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大儒赵紫宸

35 thoughts on “神学大儒赵紫宸”

  1. 赵紫宸(1888年2月4日——1979年11月21日),中国基督教新教神学家、宗教教育家,是翻译家赵萝蕤的父亲。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历任东吴大学文学院院长、燕京大学宗教学院院长,又曾担任1948年8月普世基督教协进会成立大会的6位主席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任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北京燕京大学协和神学院、江苏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教授。在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其信仰立场和为吴晗、邓拓、廖沫沙、翦伯赞等人仗义执言而遭到迫害,在孤寂中度过余生。

    赵紫宸是中国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神学家之一,中国处境化神学的早期缔造者,也是中国系统神学的最早倡导者,在西方基督教界享有较高声誉,被誉为向东方心灵诠释基督教信仰的首席学者。其著作《基督教进解》《从中国文化说到基督教》《炼狱记》等皆被收录到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五卷《赵紫宸文集》中,《民众圣歌集》《圣诞曲》和《普天颂赞》等宗教音乐作品被收录在《赵紫宸圣乐专集》中。其作品《神学四讲》入选商务印书馆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第四辑。

    以下为赵紫宸先生回忆正文

    本文是一篇回忆录,虽力事准确,总难免带些主观的色彩和回忆者最近立场和观点的反映。

    在这里所述的,是从1926至1951年的情形。我把这二十五年分作四个时期:以1926至1937年为初期;1937至1945年为蛰伏期;1945至1948年为强求发展期;1949至1951年为挣扎图存期。

    1926年至1937年

    一、宗教学院的形成

    燕京大学宗教学院是由美以美会的汇文大学神学馆(即汇文神科大学)和公理会的华北协和道学院等机构合并而成。1919年司徒雷登初为燕京大学校长之时,它就成了燕京大学神科。1926年燕京大学迁入海淀新校址,神科即改名为宗教学院。它是燕京大学整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文科、理科分化为文学院和理学院,为大学程度的教育机构。而宗教学院呢,在大学中的地位虽与文、理学院相同,却招收大学文理科毕业生为学生。从理论上说,该是一个有研究院程度的学术机构。实际上,虽然当时宗教学院院长刘廷芳等野心勃勃,大事铺张,宗教学术研究却是谈不到的。学院内不仅没有能够从事研究学术的大学毕业生,而且简直不存在什么“学贯天下”的教师。

    不过,宗教学院在燕京大学之内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大学原是美国教会借以发展在中国的传教事业的工具,宗教学院直接担任着大学范围内的宗教生活和维持宗教气氛的责任,当然可以在大学里耀武扬威,大有发言的权力。刘廷芳、洪煨莲等和司徒雷登决定要把宗教学院的理想和精神渗透整个大学,办法是让宗教学院的教授们都在大学的文科、理科里兼任教授。这还不算,1926年洪煨莲是燕京大学文理科科长,另一位宗教学院教授当宗教学系的主任。迁到海淀新校址之后,大学里组织了一个“燕大基督教团契”,专任主持师生员工的宗教上的种种工作。宗教学院里的教授当然在团契里担负重要的职司,有的当司教,有的当教员部主任,有的协助讲道和宗教学习班。大学附近的小教会不能适应知识分子的宗教要求,人们索性把它撇开,把团契当作了教会,自封自立地制造出一套规章制度,为要求进教的大学师生职工施洗礼、设圣餐、开堂宣教、举行礼拜。

    在大学的行政会议和教务会议上,宗教学院的院长、教授都占重要的位置。宗教学院教授的阵容表面上也相当整齐。在简章上(当时的简章是用英文写的)教授们都有硕士、博士等等长长的头衔。不提头衔只提名字就有刘廷芳、洪煨莲、司徒雷登、李荣芳、赵紫宸、简又文、许地山、徐宝谦、王克私(瑞士籍)、大懿嘉(英国籍)、柏基根(爱尔兰籍)、范天祥(英国籍)、陈垣、吴雷川、巴狄德水(美国籍)、寇润岚(美国籍)、诚质怡等。在这些人中,有好几个已经是在中国教会范围内的闻人。院长刘廷芳和后来继任当院长的李荣芳、赵紫宸都继承一种名师主义,用简章上挂名的大名鼎鼎的先生们去号召教中的青年,让他们对于燕京大学心向往之,心诚求之,而争取来当学院的学生。

    中国当时的政治形势正在剧变,有志的青年都在关心国事,不会愿意把自己埋没在终身宣传基督教的工作中。拿教会大学中“书香门第”、“高门大户”的子弟来说,他们自有他们的出路,即使进了教,也不会想去做传教的牧师。尤其是教牧人员的子弟,若不是为宗教狂热所感染,也很不容易想作教牧工作。在这时期以前,中国社会给青年的出路少,教会给他们的报酬还有诱惑性,教会高等学校的学生在宗教狂热的驱使下,曾经有全班毕业生投入教会工作的。时代逐渐变易,这种情形也改变了。牧师的儿子看到父亲一辈吃不饱、饿不死,自然要向教会外面找机会;只有才力低劣的,才“绳其祖武”,“不改于父之道”。而绝大多数牧师也心里有数,嘴里把儿子献给上帝,事实上“听其所之而止焉”。因此宗教学院要找受过完备的大学教育的成绩优良的学生,真要“踏破铁鞋”去搜求。

    招得稀稀疏疏的几个学生,给他们灌输了一些中国所用不着的东西,且不问所灌输的是不是毒害他们的东西,即使让他们毕了业,得了神学士学位,教会里也没有容纳他们工作的地位。第一,教会不能供给像样的薪金,也不能让他们在教会内高出老教牧人员而骑在他们头上。第二,毕业生们总不免趾高气扬,信众们实在不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好处。抽象的道理,不要说在教会里,就是在社会上无论那个角落里都无用处。

    这些道理,宗教学院的教授们并不曾研究过,也从来不曾讨论过,一开始就糊里糊涂举办了一个美国人拿来的大学范围内的神学院。没有学生,就由院长亲自出马,游行长江南北,招诱教会大学中行将毕业的青年,有一个收一个,不举行考试,不考究成绩的高低,所学的是文、是理、是工、是法都不问,只要有教会负责人一封介绍信和学生所毕业的学校一封证明书,连同四年分数单,要入宗教学院的男女学生自然而然地就入了院。付不起燕京大学所定的学费膳宿费,自有助学金在那里预备着给每个学生一年三百块的“恩赐”。所收的学生难得有几个人够得上作一些研究工作的。

    教会里面不需要宗教学院的毕业生。宗教学院不能不设法派他们做教会大中学校宗教教育的教师或干事、男女青年会的工作人员、基督教文字机关的译员或写作者。这样的人才,能为在中国的教会做些什么,宗教学院的“名师”们从来也不曾考察过,只让他们去传播他们所学的那些洋东西,使之发生“浸润之渐”的影响。自然,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正如耶稣所说的,“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

    那么,燕大的宗教学院究竟要干什么?翻开旧章程来看一看,它的宗旨是要“以耶稣基督的人才供给中国教会,要教育他们,使他们在圣艺上(即宣教艺术上)得有熟练的技术,也曾爱他们优长的遗传,了解我代经学神学方面的思想的发展,明白最新的与宗教真理有关的哲学和科学潮流,清楚地同情于所有要使全世界信众团契得以进一步实现的努力,使他们有志向有才能,能够助成一个真正的中国教会的建立,能够对于教会为时代所需要的社会、经济、政治和国际的主张与使命抱有热情;对于彰显上帝大能,使诸凡信者得到拯救的基督的福音,拥有活生生的、日益精深的个人经验;对于服务他们的国家和他们的上帝的至上的机会,怀着志向,愿将所有热情和生命力投入宣传福音的事业之中”。(这些话不大像中国话,因为它是从1926至1927年宗教学院英文简章上翻译过来的。)到了1932年,简章上关于宗教学院宗旨的话,调子压低了不少。高调是刘廷芳做院长的年月里唱给美国教会听的,在院中其他的教授们看来,实在有些大言不惭。压低了调子的英文简章里说:“学院的宗旨是要通过本院所教育的、有着生动的个人基督教经验的、有着进步的教会意识的、有着要求个人和社会重生的热情的、有着历史感、科学态度和方法的男女,为中国助成基督教思想和基督教生活的基础的奠定”。至于什么是个人的基督教经验,什么是进步的教会意识,什么是个人和社会的重生,什么才是历史感,什么是科学态度和方法,谁也没有清楚的概念。什么是基督教的思想基础,基督教的生活基础,尤其是莫名其妙。

    说到这里,若问一问宗教学院师生的生活如何,我以为只有一个回答:松懈得很!学生与大学学生住在一个宿舍里,他们感动不了大学学生,大学学生却能转移了他们。“圣善”不能变移“世俗”;“世俗”却大可以变移“圣善”。

    据司徒雷登的看法,宗教学院学生在大学里有机会扩展心境,延长眼界,不至再为宗教关门闭户的狭隘所限制。果然,学海思潮撞击着宗教信仰,人就不迷信了,人一不迷信,热诚也就烟消云散,宗教也就没有作用了。司徒雷登对于这点不是不了然的。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对于宗教冷冰冰,对于美国式思想与生活倒反而会热腾腾的。

    论到宗教学院的生活,当然是宗教生活。大学里每日有朝会(就是早礼拜),宗教学院参加了这个,学院里就不必有适合于神学生特殊需要的早礼拜。每晚学院里该有晚礼拜,但是教授们散居在燕东园、燕南园、朗润园,谁也懒得晚上临睡前出来领导学生做晚课。一切听其自然。到了礼拜天,燕大基督教团契主持大学礼拜,宗教学院也就参加在这个礼拜里头。学生实习可以到工人礼拜方面去试做,不然,还可到城里教堂里去服务,由教会方面来领导学生,不用学院中的教授去费心。老子的“道法天”、“天何言哉”,庄子的“逍遥游”、“优哉游哉”,正是燕大宗教学院的写照。宗教学院到底要干什么,谁又知道?

    在思想学术方面,教授们无不侃侃而谈,夸夸其谈。刘廷芳要以基督教中现代派的开明思想在宗教方面发展一个“燕京运动”。学院内受了美籍哲学教授博晨光的影响,有一个时期讨论着放弃圣经旧新两约中的旧约,而以中国文化中古圣先贤的圣训代替之。基督教既然无所不包,当然可以与中国文化遗传冶于一炉。可是教授们知道旧约里讲些什么,却不了了于中国文化的底蕴,而动不动就提中国的遗传。自然,上帝是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的,所以神学教理只能以耶稣基督为中心。上帝本身不过是所谓真理,不过是理想,心向往之,人的精神就会提高。整个学院都不知道上帝究竟是否存在。至于爱人爱主的口头禅,依然是乱坠的天花;博爱、平等、自由,原无须乎实在的内容。

    在学术方面似乎没有什么可说。教授们写了一些不带研究性的书籍,学生们交来了一两篇尚可接受的毕业论文。洪煨莲所希望写的中国教会史停留在希望的影子里,我自己的著作只有《圣保罗传》还可以当一件小东西,学术虽然谈不上,杂文和小作品在基督教教会里倒产生了不少影响。在学院的初期,北京有一证道团,刊印了一种月刊叫做《生命》,由刘廷芳主编。后来北京的开明基督徒知识分子又刊印了一种周刊,叫做《真理》。过一个时期二刊合一,变了《真理与生命》,由我主编,延长到抗战之前,大约有九年光景。胜利之后,《真理与生命》变成了上海出版的《基督教丛刊》的一部分。这是后话。在这些刊物上,和在刘廷芳独办的《紫晶》月刊上,宗教学院发布了大堆大堆的燕大气氛的基督教美国现代派思想。

    教授们在思想上大致相同,在末节上往往七嘴八舌,莫衷一是。司徒雷登在宗教上并不认真,不知为了什么,他要宗教学院维持着大学的基督教性质,为大学高举着一种谁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基督教哲学,一种如他说的“燕京大学哲学”。他要宗教学院的教授们担负影响非基督徒大学教授与学生的责任,引领他们信奉耶稣。这是千难万难的责任。叫神学家、经学家们怎样把自己摸不清的道理讲给大学教授和学生们听,而深深地感动他们呢?在勉强而行之的气氛中,他们和大学中的信教教授们开一两次讨论会,聚聚餐,也就吹了。有时候,院内的教授们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组织了祈祷会,大家跪下来祝告上天。一两个人做了祷告,大家跪在地上死静,似乎不是味儿,所以这种作法也成了不验的神方。总而言之,宗教学院里的教授们,没有一人领过一个大学教授或大学学生来请求入教,申请领受洗礼。

    在讲“爱主爱人”的宗教学院里,“爱”是过不了实验的关的。洪煨莲与刘廷芳好像是死对头,二人各以不同的方法拉拢自己的帮手。我受不了洪教授的优越感,也当不起刘教授放在我身上的期待。谁都不听,又不免得罪了人。在华籍教授方面,每个人与我,我与每个人,都有一些或显或隐的矛盾。爱的团契只是梦幻泡影。西籍教授方面,则美国教授巴狄德水和英籍教员伍英贞又是死冤家。偶然间,这个给我露些口风,那个给我落几点眼泪。有一次,徐宝谦教授设法请了司徒雷登作刘廷芳与我之间的调结人,谈了两个多小时,强弱悬殊,自然一场无结果。这种状况弄得司徒雷登喟然长叹,说道:“中国人是多才多智的,但总是一盘散沙,三五个人在一起就是个不团结”。

    二、宗教学院是怎样萎顿下去的

    在燕京大学组织中,首屈一指的宗教学院,不数年间就萎顿了,只是苟延残喘地存在着。它正“嫩蕊商量细细开”,却不道“妒花风雨便相催”;而这个“妒花风雨”,就是表面上力图宗教学院发达的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1929年燕京大学在许多教会大学中,领先向国民党政府请求立案,一方面通过教育部佥事、后来的教育部常务次长吴雷川向国民党政府说明,大学范围内有一个宗教学院,但不请求立案,让教育当局眼开眼闭,容许宗教学院在实际上存在下去;另一方面,将大学文学院中的宗教学系解散,把一部分宗教课程分布在文学院各学系中,作为选修课目。这样,大学里减少了一位以宗教学院教授担任的系主任。在大学方面兼任教课的宗教学院教授们则原封不动。宗教学院的学生依旧混在大学学生之中,与他们共食堂、同宿舍、合学生会。在教授会议中,虽没有宗教学院的正式代表,宗教学院院长和几位兼任教授依然占据席位,不过不大争取发言而已。在大学行政会议里,宗教学院院长以大学一分子的资格出席会议,偶然亦说说宗教学院的事情。不过立案之后,情形变化了。

    一方面文、理、法三个学院各求发展,须要增加教师人数、课程数量和经费的数字。宗教的课程不得不逐渐收缩,勉勉强强地躲在文学院的英文系、哲学系、史学系里,“为耶稣基督的真理作见证”。宗教学院则“人要争气气不争”,学生人数既寥寥无几,“研究”程度又不如大学中硕士待位生的高深,在中国社会上发生不了什么影响。教师多,学生少,不得已增加了专修生、特别生、短期生,使他们包裹在稀零零的几个大学毕业生的周围,壮壮他们的精神。一位教授教两三个学生,在经济上的确不是好生意。司徒雷登就在急于发展文、理、法各学院的思想之下,拿出了压缩宗教学院、让它不死不活的主张。从长远的眼光看,又从教会深切的需要方面看,自谓爱上帝奉基督的人应当排除众难,培育宗教学院这枝幼苗。司徒雷登若在宗教信仰上,为道理热心,为什么偏要扩大燕京大学在中国学术界、中国社会上的势力,而偏偏让宗教学院黯然神伤呢?恰恰在这时候,美国来了一个严重的经济危机,要为燕京大学在美国有钱人中间募集捐款,高积基金,是十分困难的。所以在不得不开展的方面,只求勉力维持;在可以减削的方面就决定收缩,借以减少常年经费。宗教学院当时有多少基金,似乎只有司徒雷登自己知道。据说美国人捐钱是要在中国宣传基督教,救中国人的灵魂;据说司徒雷登利用宗教学院的名义,在美国募到了不少钱;该为宗教学院用的款子,而投入了大学其他方面的用度,也违反了捐款人的主意。在大学里常有人说,宗教学院财用充裕,产业丰富,有一座宁德楼,又有一个宿舍,又有不少教授们的住宅。1932年是我的休假年,徐宝谦作宗教学院的代表院长。他觉得宗教学院经济方面的情况不佳,坚决要司徒雷登说明宗教学院是否有这些财产,要他一个明文的规定,免得日后事情不好办。这使司徒大为不快,几次交谈,毫无结果。我复任后也婉言询问,只是不敢撩虎须、扑虎头。司徒雷登在立案后,虽然不做校长,却做了所谓“校务长”,势位权力并不曾减削了一丝一毫。他是“民主”不过的,他是主张“自由”的,而决定权,至少在宗教学院里,是他一人掌握的。他使宗教学院在一切方面与大学混在一起,宗教学院似乎占了莫大的便宜。在院务的管理上,经济的出纳上,房屋宿舍的分配上,一切一切都由大学总务财务方面、在司徒雷登的指使之下代办,不用费学院丝毫的心。一旦有变,宗教学院除了指定的一座宁德楼之外,其他可以于旦夕之间一无所有。

    经济要缩减,司徒雷登就向宗教学院开头刀。宗教学院每年预算中最大的开支是中国教授们的薪金。一个教授的薪金一年就是法币四千余元。西籍教授全是宣教士,薪金由其所属差会发付,学院不用费一文钱。拉几位西籍宣教士来填补中国教授们的缺,宗教学院就可省下一大笔钱来转移给大学用。司徒雷登对于要用而可用的人们是礼贤下士,十分“谦和虚心”的;对于曾经得用,但可以不再用的人,则一脚踢开,等于出售废物一样。他把新约副教授、一位老实忠厚的诚质怡先生推到金陵神学院里去。许地山是燕京宗教学院的毕业生,又是牛津大学文学学士,曾经研究人类学,对于宗教比较学是一个出色的学者,他看情形不对,在院内的功课不多,不得已想到香港大学去执教鞭,司徒雷登求之不得地把他送走了。徐宝谦是机警的,自己想到江西黎川去作农村工作,司徒雷登自然十分赞成,以后也不再提要请他回来了。洪煨莲掌握着文学院的历史系,又把哈佛燕京学社的工作拿在手里,金蝉脱了壳;只在学院的预算里占据了他六分之一的薪水①。我自己是被告老回国的美国宣教士贾腓力指定设宗教哲学讲座的人,又是当学院院长的中国人,用不着挪动。此外尚有一位教龄最长、年纪最大的老教授、希伯来文专家李荣芳。司徒雷登说用不着他,决定要把他送给金陵神学院。他说燕京大学宗教学院是要发扬中国文化遗传,研究基督教学术的,而一位希伯来文老教授却必须轰出去。我与洪煨莲、刘廷芳向司徒雷登挽留李荣芳,从晚上八点钟争到早晨三点钟,没有能改变他的决心。第二天早晨,我独自与司徒雷登争辩,说明我不能放走李教授。学院不成其为学院,我亦不能再作下去。若学院留住李教授,我愿将我的薪金分一半给他。司徒雷登这才改变了决定,不让我分担李的薪金,勉强将他留下。从此之后,学院中仰仗西籍宣教士和大学中受到排挤的西籍教师们担任功课,中国教授就寥寥无几了。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全国动荡不安,北方的政局尤其不稳定。宗教学院不但没有发展的可能,而且有全部被取消的可能。正在这几年里,金陵神学院前院长美国人饶合理,在两位美国百万豪富的老处女身上用了工夫,得到了出人意表的收获。老处女姊妹双双地亡过了,在遗嘱上将一部家产赠给金陵神学院,据说有一千二百万美元之多。有人说没有那个数目,但无论如何是金陵神学院永远吃穿不尽的。燕京大学宗教学院从此就千方百计,想法子要它“分我一杯羹”。可是,方法用尽,一文未得,这是后话。

    金陵神学院既然于一朝夕之间成了暴发户,尽可施展本领,把我们这个可怜的宗教学院消化在它的肚子里。不少美国人士觉得在中国的传教事业中,用不着两个高级神学院,燕京宗教学院实在不必再苟延残喘。正在这个当儿,美国教会方面派遣了一位宗教教育专家、耶鲁神学院院长魏格尔到中国来察看神学院和宗教教育在中国发展的实况。在察看的程途中,魏格尔自然要到宗教学院来看看。他与司徒雷登决定了什么计划,学院里似乎没有人知道。在学院为魏格尔开的座谈会上,思想倒相当接近,也许是因为司徒雷登从中暗示的缘故。大家以为宗教学院是燕京大学的一部分,既当继续在大学里维持大学的宗教气味,又当发挥它现代派的自由思想,以与金陵神学院的正宗派、教会派作一个双峰对峙的存在。也许因此还可从金陵分到一些油水。就这样,宗教学院的继续存在得到了肯定。据司徒雷登的意思,燕京大学的宗教学院还是有发展前途的。实际上,人们并不觉得现代派、自由派与正宗派、教会派有什么对峙的必要。除了金陵能掌握教会的人才和思想,燕京能勉强影响些“民主个人主义”知识分子之外,在建造中国教会方面,用不着两个花钱很多、学生很少的神学机构。对于司徒雷登来说,宗教学院不过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他果然是为了合乎“现代思想”的开明基督教费心么?还是把宗教学院留下,当作发展大学的工具,去推广美国在中国的“友谊”影响,使他在发展他的事业中更有便利?

    1937年至1945年

    在抗战时期,宗教学院只是蛰伏,没有多少值得叙述的事情。1937年7月7日,日寇发动侵略中国的战争。日本与美国在那时还彼此莫逆于心。司徒雷登很快地得到了日寇军方的“谅解”:燕京大学不抗日,日军也不干涉学校内部的工作与生活,学校照常开办,宗教学院也照常开办。中国教授们在无法向后方转移的困难中,只得权且住下,埋头教学。抗战初起,我向司徒雷登探听美国对于中日战争的意向,要知道与我们有着“传统友谊”的美国如何援助我们,并且援助到什么程度。司徒雷登对我说:“一个国家应当自卫,自己去打自己的仗,另一个国家是不能代替它去打仗的”。那么,为什么一个国家应当自己办教育,另一个国家却来为它开大学呢?这就成了一件费解的事情。有一天,天气晴和,早祷之后,司徒雷登从楼梯上下来,与我并行,说道:“这样的时节,我们能在美国旗的保护之下平静无扰地开学校,是很幸运的”。这样的话是有心人说给没有心肝的人听的。司徒雷登对待他所雇用的人,在他得意忘形之时,就是这个样子。后来,珍珠港事变发生了,十几位教授被日寇逮捕入狱。狱中风闻日寇当局要燕京复学,司徒雷登因此要教授们回校教学,借以保卫学校,使学校设备不被日军糟蹋。这虽是传言,狱中的教授们不免心中烦愁。司徒雷登看中国“士大夫”的名节,比保卫美国人在中国的一小部分设施还大大的不如。胜利之后,每个坐牢狱的教授讲师却都得到了一千美元的赏赐!

    卢沟桥事变到珍珠港事变之间的一段时间里,宗教学院教授一大部分留着教学,一个小数目的正式生与特别生留着受教,生活只在没有进步的圈子里旋转。除了基督教团契的学生小组缩小,在祈祷唱诗间磕牙以外,一切活动都停顿了下来。工作日程几乎天天是一样的。1938年年终与1939年年初,基督教国际宣教协进会在印度马德拉斯邻近的坦巴兰召开了该会第二次世界性会议。我应邀赴会,于1938年秋季出发,乘机到昆明一行,看看后方的抗战情形。1939年我回燕京,是年秋季是我第二个休假年,我与香港安立甘会会督何明华相约,到昆明去向逃难学生讲道一年。因此在1937年至1941年12月8日这一段四年半的时间里,我在宗教学院的日子不过是两年光景。1941年12月8日燕京十几位教授被日寇宪兵抓去,先投入宪兵队拘留所,后送入日寇军事监狱,我是其中的一个。从那时到1945年8月15日,宗教学院几乎是旧约里所说的在示阿勒里存在着。(示阿勒是古希伯来人的阴间,其中的鬼魂只有一个影子似的,似真非真、似假不假的存在。)

    1945年至1948年

    胜利之后,在1945至1948年这三年半时间里,燕京大学恢复了旧时的状态,经过了一系列的变更。日军一投降,大家欢迎司徒雷登从外交部街的三人拘留所里出来,一方面燕京就忙着复校,一方面大家看司徒雷登飞往重庆,又飞回美国作他的政治活动。宗教学院由于教师不足数,学生无法招,决定比大学迟一年开学。李荣芳与我就在大学里教英文、教康德哲学,担任些燕大基督教团契的工作。

    美国教会方面派人到中国来,了解战后基督教传教事业和教育事业的需要,好为这些事业布置美方所认为应有的方案。我希望整顿学院教师的阵营,来一个以中国教授为主的新气象,又从中国胜利后需要“正人心、振精神”的观点出发,希望招得一班品学兼优、才力充实的大学毕业生为学生。宗教学院的经费一直是支绌的,截长补短,还是捉襟见肘。既不知道学院究竟有多少基金存在美国,或买股票,或收利息,可得常年经费几何,又不明白学院是否有一座宿舍,几栋指定归学院所有的教员住宅。我以为要办好学院不是没有法子的,但若全由司徒雷登颐指气使,学院是永远不会为基督的福音放光辉的。因此我作了简单的计划,乘司徒雷登在美国的时候,几乎每周给他写一封信,请他注意我所提出的问题,更请他看重宗教学院可能的贡献以及中国对于福音合理宣传的急迫需要。基督教素来操纵在西籍宣教士手中。他们不要中国教牧人员受到与他们相等的高深教育,而在教会里凌驾在他们之上,所以在中国的教会里总没有该有的高级人才。时期到了,宗教学院应该为教会负起造就人才的责任来。去五六封信得一封答书,去十来封信得一封满纸奖励安慰的空谈,一切是不得要领。司徒雷登心中在恼火,嘴里在甜言蜜语,我哪里会知道。他回到中国来,宗教学院正预备重新开张,也在准备选院长。院长是两年一选的,连选得连任。在司徒雷登的指使之下,宗教学院把几年前他所不惜一脚踢走的李荣芳选为院长,把拼命想办好学院的我一脚踢了开来。

    我随即与香港英国人何明华通信,把事情告诉了他,说我决定离开燕京,想在圣公会中安静下来,著书立说。何明华立刻答复,为我准备好了一切,薪金不减,待遇优裕,只要我去,无不如意。这倒使我犹豫起来。若是“以暴易暴”,则我将安归?中国已可不亡,香港却还在英国人控制之下,我该离乡背井去找渺茫的天堂么?正在委决不下,美国教会三个重要机构分别来信,要我到美国去参加国际宣教协进会的小型世界性会议,去参加末一次的世界教会协进的筹备会议,去为美国神学院联合会作一次巡回演讲。我得了学院的同意,都答应了。我想到美国去,因此我又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何明华,何明华说,他完全了解,不过香港的门是经常为我开着的。

    1946年6月24日,司徒雷登七十大寿,大寿的排场自然不小。闹了一阵,司徒雷登校长就一跃而做了美国驻华大使,飞往南京去了,陆志韦穿上了他的鞋,当上了代理校长。美国人宝维廉代替他做了教务长。1946年秋季那学期,我专心教学,不问院事。1947年,我又到美国去,美国愈来愈骄横,已不是三十年前我在那里留学之时的美国了。

    除了赴种种宗教会议之外,我专心为宗教学院谋求出路,想得到一些经济上的支援。我走的是三条路:第一是教会中重要人物之路;第二是金陵神学董事会;第三是纽约神学院。我去拜访《时代》、《生活》与《幸福》杂志的经理鲁斯,他说已为中国的基督教大学捐款,不能再为宗教学院筹划,只好等待来年。他所注重的是要办好中国的基督教大学。1947年,中国的政治形势是使美国资本家担心的,若贸然在宗教事业上投资,不仅不合算,而且会石沉大海,捞不回来。我又设法见到了甘博尔,他是燕京的董事,曾在北京作过宗教工作。他的话直截痛快,说宗教学院简直是一个赘疣,所要紧的是十三个在中国的所谓基督教大学,这些是扩展美国在中国势力的要塞。

    6月初,发财的金陵神学院董事会开会,我应邀列席,只是无缝可以插针,只得听听他们的高论。会只开半天,大约三小时光景。会后交谈,负责的人不管分我一杯羹的闲事。

    于是我与协和神学院院长樊都生商谈,心想燕京大学法学院与普林斯登大学发生了关系,得了一部分经济上的援助,燕京大学在研究中国文化方面又与哈佛大学发生了联系,得了经济上的支持;宗教学院若能与协和神学院来一个约定,互换教师,由学院常送高材生到协和神学院深造,再由协和在发展神学方面补助费用,岂不大佳?对于我的提法,樊都生似乎有些兴趣,只是一时不能做出任何决定。他让我在他学院里领早祷,在教授们的聚餐会上演说,在他教学的教室里向学生们讲话,请我住在学院客房先知室里。每逢我出外旅行一次,回到纽约,就在先知室里住下。当时有一位宗教学院讲师吕振中,在协和作研究工作,快要得到硕士学位。又有一位我要聘请的蔡咏春正在那里准备得一个哥伦比亚大学的哲学博士,我要他到宗教学院去教新约或神学。我们同为宗教学院绸缪,使我增加了信心和希望。但是我没有获得任何切实的援助。到1948年终北平解放之时,樊都生给我来了一封聘请的信,邀我于1949年秋到纽约协和神学院去当客籍教授一年。司徒雷登当上了美国驻华大使,我以为自己可以当家作主了。教会史教授王克私已由瑞士回来,主意很多,对我说要作好预算,又要弄到一个清一色的、拥护我的教授团体。到了重选院长的日子,宝维廉作主席,王克私提出建议,一致通过,我又被推为院长。我自己以为勉为其难是我应尽的责任,我要与国际的教会机构联络,要与国内的基督教协进会维持密切的联系,用这些关系来使宗教学院得到好处。我请到了宗教学院教会史学系毕业生方贶予,保持着与蔡咏春的联络,注意着金陵神学院中曾在宗教学院进修过一年的蒋翼振。同时又在宗教学院当时的学生中留意,决心培养出几个人才来为学院出力。胜利之初,洪煨莲曾安慰我,说像我这样做宗教学院工作的人,要晓得失败就是成功。他暗示着宗教学院在大学发展中,依然只好蛰伏着,而我则不信。

    1948年我又出国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去赴世界教会协进会的成立大会,出乎意外当上了该会六主席之一。我是六主席之中唯一的东方人,责任该是不小。回国不久,我飞往上海赴中国基督教协进会的会议。飞到了上海几乎飞不回北京,因为“空中霸王”已停止民航,专为蒋军效命。不多几日,北平得到解放,而我想办好宗教学院的迷梦,却没有得到解放。在这时,我自己为了学院可以说是紧张工作的,而对于院内各种新发生的问题却没有照顾到,对于学生心里想什么我确实也不知道。对于燕大基督教团契的种种,除却自己登台讲道外,一概不及过问,也一概不曾晓得,而一个新的政治局面却在我面前像太阳一样升起来,那夜鹰的眼睛就睁不开了。

    1949年至1951年

    在解放后的三年时间里,我身为宗教学院院长,竭尽一切力量,设法保存司徒雷登的烂摊子。宗教学院里还依靠着英国宣教士修圣模、李霖朴、伍英贞、贝卢思,美国宣教士范天祥、权雅各等在院内教功课。不过我已组成了一个所谓“清一色”的中国教师团体。我请到了方贶予教宗教史,蔡咏春教新约与神学,蒋翼振教教牧学。留在院内的老教授李荣芳依然担任旧约与希伯来文。我自己教系统神学与宗教哲学。此外在毕业生与将要毕业的学生中间选拔了三四个颇有造就的学生作助理。在我心目中,这个阵容比1926年我初到燕京时的宗教学院阵容还要整齐。同时,来院求学的大学毕业生也比从前数量多,居然超过十二人。若再收专修生、特别生、短期生,麻雀虽小,也就五脏俱全了。

    1949年和1950年就这样过去了。不料抗美援朝运动起来,美国冻结了中国存在美国的资金,断绝了对于在中国的教会事业经济的接济。1951年政府就把燕京大学接管了,宗教学院不在国家教育范围之内,它怎样图存而延续它的烂摊子呢?在宗教学院面前立刻摆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宗教学院是否必须与燕京大学分家,分家便怎么样,不分家便怎么样?第二个问题是一旦分家,经济问题和管理问题如何解决?我与校长陆志韦作了几次商谈,据他说,燕京大学是个教育和学术机关,纯粹的神学院是没有地位的。若是把宗教学院改组成为中国各宗教的学术研究机构,可能政府会容许它在大学范围内成为一个部门。但若宗教学院不愿这样办,那么,只有从大学方面分裂出来,自谋生路。在当时,只有李荣芳与我还住在教授住的洋房里,其他的教授们都已挤在朗润园的中国式房子里和近几年买得的书铺胡同一座中国式房子里。新时代里,教员职工皆该有住宅安身,大学教授都开始挤着住;宗教学院教授们所退出的洋房,如刘廷芳的大房子,洪煨莲的洋楼,西籍教授因回国而退出的住宅等等,决不会再返回到宗教学院里来。所余的问题,是怎样使伸入大学场地里面的宁德楼从大学里分划出来。宗教学院的教授和学生们无不劳心焦思,忽而要在学院后面镜春园里找出路,忽而想在大学对面的蔚秀园里寻安宅,打样画图,测量讨论,作了不少虚无缥缈的迷梦。师生们准备在管理上和兼课上亦与大学分开,在我身上施加压力,要我辞去大学内的兼职,只是我躲避了这一端,一直拖到燕京大学被北京大学吸收为止。

    宗教学院没有钱活不下去,怎么办呢?于是乎开了教授会议,决定教职员一律减薪一半,谁也不勉强谁同意,如此做谁也不肯不投赞成票。其次,教授们商量将素来凌驾在教会之上的宗教学院放在教会面前,让教会来供给它养活它。学院写了告教会书,又请得了宗教事务局许可募捐的信件,差遣院长出去向教会中的资本家乞讨。千斤重担压到我肩上,我便去天津、奔上海,甚至到马庄耶稣家庭,一共捐到了大约一亿元,即今时人民币一万元。

    宗教学院募款是在1951年,政府帮助基督教教会解决经济问题而开的“北京会议”,也是在1951年。就在“北京会议”里面,我与蔡咏春等手忙脚乱地拉拢到会的教会领袖们,请他们作宗教学院的董事,想通过他们来得到一个由教会担负的经济来源。不少教会领袖答应了这个请求,到学院来享受了一顿学生们烹调的好饭。可是这个董事会在这顿饭之后就烟消云散了。

    在这当儿,学院中的老师们闹起分裂来,学生们也开始分起后来叫做“爱徒”和“非爱徒”的派别来。教授们与教员们拿半薪,受了熬煎,这虽是大家举手决定的,但内心不满意,便在彼此妒忌和憎恶上发作了出来。从我所了解的基督教来说,大家为了基督的缘故而穷了些,该会使彼此更加亲热的,而结果竟适得其反,怨得谁呢?我晓得了,学院里这些圣徒们并不一心一意团结在上帝周围,并不真正有一个共同的大事业,并不要走所谓十字架的道路。我们中间没有任何真信仰。其次,在这个困难境地中,旧恶旧怨一齐发了出来。学院里分了两派,形成了势不两立的对抗局面。一派重学问,一派有自卑感;一派爱才华,偏爱比较有出息的学生,一派就自然而然和失意的学生们莫逆于心起来。学院已经不是燕京大学的一部分,“大学”二字已从它的名称上取消,它已叫做“燕京宗教学院”。大学正在上高坡,而宗教学院则每况愈下。

    (本文摘自《文史资料选辑》合订本第十五册,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注释:
    ①洪煨莲薪水,每月三百六十元,其中的六分之五,即三百元,是燕大史学系预算上付出的;其余六分之一,即六十元,是宗教学院预算上付出的。洪煨莲在宗教学院里所领的薪水虽然只占他全部薪水的六分之一,却享有宗教学院教授的对于院务的一切权力。这是司徒雷登缩小宗教学院的经费的一种办法,也是他任用心腹控制宗教学院院务的方法。

  2. Way cool! Some very valid points! I appreciate you writing this write-up plus the rest of the website is also really good.

  3. I really wanted to send a message to thank you for all of the magnificent guidelines you are posting on this website. My considerable internet search has at the end been paid with reputable insight to go over with my two friends. I ‘d assert that many of us visitors actually are definitely fortunate to exist in a wonderful network with very many lovely people with valuable basics. I feel extremely lucky to have seen your web page and look forward to plenty of more entertaining minutes reading here. Thanks a lot again for all the details.

  4. hey there and thank you for your info ? I have definitely picked up something new from right here. I did however expertise a few technical points using this web site, since I experienced to reload the site lots of times previous to I could get it to load properly. I had been wondering if your web host is OK? Not that I’m complaining, but slow loading instances times will very frequently affect your placement in google and can damage your high quality score if ads and marketing with Adwords. Anyway I’m adding this RSS to my email and could look out for much more of your respective fascinating content. Ensure that you update this again soon.

  5. I love your blog.. very nice colors & theme. Did you make this website yourself or did you hire someone to do it for you? Plz reply as I’m looking to construct my own blog and would like to know where u got this from. many thanks

  6. Appreciating the hard work you put into your site and detailed information you offer. It’s great to come across a blog every once in a while that isn’t the same old rehashed material. Excellent read! I’ve saved your site and I’m adding your RSS feeds to my Google account.

  7. Way cool! Some extremely valid points! I appreciate you penning this article plus the rest of the website is very good.

  8. I am only writing to make you understand of the exceptional experience our girl undergone using your blog. She noticed too many pieces, not to mention what it’s like to possess a wonderful coaching style to get other folks smoothly fully grasp some complicated topics. You actually did more than people’s expectations. Thank you for presenting those priceless, healthy, explanatory and as well as unique tips about your topic to Kate.

  9. I simply needed to appreciate you yet again. I am not sure the things that I could possibly have sorted out in the absence of those tactics contributed by you over that situation. Previously it was a real challenging setting for me personally, however, observing a new expert manner you treated that made me to leap over joy.Now i’m grateful for the service and in addition believe you realize what a great job you happen to be accomplishing training men and women thru a site. I’m certain you’ve never met all of us.

  10. hello there and thank you for your info? I’ve definitely picked up anything new from right here. I did however expertise several technical points using this web site, as I experienced to reload the website a lot of times previous to I could get it to load correctly. I had been wondering if your web host is OK? Not that I am complaining, but slow loading instances times will sometimes affect your placement in google and can damage your quality score if advertising and marketing with Adwords. Well I am adding this RSS to my email and can look out for much more of your respective exciting content. Ensure that you update this again soon.

  11. Admiring the time and energy you put into your site and in depth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It’s good to come across a blog every once in a while that isn’t the same out of date rehashed material. Excellent read! I’ve saved your site and I’m including your RSS feeds to my Google account.

  12. Normally I do not learn article on blogs, but I wish to say that this write-up very forced me to try and do it! Your writing style has been amazed me. Thank you, very nice post.

  13. Hola! I’ve been following your website for a while now and finally got the bravery to go ahead and give you a shout out from Kingwood Tx! Just wanted to tell you keep up the excellent job!

  14. Thank you so much for providing individuals with such a special possiblity to read critical reviews from this blog. It is always very cool and also full of amusement for me and my office co-workers to search your site no less than 3 times weekly to find out the latest guidance you have got. And indeed, I’m just always satisfied concerning the beautiful guidelines served by you. Certain 2 points in this post are in truth the most impressive I have ever had.

  15. You’re so awesome! I don’t suppose I’ve read something like this before. So wonderful to find somebody with a few genuine thoughts on this topic. Seriously.. thank you for tarting this up. This site is one thing that’s needed on the web, someone with some originality!

  16. Way cool! Some very valid points! I appreciate you penning this write-up plus the rest of the website is very good.

  17. First off I would like to say awesome blog! I had a quick question in which I’d like to ask if you don’t mind.I was interested to find out how you center yourself and clear your head prior to writing. I’ve had difficulty clearing my mind in getting my ideas out. I do enjoy writing but it just seems like the first 10 to 15 minutes are generally wasted just trying to figure out how to begin. Any ideas or hints? Thank you!

  18. I don’t even know how I stopped up right here, but I believed this publish was once good. I do not know who you are however definitely you’re going to a well-known blogger if you happen to aren’t already. Cheers!

  19. You are so awesome! I don’t believe I have read through something like that before. So great to discover somebody with original thoughts on this issue. Really.. many thanks for starting this up. This web site is one thing that is needed on the internet, someone with a little originality!

  20. First of all I want to say superb blog! I had a quick question in which I’d like to ask if you do not mind. I was curious to find out how you center yourself and clear your head before writing. I have had a hard time clearing my mind in getting my thoughts out. I truly do enjoy writing however it just seems like the first 10 to 15 minutes are usually wasted simply just trying to figure out how to begin. Any ideas or tips? Thanks!

  21. A lot of thanks for every one of your effort on this website. My mother take interest in going through investigations and it’s simple to grasp why. We learn all about the dynamic form you provide practical tactics on this web site and even increase response from people on this area then our child is undoubtedly being taught a lot. Have fun with the remaining portion of the new year. You’re performing a powerful job.

  22. I precisely wished to thank you so much once more. I’m not certain the things I would’ve done in the absence of the type of secrets contributed by you about my concern. It was before a alarming circumstance in my opinion, however , finding out a new skilled fashion you managed the issue took me to weep for contentment. I’m grateful for your work and then trust you comprehend what a powerful job you happen to be undertaking instructing the mediocre ones thru your web page. Most probably you’ve never encountered all of us.

  23. Hello there, just became alert to your blog through Google, and found that it is really informative. I am going to watch out for brussels. I?ll be grateful if you continue this in future. A lot of people will be benefited from your writing. Cheers!

  24. I don’t even know how I stopped up here, however I thought this post was good. I do not recognize who you might be but definitely you’re going to a well-known blogger in case you are not already. Cheers!

  25. I precisely wanted to appreciate you yet again. I do not know what I would’ve worked on in the absence of those smart ideas discussed by you directly on my question. It had become a real frightful issue for me personally, however, observing the very specialized style you solved that took me to cry with happiness. I am happier for your advice and trust you are aware of a great job you’re carrying out teaching the others via a blog. More than likely you have never met all of us.

  26. I really like your blog.. very nice colors & theme. Did you make this website yourself or did you hire someone to do it for you? Plz respond as I’m looking to design my own blog and would like to know where u got this from. thanks a lot

  27. Way cool! Some very valid points! I appreciate you writing this article and also the rest of the site is very good.

  28. I simply had to thank you so much once more. I do not know the things I might have sorted out without the actual tricks documented by you about such theme. This was a real horrifying situation for me, but encountering the very specialized tactic you solved it took me to weep with gladness. I’m happy for the service and have high hopes you know what a great job your are providing training men and women by way of your web site. I am certain you’ve never encountered all of us.

  29. continuously i used to read smaller content that as well clear their motive, and that is also happening with this post which I am reading at this place.

  30. I do not even know how I ended up right here, however I assumed this publish was once great. I don’t recognise who you’re however definitely you’re going to a well-known blogger if you are not already. Cheers!

  31. Hello there, just became aware of your blog through Google, and found that it is truly informative. I?m gonna watch out for brussels. I will appreciate if you continue this in future. Many people will be benefited from your writing. Cheers!

  32. Way cool! Some extremely valid points! I appreciate you writing this post and the rest of the site is extremely good.

  33. My wife and i were joyful that Albert could deal with his survey from your ideas he obtained from your own weblog. It is now and again perplexing just to possibly be giving freely steps that many some others have been trying to sell. And we fully grasp we now have the blog owner to appreciate for this. The specific explanations you made, the straightforward web site menu, the relationships you make it easier to create – it’s got everything superb, and it’s letting our son in addition to our family reckon that that article is cool, which is certainly rather important. Thank you for the whole lot!

  34. My spouse and i got thankful when Louis managed to do his basic research by way of the precious recommendations he made out of your weblog. It is now and again perplexing to just always be releasing facts which often some people may have been making money from. And we also know we’ve got the writer to thank because of that. The illustrations you’ve made, the simple web site menu, the friendships you help instill – it is many incredible, and it is making our son in addition to the family recognize that that article is amusing, which is certainly exceptionally fundamental. Thanks for everything!

  35. I think the admin of this web page is really working hard for his web
    site, since here every data is quality based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