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东方大学的神学家

Moscouniv_xm-chen1

前三张是莫斯科东方大学照片,最后一张是:高天锡院子全家与陈世义老师伉俪

Moscouniv_xm-chen
Moscouniv_xm-chen2

最后一张照片说明:高天锡院长全家与陈世义老师伉俪在即将离开的闽南神学院门前的合影

Moscouniv_xm-chen3

文中亚圣顿医馆的医学班,傅连璋是第二届。我爷爷陈广森是第六届,同样逃不过参加红军的厄运

Moscouniv_xm-chen4

十九世纪的中国,满清政府闭关锁国政策,与西方列强向海外殖民扩张的企图,发生了大碰撞。两次以鸦片为名发动的战争,令当时中国统治者尝到战败的滋味,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首先是1842年的《中英南京条约》,该条约规定: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为通商口岸,允许“租地”,开放自由贸易,史称“五口通商”。积弱难返的旧中国,在发达的西方资本主义的坚船利炮面前,节节败退,殖民地化程度大大加深。1859年签订的《中英天津条约》,除了继续扩大西方列强的在华利益之外,还加入了与宗教有关的条款:“英法人士可在内地游历及传教”。这恐怕是参与条约谈判、翻译的某些西方基督教传教士,所起的作用。把传扬基督福音,拯救灵魂的伟大事业,与侵犯他人利益的不平等条约捆绑在一起的举动,今天看来,不得不说是一个愚蠢的作法。这为几十年后,中国发生的反帝、反殖民主义的革命运动中,加入了“反洋教”的内容,提供了依据。

二十世纪初叶,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潮,在西方国家流传、发展,并在俄国得以具体实现的重要时刻。列宁的苏维埃政权建立之初,就着手进行,把共产主义向全世界扩张的动作。共产国际(亦称为第三国际)在莫斯科成立了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名称是:莫斯科东方大学。招收来自世界各地,主要是中国、日本、韩国、越南等国的青年骨干,以期在他们的国家发动革命,实现共产主义。1925年,为了纪念奉行“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政策的孙中山先生逝世,共产国际又开办了专门培养中国学生的中山大学。在该校就读和任教的人中,许多名字是出现在中国近现代史中的。如:王明(陈绍虞)、邓小平、蒋经国、乌兰夫、杨尚昆……。1928年 ,苏联将莫斯科中山大学与莫斯科东方大学中国部合并,改名为“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简称“共大”。

莫斯科东方大学在中国较早发动反帝、反殖民主义运动的东南沿海地区,即当年最早开埠的五口通商城市广州、厦门、上海等地,通过各种渠道招生。在这群追求真理、向往共产主义理想的报名者中,有一位名叫高天锡的年轻人,他来自福建的一个基督徒家庭。1922年,中国的共产主义阵营,已经吹响了“非基运动”的号角,宣布与有神论者势不两立。高天锡却登上了开往海参崴的货轮,用他一腔热血,拥抱共产主义。他顺利的进入了莫斯科东方大学,还有了一个俄罗斯名字:Medicinski(麦迪森斯基)大概是苏联老师给他取名字时正在吃药的缘故吧。

麦同学入学,已经是“共大”后期。修读了多少共产主义理论课程,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他遇到了第三共产国际解散、肃反运动,和王明在共大搞的“派系清洗”。麦迪森斯基同学遭到退学处理,在后来“交代历史问题”时,他也说过:是奉组织派遣回国,进行地下革命活动,但是与组织失去联系了。总之,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多了一个流浪汉,他就是高天锡。高天锡在十里洋场的上海,举目无亲,衣食无着,凭着年轻,在码头扛活儿,拉板车卖力气。就在绝望之际,他被一间教堂里传出的基督教赞美诗的音乐吸引,进入了他久违的教会。在美国长老会牧师的引荐下,高天锡进入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大学:华北神学院。

华北神学院是原齐鲁大学神学院院长赫士(Dr. Watson Hayes)因神学观点与自由派人士不合而辞职,于1919年在山东潍县成立的。华北神学院的宗旨在于为基层教会培养领袖,其生源并不局限于长老会,而是来自基督教各个宗派,地区则遍布中国十余个省份,乃至朝鲜与南洋。教职员中,华籍教授曾担任正副院长的有:丁立美、贾玉铭、张学恭、丁玉璋。毕业生中,成为日后中国教会栋梁之才者众,如:苏佐扬、谢友王、孙汉书……。

高天锡在华北神学院毕业后,回到了他的家乡福建泉州,在隶属于中华基督教会闽南大会的晋江金井教会担任牧职。中华基督教会是中国基督徒在二十年代的基督教自立、自理精神的影响下,由多个宗派教会加入,组成的联合教会机构。1927年成立中华基督教全国总会,首任总干事诚静怡博士。下属大会、区会。以江苏大会、华中大会、闽南大会等地的会务较为兴旺、活跃。因当时的政治环境,中华基督教会虽组成,仍不是中国基督徒真正独立自主自办,实权在外国传教士手中。

高天锡牧师在金井教会勤奋努力,不仅使教会诸项事工进展迅速,还收获了爱情。抗战胜利那年,他与毕业于上海中华女子神学院的蔡秀娴女士结为连理。蔡家是当地望族,家产颇丰,全家爱主,是金井教会的顶梁柱。(蔡氏兄弟姐妹中的三哥蔡詠春博士,亦是中国教会史上不可不提的人物,将专文介绍)。1946年,高天锡牧师得到教会资助,前往美国纽约协和神学院深造,专攻旧约。

由于得到“传教条款”的护航,地处闽南地区的漳州、泉州、厦门,是英美传教士最早进入的地区之一。其所属教会宗派为:美国长老会;英国长老会,和伦敦会(London Mission)。此三公会曾各自设立了,培训当地华人基督徒为日后牧师和传道人的学校。自1860起,英国长老会办的学校定名“回澜斋”,伦敦会办的名“观澜斋”,美国长老会办“寻源斋”。1907年此三所学校初次联合,开设初级道学为主的科目。1921年,美国长老会在漳州寻源中学,专门设立道学科,即中国现代神学院的雏形。1926年,三公会协同开办,圣道专门学校,分甲、乙两级,各以三年为期。选何希仁为校长,教员中有笔名“落华生”的许地山,日后成为著名“吕译圣经”的作者吕振中等。该校校舍初设于厦门鼓浪屿,1936年迁至漳州马公庙,属于伦敦会的土地上建筑校舍,正式定名:闽南神学院。

1949年,中国政权交替,又因韩战军兴,中美关系交恶,大部分英美籍人士纷纷离开中国。长期受外国宣教机构经济、师资援助的闽南神学院,面临人财两难的窘境。美籍院长卜显理,将院务交予中华基督教会闽南大会总干事吴炳耀暂代。吴遂急电在纽约协和神学院的高天锡,速返漳州,接掌闽南神学院院长一职。据了解,临危受命的高天锡牧师是中断了即将获得的神学学位,毅然选择返回祖国,以继续家乡神学教育事业。在回国途中,高牧师在闽南籍人士聚集的菲律宾马尼拉作短暂停留,在当地的“旅菲五金堂会会友团契会”(即金井、金潘、金沪、金衙、金村五个教会)及旅菲中华基督教会郇山堂、旅菲中华基督教会布道团等教会团体,宣讲闽南神学院的现况和需要,那些身在南洋,心怀家乡的闽南籍基督徒纷纷慷慨解囊,积极奉献,使得高牧师筹集到足够闽南神学院续办的资金,信心满满的回到漳州。高又邀请同在纽约协和神学院的妻舅蔡詠春博士,来神学院任教。但是,蔡博士已经辞去美国教会牧职,应燕京大学宗教学院赵紫宸院长的邀请,回到他的母校担任教务长工作。蔡詠春博士向高天锡牧师推荐了刚从燕京宗教学院毕业的陈世义、谢雪如夫妇,前往闽南神学院任教。高院长的到任,和一批受高等神学教育的教师的加盟,星散的神学生纷纷来归。其中有一位来自台湾的陈姓学生,应父亲之命,搭乘最后一班轮船,返回漳州,就读闽南神学院,他是从基隆港上船唯一的旅客。

处在“小阳春”气氛中的闽南神学院师生,遵中华基督教会的号召,积极参加“三自革新运动”,与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划清界线。在全国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热潮中,麦迪森斯基同学,识时务地在神学院里办起俄语教学班,以满足社会各界人士学习俄语的要求。在一片товарищ(俄语:同志)的称呼中,麦同学似乎有时空穿越的感觉。

1951年冬,高院长出席了政府在上海召开的华东地区神学教育工作会议。会上决定华东十一所神学院合并,在南京成立金陵协和神学院。1952年11月,高天锡院长,结束了前后历经九十余年的闽南神学院,率领一部分经有关部门挑选的师生,北上南京,来到金陵协和神学院。由于是十一所神学院合并而成,院长是钦定的丁光训,其他的院长们都担任了副院长、教务长、总务长,及各委员会负责人的角色。高天锡任崇拜委员会主任,兼教希伯来文。

时至1959年,中国大地经历“三面红旗”的极左狂潮。有人喊出“消灭宗教,早日实现共产主义”的口号,温州宣布实现了“无宗教区”。金陵协和神学院风雨飘摇,人心惶惶。经组织安排,神学院的大部分师生迁移到了中国西部的新疆落户。当时美其名曰: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参加边疆社会主义建设。南京统战部和神学院领导,还煞有其事地开了欢送会。令人不解的是,解放后一贯积极参加各种政治活动的高天锡,这次却不在支援边疆的队伍中。文革来临了,红卫兵占据了金陵协和神学院在南京大锏银巷13号的校园,这个院子上一次被占,是日军入侵南京,被日本宪兵队征用。高天锡与其他几位神学院的留守人员,在红卫兵的监督下,烧毁了所有的圣经和神学书籍。他与另一位神学家陈泽民牧师,被关进神学院教学楼地下室,直至与神学院全体员工一起,押送到郊区的青龙山农场。此时的高牧师老矣,他每天的工作是照看一头老黄牛,牠与当了“牛鬼蛇神”的他,相看两不厌。

这时,不断地有外地来的调查人员,找高天锡询问关于莫斯科东方大学的情况,因为当年的那些同学,都是身居海峡两岸的“要人”。我似乎明白了,为何麦迪森斯基一直在某种势力掌控中的原因。高天锡终未能看到1980年金陵协和神学院重新开门招生的那一天。从共产到基督,由战士变牧者,从天堂掉地狱,生命的轮回,神学家魂归故里。

-陈宣明-

17 thoughts on “莫斯科东方大学的神学家”

  1. 博尔塔拉忆往 二十二(上)
    记中国最后一位基督教救世军军官吴兆祥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距离南京市繁华的新街口不远,有一条幽静、整洁的小街,名叫大锏银巷。这个巷子的13号的院落里,有几座被银杏树环绕着的灰色建筑,平日人迹罕见。一九五二年,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指示,华东地区十一所神学院合并,在这里成立了“金陵协和神学院”。一时间,来自各地的师生,操着不同方言,身着各式装束,熙熙攘攘,欢声笑语,为了追求真道这一共同目标,聚集在这个不大的校园里。在这群人里,有一位北京来的学生,被同学们称作“军官”。他人长得英俊挺拔,皮鞋与头发都收拾得锃亮,身着一件咔叽布的美军夹克。他的名字叫吴兆祥,是服务于北京基督教救世军的军官,被教会派来进修神学。

    这里要与读者们一起补习一下有关救世军的背景情况。百度百科这样记载:The Salvation Army,中文名称基督教救世军,是一个于1865年成立,以军队形式作为其架构和行政方针,并以基督教作为信仰基本的国际性宗教及慈善公益组织,以街头布道和慈善活动、社会服务著称。它有一个称呼,为“以爱心代替枪炮的军队”。它的创办人希望能够把基督教传给穷困的人,并透过了解穷人们物质及心灵之需要来给予帮助。其国际总部位于英国伦敦,在全世界有几千个分部,分布在大约七十多个国家。

    救世军的传道人、牧师都有军衔的,从少尉、上尉、少校…..乃至大将。我不知道吴兆祥在救世军里具体是什么军衔,但军官是肯定的了。吴军官在学业上如何,我不知道。但他肯定是那届神学生中,收获最大的。在学期间,这个北京帅哥获取了一位江南女子张丽贞的芳心,并且在丁光训院长和神学院师生们的祝福中,在学校举办婚礼。然而,蜜月还没度完,一场遍及全国的政治风暴,令各地的教会活动萎缩,大量教职人员生活无着,神学院也面临关门的境地。

    这时,神学院师生得到一个也许是好消息的消息。国家六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处理城市闲散人口的通知》,要将解放以来,历次运动中清理出来的,不适宜继续留在城市里的人口,有序地安置到国家边远地区。有战略眼光的吴兆祥,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方式,边疆地区需要人才、知识,且“天高皇帝远”,政治斗争的力道不太强。于是,在有关方面的协调下,金陵协和神学院师生,加入了“支援新疆社会主义建设”的大军,吴军官是这支队伍的副队长。

  2. 博尔塔拉忆往 二十二(下)

    记中国最后一位基督教救世军军官吴兆祥

    一九五九年,春寒料峭。金陵师生及家属近百人,登上了西去的列车。火车走走停停,最后停在了正在建设中的兰新铁路最西端:尾垭站。金陵支边大军换汽车,继续向新疆首府乌鲁木齐进发,沿途风光虽美,但身怀六甲的张丽贞却无法欣赏。只听吴队长不断地鼓励妻子:要坚强!坚强些!终于坚持到把孩子生在了乌鲁木齐的医院里,给她取名叫:吴坚。

    金陵师生在新疆自治区党校受训三个月后,被当作国家干部,派到基层部门工作。吴兆祥夫妇分配到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温泉县,距乌鲁木齐600公里,距苏联边境不足30公里。在乌鲁木齐受训期间,一天吴兆祥上街,在大十字的明德路,看到矗立着一座十字架!原来是国民政府的张治中将军,在受派来新疆处理“三区革命”事件时,自己出钱买了这个人称“九间半房”的建筑,请西北灵工团的人,办起了“迪化基督教会”,直至今日。吴兆祥陷入了沉思:刚刚才向党表示,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却又看到了熟悉又亲切的家人……这个星期天,吴兆祥偷偷地溜进了明德路,看见好几位同学都来了。大家心照不宣,各自暗暗地祷告:主啊,你必不离弃你的儿女!多少年后,当吴兆祥又踏进这座教堂,他已是全新疆闻名的吴长老了。

    一辆马车把吴一家拉到了温泉县外贸局大院,张丽贞当会计,吴兆祥担任业务员,向牧民收购羊毛、牛皮等,供加工后出口。为了报答政府给出路,知人善用的作法。这两口子勤奋工作、克勤克俭、善待他人,在当地是出名的“老好人”。

    六十年代的这场政治风暴,是史无前例,而且无死角的。已经担任县外贸局副局长的吴军官,在劫难逃。他怎么解释基督教救世军不是“反动军队”,可是祖国边陲小城的人,怎能相信?连知识水平高的上海,也把天主教的圣母军当作“反革命军队”斗倒斗臭啦。文革后期,吴兆祥被释放出来。我禁不住问他:你那件证明你是反动军官的美军军装是怎么回事嘛?吴军官苦笑着说:那是年轻时候爱炫,从地摊上买的旧货嘛。对了,经历了平津战役、淮海战役,民间流散了许多除了武器之外的美国军用物资。这几年我看电影《拯救大兵瑞恩》,汤姆汉克斯屁股上挂的那个军用水壶,我小时候也有一个,带帆布套的。

    在吴兆祥获得彻底平反,恢复县团级职务之前,与他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的老伴张丽贞,却没有能够熬到这一天。痛苦、失落时刻噬咬着他的内心,吴兆祥想起了他在明德路教堂里的祷告,想起了他在救世军里服务的光景,这是他入党以来不曾有过的感觉。他走进了博乐基督徒聚会的地方,他记忆深处的圣经知识,和属灵经验,如同活水源泉流淌。他不但在所居住的地方参加聚会,还应邀在新疆许多的教会讲道、施洗,成为远近闻名的吴长老。但是,在我的心里,他永远是一个有军衔的救世军军官。应部分读者的请求,我删去了吴老晚年的照片,我本意是想唤起大家对垂垂老去的前辈,多一些爱怜和敬意。但愿我自己能够接受垂老的样子。“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3. 博尔塔拉忆往(十五)

    我心目中的男神何义纯。

    诸位看官莫要以为我用错字眼,这里要回忆的这位老人,是我自小以来就十分敬佩的男子汉,何义纯叔叔。他刚刚在新疆去世了,走完了他荣神益人的人生道路,却依然遗爱于博尔塔拉山水间。

    何叔叔出身于安徽一个乡间教会的牧师家庭,自小立志以传道为业,考入南京的金陵神学院深造。不意五十年代那场政治风暴,把他和五十多位神学院师生送到了新疆。他们与全国人民一样,以极大的热情,将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到祖国边疆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年轻的何义纯被派到偏僻荒凉的博乐友谊农场,任场部秘书。记得是1961年的冬天,天灾人祸的大饥荒已经在中国大地上蔓延。他奉场领导之命,送几只野鸡给州党委书记尝鲜。何叔叔路过我家,想顺便探望我父母亲(曾是他的神学院老师)。当看到面露饥色的孩子,他不由分说从马鞍上解下两只野鸡,我和妹妹只顾好奇地摆弄那美丽的羽毛,在一旁的妈妈早已泪流满面……。

    何义纯以他的纯真、诚恳和工作热情,赢得了广大群众的爱戴。当时的党领导,也没有把基督徒当作洪水猛兽,而是知人善用,让这位德才兼备的知识分子干部,由前进牧场场长,进而担任温泉县委书记,博州卫生局局长,老年大学校长。诚然,在当今这个社会里,若要当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不加入共产党是不可能的。根据党章规定:党员必须放弃任何宗教信仰。何义纯在形式上,一定得这么做。但是,基督教“爱人如己”的精神,贯穿了他的一生。

    全国政协副主席丁光训主教,多次在国内外的许多场合表示:中国的基督教,要解决如何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问题。如果说,真的能够做到这些,何义纯是最先实践的人。何叔叔,你歇息了人间的劳苦,在天国继续关爱我们吧!

  4. 这两篇文章有一个共同点,文中主人公都入党了。我本来是想展开讨论:为什么马列主义党要逼其成员,在宗教信仰与党籍之间,二者选一。后来我考虑到,咱们海外金陵校友,没这么大胆儿,我就不在这儿给大家添乱了。

  5. 陈老师您好,谢谢您在这里的分享。我是杜克大学三年级的博士生,研究中国基督教史。因为毕业论文的缘故对蔡咏春博士的生平思想很感兴趣。若您对其人有所了解,或是有相关的历史材料,能否请您与我联系?万分感谢!

  6. I know this site offers quality dependent content and other information, is there any other site which presents such data in quality?

  7. If you wish for to obtain a good deal from this post then you have to apply these strategies to your won webpage.

  8. Whats up very nice website!! Man .. Beautiful .. Wonderful .. I will bookmark your site and take the feeds additionally…I’m glad to find a lot of helpful info right here in the post, we need work out extra techniques in this regard, thank you for sharing.

  9. What’s Happening i’m new to this, I stumbled upon this I’ve discovered It positively helpful and it has helped me out loads.

  10. Great blog here! Also your website loads up very fast! What host are you using? Can I get your affiliate link to your host? I wish my website loaded up as fast as yours lol

  11. I am regular visitor, how are you everybody? This paragraph posted at this website is genuinely good.

  12. Hmm it appears like your site ate my first comment (it was extremely long) so I guess I’ll just sum it up what I had written and say, I’m thoroughly enjoying your blog. I as well am an aspiring blog blogger but I’m still new to everything. Do you have any recommendations for inexperienced blog writers? I’d certainly appreciate i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