
Washing over all our sin 将我罪完全洗净
The people sing, the people sing 万民歌唱,万民歌唱

2/ I see a generation 我看见全新世代
Rising up to take the place 兴起要得着这地
With selfless faith, with selfless faith 放下自己,放下自己
I see a near revival 我看见复兴来临
Stirring as we pray and seek 全因祷告寻求你
We're on our knees, we're on our knees 我们屈膝,我们屈膝

3/ Heal my heart and make it clean 求医治洁净我心
Open up my eyes to the things unseen 开启我双眼,看见你心意
Show me how to love like You have loved me 教我如何来爱你的百姓
Break my heart for what breaks Yours 我要触摸你的心
Everything I am for Your Kingdom's cause 我所做一切,全为你旨意
As I walk from earth into eternity 一生追求你,直到天地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